毛绒蓉和我的泰囧之行

2018年7月

  早在好久之前,毛绒蓉就说她的毕业旅行要去泰国,当时我的只能羡慕的说,嗯,不错的决定哦!因为当时的她应该是决定了要和杨沫一起,而我这个资金匮乏的月光族,也没有出国的打算。而在一个月前,毛绒蓉说,杨沫要结婚了,不能和她去毕业旅行了。而我,这么一个善良美丽大方性格完美……(以上省略一万字)的优秀朋友,当然会说,我和你一起去啊!

  于是,泰国之行的准备便开始了。从最开始的打听各种旅行团,到后来问了很多朋友以及去过泰国的小伙伴,他们都建议自由行玩的会比较开心一些,只需要有个靠谱的朋友做好攻略就行。毛绒蓉说,“这事交给我就好了,我来做攻略。”自由行便随着她帅气的一句话便敲定了,我是无条件相信她的,因为在我的心中,她是一个及其靠谱的存在……

忙碌的准备便开始了。办理护照、签证,买好看的衣服,鞋帽,背包,小样化妆品……购物车塞得满满的,每天都会去门卫拿回来很多快递。机票是越早买越便宜,青岛飞曼谷的往返机票一千八,然而在买曼谷飞普吉岛的往返机票时我们犹豫了两天,然后再看机票的时候,价格硬生生从一百六涨成了四百多,忍痛买了机票o(╥﹏╥)o在此忠告小伙伴们,买机票的时候,能买直达的不要买转机的,能坐高铁不要坐飞机,因为我们的时间都用在了赶飞机等飞机坐飞机了,这是后话了。

同事朋友们听说我要和朋友只身跑到泰国去,当地那么乱,语言不通不说,还不报团,两个女生很容易就失联了,到时候泰国警察和中国警察都不管,我就会从此出名,朋友圈将会贴满我的照片,然后被人肉搜索(这不是我吓唬我班小孩离家出走的后果么)这还不算完,正好再出发前的前两天,普吉岛沉船事件传遍全世界,就像当初我决定去云南的时候,大家都跑来告诉我云南出现了游客被揍事件一样,我顶着各种舆论踏上了旅程。

之所以会选择转机,是因为,我在青岛出发,毛绒蓉在南京出发,我俩准备在厦门汇合然后一起出国。我坐在大巴车上去往青岛机场的时候,满脑子想的都是和三年未见的毛绒蓉在厦门机场相遇的时候,我会不会给她一个熊抱,我俩会在机场一起吃鸡一起聊天一起啃零食,然后第二天一起坐船去鼓浪屿溜达一圈,反正是第二天下午的飞机,正好把我高中时梦想的城市转一下。每每想到这些场景,嘴角都会止不住的上扬。然而……当我步入机场的时候,我接到了毛绒蓉的电话,说,她的机票因为某些原因取不出来,因为当时买的是往返的联票,第一张机票取不出来,后面三张也取不出来了。晴天霹雳一般,完全没有回过神,就急匆匆的帮她看机票。最后决定买最便宜的那张,而这就意味着她要在云南转机了,而我就要自己一个人在厦门机场过一晚上,然后自己一个出国。作为一个第一次出国的人,对于未知是及其恐惧的。就这样,鬼使神差的,两个人的相遇变成了一个人的探险。

当我一个人坐在青岛机场落寞的吃着泡面的时候,我和毛绒蓉在纠结着要不要取现金,因为办签证的时候,有人告诉我要带四千块钱的现金,防止进境的时候被查到钱不够被遣返。对于这件事,我一直抱着,千分之一的概率,怎么会遇到这样的心情,坚定的说,我是一定不会取钱的。然而,当我飞到厦门的时候,再一次接到毛绒蓉的电话。她说,她的行李箱在托运到云南的时候,被撞开一个洞,但是还可以继续用,然后航空公司赔给她一个新的箱子,所以她现在要拖着两个行李箱去旅行了。我去,这种事是听也没听说过的,她这经历也没谁了,这让我不得不怀疑我俩的点是不是有点背。第二天我去换登机牌的时候,那个工作人员斩钉截铁的告诉我,一定要取钱,不然极有可能被遣返。回想这两天的经历,我决定,这钱,我得取啊,不然就这个背点,指不定被遣返到哪里去呢,万一给我遣送到一个犄角旮旯里该怎么办。最搞笑的是,毛绒蓉在换登机牌的时候,云南的工作人员告诉她,不需要取钱的,一般不会被查到的,然而,她已经极度不相信自己了,于是她也决定借外债取钱。

