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大剧落下帷幕,看起来耗时费力,里面也不乏可吐槽的地方。不过还是有看点,其中有一件事想想就很有趣,那就是盛明兰身边的这些男人,谁可堪终身托付?

No.1顾廷烨

顾廷烨自然是首选。

这个男人,敢爱敢恨,用生命护自己所爱的人周全,当初为了给曼娘一个名分,不惜和顾家翻脸。后来对明兰更是如此,他说,我在男人堆里是老几,你在女人堆里就是老几。

细细数来,顾廷烨对老婆的好值得分条陈述。

  1、他是妻子的天,是妻子的倚仗。

明兰自幼孤苦无依惯了,加上祖母教了她一身的本事,天大的事儿自己扛着,但只要顾廷烨知道的,势必挡在她前面。

新婚,她让明兰不必早起,不让明兰去假惺惺的继母那儿立规矩。

明兰因为墨兰要让林噙霜进祠堂和家里人撕破面皮,惹得父亲要举手打她,顾廷烨说巧不巧地及时赶到,接娘子回家。

明兰被康姨妈陷害,他听到消息及时赶回,护她周全。

…… ……

嫁个这样的郎君,最大的好处是安心。只要他在,她就是安全的,哪怕前路都是陷阱,她再也不用害怕。

2、他感情专一,全心全意待她。

自从娶了她,他就没正眼看过别的女人。

他也曾年少荒唐,流连勾栏瓦肆,无所不为。对他了解多了以后,你会发现他并不想做那样的人,而是当时的处境让他没有宣泄的出口。盛明兰年少时得她出手相救,他和盛长栢相知多年,认识第一天就舍命保护他,都足以说明他的侠义。

他从来不理盛明兰接受了的姑奶奶塞来的

妾室,甚至为此和明兰呕气。婚后唯一一次去声色场所还是被禹州来的兄弟强拉着去的,去了之后请教行首的还是他和妻子关系的事。

娶了妻子,就满心满眼都是妻子。能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夫复何求?

3、他给妻子自由,愿意看到他快乐的样子

他最大的希望是她能快乐,做最真实的自己。

明兰在娘家一直隐忍,小心翼翼地活着,结了婚也是什么都做好不出一点差错。他不喜欢这样的盛明兰,因为他觉得事事周全的她不快乐。

他喜欢她一次吃半只猪肘,喜欢她快乐的吃像。

他看见她在娘家和墨兰翻脸,喜欢她跋扈的样子。

他听说他为救她在宫里撒泼,高兴地找人描述当时情状,可惜自己没有见到。

因为他知道,这样的的她,不用伪装,可以做让自己痛快的事,他喜欢她快乐的样子。

在男尊女卑的社会里,出身显贵的他还能给自己所爱的人自由,这样的男子,实在难得。


  No.2盛长柏

第二名我给了盛长柏。

原本我只以为他是个书呆子,像她母亲说的,嫁个郎君像东家,生个孩子像老爹。

可家塾里听见盛明兰“做个纯臣”的高论,他原话转给父亲,让父亲对这个小庶女刮目相看。我看到他做人的公正。

新婚,他那不知轻重的母亲想给儿媳一个下马威,要儿媳关心他的仕途经济,他说,我不能替新妇生儿育女,她自然也不用替我操心仕途。我看到了他的担当。

他一直对顾廷烨好,不管他的名声多臭,他都是他的好朋友仲怀,他安排蓉姐儿读书,免了好友的后顾之忧,我看到了他的侠义。

顾廷烨和妻子冷战,盛长柏找他喝酒,告诉他开诚布公和妹妹谈,不要遮遮掩掩,顾廷烨吐槽,他以诗句名言相接,每一句都令人回味。我看到了他的情商。

奉旨巡盐,家中有变,接到妻子信件,他和顾廷烨冒着被斥责甚至重罚的危险回家,处事公允,正气凛然比他那个耳根子软、遇事只会喊“我的天爷呀”的老爹不知强多少倍。

嫁给盛长柏,不如嫁顾廷烨日子新鲜刺激,但可以举案齐眉,平安终老。

  No.3贺弘文

贺弘文温润如玉,体贴周到。职业的原因让他看了人的脸色就知道提出合理化的建议,是个暖男。

可惜他做事不够果断,拖泥带水,因此只能排第三了。

他本来喜欢盛明兰,又有两家祖母的支持,他很有可能与这个几乎完美的女子一起生活,可是出了“表妹事件”。而这件事他处理得拖拖拉拉,貌似善良,实则少决断。

  正如明兰所说,看一个人,要看他的品行最低处。贺弘文的品行最低处,有让人无法忍受的东西,不得不让人怀疑嫁给他会因为他的优柔寡断而吃多少苦头。

嫁给他,一辈子平安无事还好,倘若遇到点事,他的处理方式就未必能让人接受了。可人生在世,怎会一帆风顺?所以还是不冒险好。

但他不是最坏的选择。

  No.4最差的选择是齐衡。

他看起来似乎样样都好,有显赫的家世却为人谦和,本可以通过荫封却执意靠自己的努力取得功名,有那么多仰慕者却唯独看上盛明兰,眼光独特……

可他,又有太多顾虑,良好的家教和懦弱的性格让他瞻前顾后,优柔寡断。

面对得势王爷的逼婚,他无处可逃,不敢像顾廷烨建议的那样搏一搏,他拥有太多,也就最怕失去,他没有顾廷烨的胆识。

宫变后,他成了鳏夫,然后发奋努力,考取功名后求娶明兰,发现明兰没在原地等他便迁怒顾廷烨,朝堂之上处处与顾廷烨作对,不能不说有公报私仇之嫌。

娶了妻子却对其不冷不热,对过去念念不忘。沉醉在自己假象的世界里,以为明兰至今最爱的仍是自己。


  尽管他最后回归了家庭,与妻子的关系也不能说不好,然而人生苦短,和这样的男人赌幸福未免冒险。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仔细思量,韵味无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