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前的北平城
有个地方叫
紫禁城



那时

时间很慢

那年落下的雪

这个清晨依稀可见



站在历史的峰巅

穿行往昔的过往云烟

你可望见风云变幻?



己亥年的北京

还是这个地界儿

她的名字叫

故宫



二月十四日,西方的情人节,白天最高温度零下三度,冷风拂面,凛冽有如小刀划过。



午门入口处人流络绎不绝,恍若春运。若非巨大热情驱使,随时会即刻转身,打道回府。



这座古老的四合院,似乎也要秀一把网红范儿。进入正月,从年初一开始,故宫天天爆满。

今天,又是一个满负荷迎客日。



在世界最大的皇家居所,被八万人的队伍裹挟前行,摩肩接踵,只觉如在方寸之间。

不成想,数百年后皇家竟如此好客。



冷不防与“不同时代”的人对面相撞,内心升腾着怪怪的感觉,是古人重生,还是我穿越?



灰色穹宇,零零星星的雪花飘舞,洒落石基甬道,有效降低了摩擦系数。不时有人滑倒,引来一片惊诧或开心的声浪




午后二时左右,天空骤变,密集的雪片噼里啪啦争先恐后地砸向地面,打在身上发出很大的声响。



天地混沌,一片苍茫,败麟残甲满空飞,莫非共工鏖战祝融?

神仙打架,人间沾喜



保和殿巧遇汉女,有点儿年代错乱感,道是汉宫秋月,也可明、清观赏?

乱搭的有点离谱,倒也喜感有趣富于创意



看这位爷,您能辨别从何方而来?



汉白御道成就了多少君王梦,石子小径又踏碎了几多美人欢,悲合欢离演绎着古往今来的轮回



今天的我,随风雪掠过屋脊,穿越殿堂,重又踏入你历史的长河



玉翠亭前的老杏树,一年又一年,花开花落,讲述着欢歌悲情,尘烟往事,旧历新庚



出得神武门

眼前的筒子河

不见了往日的

鱼鳖虾蟹、冗杂凌乱

白雪覆盖

好一个茫茫大地一片真干净



谢谢观赏

直挂云帆图、文原创


上元之夜的角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