在这我要补充一句,作为一个没有带任何防护措施的人在厦门机场的中转休息区趴了一晚上后,见识到了厦门凶狠的蚊子,本不是一个犯蚊子的人,是那种,只要有人在旁边断不会被蚊子咬的人,数了数,一晚上竟然被咬了六十多个包,达到平生最高纪录。

  自己一个人哪还有心思在厦门转悠,点这么背,万一迷失在了厦门可真的成为笑话了。在机场从凌晨十二点坐到了第二天下午一点多,怀着复杂的心情登上了飞往曼谷的飞机。

  落地的时候,我惊喜的发现,机场里播报员会用三种语言来播报航班信息,英语、泰文and中文。有种仍然在中国的感觉,顿时感觉心安了许多。不得不说,曼谷的机场好大,找了好久,又是定点又是视频,费尽千辛万苦终于见到了毛绒蓉。先来一个抱抱,然后就找到出口,打的前往提前订好的宾馆。幸亏毛绒蓉堂堂研究生,还是有英语底子的,再加有道英语的帮忙,我们用着蹩脚的英语讲述着我们要去的地点,司机也不知听懂了没,就不停地回答,“yeah yeah yeah,i know ,i know.”幸亏,我在手机上提前下了一个谷歌地图,因为其他地图在国外是不能用的,而谷歌地图在国内是不能用的,也是醉了。

历经一个小时,怀着复杂又激动地心情,终于到了考山路。原来,在泰国,街道上是可以随便停车随便下车的。当我发现,我们的车停在路中央,司机告诉我们,宾馆就在前面左拐的地方。我很疑惑的下车拿箱子的时候,后面停满了车,然而并没有车滴滴我们,只是停着等我们拿行李离开,也是神奇了。

我们到达宾馆的时候已经是晚上的七八点钟了,也是考山路最热闹的时间。宾馆前台的小哥哥,中文很好,沟通完全无障碍,庆幸,再也不用秀蹩脚的英文了。收拾好行李,迫不及待了融入到了这条街。街上百分之七十的都是歪果仁,西方人居多,不知为啥,每个人的颜值都好高,或许是因为以外国人的眼光看他们的原因。这条街被称为酒吧一条街,整条街都是重金属的声音,中间混杂着各式各样的小吃。而我是带着“使命”来的,作为一个从来没有吃过榴莲的人,决定把第一次献给泰国。然而,我高估了自己,本是想着买一个榴莲抱着啃的人,结果吃了一小口就吃不下了,不是因为味大,而是因为觉得太甜太腻了。可能也怪飞机上吃多了,买了不少吃的,也没吃下去多少,竟被毛绒蓉给鄙视了。不过,说实话,那个香蕉派还是很好吃的。有了在厦门被蚊子叮的经历,我俩直奔711去买听说在泰国很火的驱蚊水,而这时候的我脑海中浮现出被群蚊环绕的孙破孩同学,决定给她带一小瓶,看看泰国的驱蚊水能不能让蚊子见到她绕道飞。

  第二天,吃罢早餐,我们俩打了突突(满大街跑的三轮车)前往大皇宫。说起这个突突,真的是,感觉坐在里面不抓好可能就飞出去了,以极快的速度到达了大皇宫。因为大皇宫八点半开门,而我们不到八点就到了,就绕着大皇宫走了半圈后决定还是去排队买票吧。没有之前想象中的烈日当空,相反,有种秋风飒爽的感觉,白瞎带了太阳镜太阳伞太阳帽,丝毫感受不到阳光的存在。排队的时候,后面站了一个加拿大友人,他的性格很是开朗,因为在学习中文又是一所私立小学的英语老师的原因,他很善谈,说是愿意用英文和我聊天。而,很挫很挫的我,这时竟不知要说些什么,英语词汇忽然匮乏到犹如一个小学生般,就这样,我错失了一个和外国友人畅谈的机会,当时的我深刻的感受到学好英语的重要性,然后默默的告诉自己,回国后,一定要重新把英语拾起来,真的是丢了国人的脸。因为要赶飞往普吉岛的飞机,我俩买了门票后用最快的速度逛完了大皇宫

下午抵达普吉岛,还没出机场,就看到了翻船事故家属联络中心。

  出机场的时候买了一张小巴士的票,前往宾馆,这比打的便宜许多。一车十多个人,有一半的是中国人。且说这个巴士的司机,不知哪里来的自信,我看着地图,眼看着我们和住的宾馆擦肩而过,他却一直说“i’m taxi ,i know.”问了他无数遍,他都是这句话打断我们,奈何他只知道宾馆的泰文,然后很自信的停在一个地方告诉我们,宾馆到了,进入小胡同左转一分钟就到,然后自己很满意的开车远去。我们进了小巷子打听了一圈也没有找到宾馆,最终还是跟着谷歌地图拉着箱子寻找,毛绒蓉还拉着两个箱子。这都不是问题,问题是,泰国的马路竟然没有非机动车道!!!放眼望去一辆自行车也没有,满大街都是摩托车和四个轮子的,摩托车夹杂在四个轮子的车流中任意穿梭,那速度,我觉得像是《前任攻略》里郑恺说的的F罩杯,我们拉着箱子感觉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只能小心翼翼的猥琐前行。

  千辛万苦,终于到了宾馆,前台坐着两个小姐姐,有一个中文很不错,可以无障碍交流,时不时夹杂点英文也是OK的。房间是古老的拿钥匙转开的,里面古色古香,原木的柜子大床,有种古代婚房的赶脚。自今天开始,我便开始了和毛绒蓉同床共枕的生活的了,事实证明,我每天早上起床的时候都发现我没有盖被子,当然这是后话了。这一天赶时间赶的实在是太累了,我俩躺在床上就玩起了游戏,玩到下午五点多发现我们到了吃饭的点了,于是启程寻找网红餐厅——number 6. restaurant .看攻略的时候就知道,这家餐厅有两个店面,山下那个人多还热,排队的人不少,没想到,人是真多,而且排队的,全部都是中国人!一看就是被中国人炒起来的餐厅。

  我们排了会队看到有去山上的专车来了,想也没想就上了车。一种用带兜卡车改装成的突突车,这种车在泰国满大街都是,因为是上车的路,山路很是崎岖,也没有车门,速度又快,感觉随时可能被离心出去。司机在前面开车开得忘乎所以,完全不在乎车里是不是少了个人,晚风吹的我有点凌乱,带着颤音和坐在旁边的中国人聊着天,听他们说她们玩过的丛林飞跃,就这样一路把我们甩到了山顶。上了山顶感觉,这一路的颠簸是值得的,景色不错,还很是凉爽。吃完饭后便“满山遍野”寻找王琛童鞋嘱托的的冰箱贴,还好不辱使命,被我找到了。

  吃完饭后便“满山遍野”寻找王琛童鞋嘱托的的冰箱贴,还好不辱使命,被我找到了。逛累了就买点特色水果钻进了冰激凌店。不得不说,芒果和小菠萝是真的很好吃。

  第三天,跟着满身使命的毛绒蓉奔赴免税店。我们出门的时候已然十点了,因为发现宾馆周围有一个横幅,上面写着免税店免费接送点。我俩直奔其而去,结果被楼下一辆突突车司机拦截,经询问貌似不是免费的,于是我们很是走投无路的上了他的车,走之前就说我们要去王权免税店,King power。司机很是自信,带着我们一路突突而去,收了我们一百泰铢。到达目的地在办卡的时候,被告知,这并不是王权免税店而是新罗免税店。新罗免税店只能买泰国本地的物品才能带回国的,心中一万头羊驼呼啸而过。后来毛绒蓉用万能的淘宝花了三分钱打到一辆去王权的车。然而我们在等车期间,工作人员各种热情的询问我们的情况并主动帮我们解决,后来一辆突突车司机说,免费送我们去,并将工作人员带来,告诉我们他是可信的。所以,我们好像有又多花了三分钱……

  崎岖的来到王权免税店,发现好像店里的东西不要钱似的,一堆中国人以扫荡式模式买买买。然而,我对比了一下国内的价格,并不便宜啊,大家在抢什么,作为一个穷游的人来说,我就只能看着他们扫荡,悠然的闲逛着。中午在免税店吃了个免费的海鲜自助,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晚上。

晚上去了海鲜市场。一楼买新鲜的海鲜,不停地通过手指头比划着艰难的讨价还价,从两千三百五十泰铢还到一千五百,后来感觉还是给多了。然后拎着海鲜去二楼找了家店进行加工,加工费一共450泰铢,这个是亏的,因为并没有好好还价,人实在是太多了,到处都是中国人,都不用用英语的。

  晚上去了海鲜市场。一楼买新鲜的海鲜,不停地通过手指头比划着艰难的讨价还价,从两千三百五十泰铢还到一千五百,后来感觉还是给多了。然后拎着海鲜去二楼找了家店进行加工,加工费一共450泰铢,这个是亏的,因为并没有好好还价,人实在是太多了,到处都是中国人,都不用用英语的。

  吃饱了约起在异国他乡偶遇的大学同学,一同前往酒吧一条街,见识一下普吉岛黑暗中的真实面貌大街上到处都是招揽客人的,举着露骨的牌子热情的介绍着本店的特色,我也是第一次亲眼现场版的钢管舞和人妖。所有人走沉浸在嘈杂的音乐中,尽情的狂欢,俨然是脱掉了各自的面具,放纵自己释放自己。与白天相比,似乎夜晚才是这个岛正确的打开方式。我们选一家相对“纯情”的店,点了两杯低度数的鸡尾酒,跟着店内的摇滚乐手一起摇摆,店内各色各样的人,来自不同的国家,有着不同的肤色和发饰,大家举着手一起附和台上的表演,心脏已然不受控制的在胸口乱撞。

  考虑到明天还要早起去嗨皮,我和毛绒蓉呆了一会便撤了。出了店门感觉耳朵已经不是自己的了。回宾馆的路上,我俩决定为奔波一天的双脚放松一下。

第四天,报了个一日游的团。走进了大森林,看瀑布看猴子飞跃丛林都还好,比较好玩的是激流勇进。和我们坐在一条船上的是两个澳大利亚的印度人,鬼知道他们有多活泼,各种奇特的尖叫声,再加上我们还有两个比他们还活泼的泰国小哥,使我们的五公里漂流变的无比的刺激,哪里水流湍急往哪里窜。两个掌舵小哥看起来年纪不大,技术还是不错的,其中一个嘴里喊着你好,然后纵身一跃跳进湍流的河水中,竟不见了踪影,过了一会冒出头来冲着我们打招呼,然后灵巧的爬进皮艇继续划船。大暴雨中玩激流勇进,也是没谁了,要湿就湿的彻底点吧。

  湿漉漉的吃过午饭,坐上突突车往森林深处出发——骑大象。普吉岛的天气最为阴晴不定,也许前两分钟还是大雨倾盆,一会便阳光明媚。坐在露天的突突车里,自然烘干着湿漉漉的衣服。坐在大象的背上,恩,能够直接感受到大象的温度,坐在大象的头上,嗯,毛发很硬,有点扎人,大象的耳朵一直在不停地忽闪忽闪的拍打着我们的腿,一边往前走一边回头看着它的主人。

  晚上在夜市吃过小吃之后直接赶往西蒙人妖秀。提前一晚上在淘宝上订了个VIP座位,到了现场取票看到是I排14座还兴奋了许久,心想,淘宝能这么靠谱啊,结果走进会场之后才发现,并不是一排而是大写字母i,白白高兴了。我的旁边坐着一个捧场男,在观看秀的过程中我要忍受他不时发出来的感叹唏嘘声,像是一个没有开化的小朋友一样顶着一张三十岁的大叔脸。看着台上的人妖们,在灯光和妆容的映衬下,压根没有感觉他们是变性人,被他们大长腿吸引力目光。看着有点励志,又有些同情。然而表演秀结束后,他们都聚集到大厅,穿着性感的衣服站成一排,操着一口生硬的中国话朝我们招手:“来呀,先拍照后付钱,一百铢”声音是浑厚的男低音,让本来想上前去合影的我感觉怪怪的,瑟瑟的退后,最后我还是放弃了原来的想法,不是好看的小姐姐,真的是人妖啊。

  第五天,也是最后一天在普吉,前几天都是阴天下雨,只有这一天艳阳高照,很适合去海边浪一浪。本来想着,都带泳衣来了,无论是刮风还是下雨,我们都要去海边游荡一番。可能是因为刚出行的时候点太背,这一天上帝似乎格外照顾我们一样,给了我们一个晴朗的天气。我们决定租一辆摩托车环岛行。于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无证驾驶,第一次驾驶摩托车便诞生了。

  岛上的道路弯弯曲曲,起起伏伏,只有两个车道,带着尖叫声俯冲而下,六十迈,感觉自己快要飞出去了。沿途看到美丽的风景便停下来,拍拍照看看海因为是最后一天了,加满油后身上的泰铢都消耗殆尽,最后买水的钱都没有了,最后的钱只够两个人点了一份芒果糯米饭。在海边决定换泳衣的时候发现,竟连去公厕的钱都没有了,是的,就是穷到了极致了。幸亏遍地都是中国人,于是找了个中国人用支付宝换了点现金。因为前几天普吉岛的翻船事件,导致都不能出海了,也不能潜伏。神仙半岛的水已经这么蓝了,我想如果能出海的话,会见到更干净的海水吧。这是这次泰国行的最大的遗憾。

  晚饭在卡伦海滩的悬崖餐厅进餐,本是要来看落日的,可是明明白天阳光这么好,可是到了傍晚竟然是多云,我们只能一边吃饭一边欣赏海景了,没有看到美丽的落日。

回去之后我们觉得,来一次泰国得感受一下泰国的脚底按摩。于是找了一家路边的小店,我俩在按摩店门口把包里所有的泰铢全部找了出来,包括一块的人民币,拿了一把硬币给老板,老板看着我们哭笑不得,问道,你们是不是明天就离开了,我俩很是尴尬的点点头。然后老板把我们接近店里,本以为是做脚底按摩的,可是老板让我们躺在床上,总感觉哪里不对劲,后来才知道,他是要给我们做泰式的全身按摩,还好给我按摩的是一个女性,而给毛绒蓉按的是老板本人,于是我们的泰囧之行就在毛绒蓉的惨叫声中结束了。

  因为怕赶不上下午回国的飞机,我又重新买了张机票,这样一来就不能和毛绒蓉一起坐飞机回曼谷了。然而下午在我上飞机之前,毛绒蓉的飞机竟也到曼谷了,于是在我回国之前我俩竟然还能在机场神奇的见上一面,来一个熊抱之后各自分别。

于是,我又一个人来到了厦门机场,然后独自一个人在机场过夜。相比之前的我机智了许多,用泰国驱蚊水把周身喷了个遍,差点没把自己呛死,然后找出睡袋把自己牢牢裹起来之后,像个流浪汉一样,躺在机场的椅子上。本以为这一路够奇葩了,没想到,老天并没有放过我们。当我落地后毛绒蓉告诉我,她在深圳差点没赶上飞机,飞猪给她的短信是三点半的,而她的航班是一点的,她再次错过了飞机,我也是醉了,真是什么样的奇葩事情都能发生,还好责任在飞猪,还能免费改签。然后在机场盯着手机的我差点笑晕过去。

  这一路,发生了太多事情,我很感谢遇到的所有陌生人。他们都很热情很主动的帮助我解决了很多问题。热心的司机师傅;路上给我们指路的陌路人;公路上路过的摩托车,告诉毛绒蓉要抓紧我的友人;在曼谷机场遇到的热心帮助我托运的中国夫妇;普吉机场随时提醒我航班改变的泰国一家人和两个帅帅的小哥哥;厦门飞往泰国的飞机上认识的一个人报团旅行的厦门小姑娘;去普吉旅馆的大巴上认识的网友男女;激流勇进时一直拿手护着我的印度小哥;骑大象的时候帮我们拍照一直喊着free的驯象师还有很甜蜜的新疆小情侣;借钱给我们的中国情侣;便利店里主动朝我微笑的外国友人;看到我们在大街上找不到道时主动上前指路的人……好多好多,好像遇到的人都很好,很热情的帮助你,无论是哪个国家的人,大家都很善意的对待着彼此,这种感觉真好。虽然这一路,状况不断,却总是被这世界温柔相待的。

  感谢我遇到的每一个人。

很期待下一次的旅行。也许仍然是状况不断,但是,总会在状况中开心的享受旅行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