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山麓远眺


今天咱们就聊聊【玉泉山水系与北京城】吧。


以玉泉山为代表的北京西山东麓,曾是永定河冲击洪积扇的山前溢出带,地下水间断出露,泉流密布。玉泉山著名的泉有玉泉、迸珠泉、裂帛泉、涵漪斋泉、试墨泉、涌玉泉、宝珠泉、静影涵虚泉等14处。无名小泉遍布山麓。“玉泉山沙痕石隙随地皆泉”,丰富的水源和优美的山水环境,很早被金朝统治者看重。金章宗时流传下来京西“八大水院”,还流传下来著名的燕京八景之一“玉泉垂虹”。据《日下旧闻考》“玉泉出水量最大,裂帛泉、静涵泉次之,宝珠、涌玉诸泉又次之。”玉泉水质好,被乾隆称为“天下第一泉”。


西山山麓沿线的香山,碧云寺一带也有出水丰沛的泉脉。比如香山一带的泉水由南北两个断层形成,南面一条在今香山公园东宫门以南的山沟里;北面断层在香山与碧云寺之间。因泉水地势较高,分布广泛,构成流泉飞瀑云雾蒸腾的奇景(吴文涛2018.7)。


万寿山后有:玉龙泉、双龙泉、青龙泉、月儿泉、柳沙泉等一连串泉眼;再往北去,海淀山后至昌平一带,还有冷泉、温泉、黑龙潭泉、马眼泉、沙涧泉、一亩泉、双塔河、虎眼泉、白浮神山泉等。由此看来北京真是“因泉而生,因水而长啊”!


这些泉眼流出的涓涓溪流,汇成小河穿行于山间沟谷或积水成潭、汇潴成湖,连带成串地散布在从西向北转弯的山坳坡下。受万寿山阻隔,诸泉在此潴留形成昆明湖。玉泉水汇聚了香山诸泉、碧云寺卓锡泉、樱桃沟泉、万安山诸泉等山间泉流以及永定河古清河支流中的万泉庄诸泉水,上承一亩泉、白浮泉等京西北水源,下引长河、高梁河、昆玉河形成了玉泉山水系,成为明清以来北京城市水系的重要水源。


昆明湖水由颐和园东南角绣綺桥下的长河注入京城,它是北京城内几百年来河湖系统的主要给水来源。然而历史上长河与高梁河并不相通。八十年代听侯仁之先生讲,“两河之间曾是一片微微隆起的高地,也称“海淀台地”。它阻隔了玉泉山南系的水流入城,而是流向东北注入清河。这就必将导致今天北京城内风景中心的六海水面因缺水而枯竭。怎么办?昆明湖不仅是近郊的一大名胜,更是北京城最可宝贵的水库,其水不能流入城内六海,简直太可惜了!面对这一难题,先人们发现了一个非常好的解决办法,那就是开凿海淀台地。公元1179年,万寿寺前长河河道开凿,长河与高梁河成功联通。


辽金时代,玉泉水向南流入泄水河,经小屯村平坡庄折向南,经双槐树东,再向东南流向八里庄,汇于钓鱼台,向东南流入护城河。这条河叫“萧太后运粮河”。它使中都城的西北郊成为赛江南的水乡。皇家常沿此河乘舟出游,金章宗完颜璟每游玉泉山、香山都沿这条河朔流而上。


元代通过金水河将水引入太液池(北海)。明代以后又将水注入西湖(昆明湖)。清初对于玉泉山一带的水道进行多次治理,由于海淀西郊一带纷纷辟治园林,利用有利地形导引流泉,浚治湖泊,水量消耗与日俱增。这时已感到泉水不足,于是又导引香山碧云寺、樱桃沟卧佛寺泉水至玉泉山,经北长河、昆明湖、高水湖、长河、护城河、流入北京城。


明清以来的玉泉水系被称之为“帝都之龙脉”,北京城的“文化之源”。由碧云寺、卧佛寺引出的两道引水石槽相会之前,分别采用了“跨河跳槽”技术,越过了作为泄水河道的南旱河与北旱河,石槽与附近农田都免受洪水之害。凭借重新疏浚的玉泉山水渠,西山脚下的涓涓溪流不断地注入昆明湖,使昆明湖成为北京最早的一座设计精巧,集蓄、排、灌功能为一体的水利枢纽。“同时,还为后代留下了一座美伦美奂的皇家园林清漪园。皇家苑囿与周边农田村舍浑然一体,达到了园林田野化,田野园林化,成为古典园林文化的收山之作。将人文建筑与自然山水完美结合,使平地山水园(畅春园、圆明园)与山地山水园(静明园、静宜园)和谐地连接在一起,构成了世界上规模宏大的园林区(吴文涛2018.7)。”以玉泉山昆明湖为主体的玉泉水系对保证北京城市供水、漕粮运输以及改善西北部自然和人文环境发挥了巨大作用。


从玉泉水与古都建设的关系上看,北京旧城中心大片园林水面,与宫殿建筑群交相辉映,得天独厚。北京六海园林的功能风格各具特点,前三海是皇家园林,琼楼玉宇,十分华丽,后三海是民间游乐场所,朴素自然,富于江南情趣,沿湖有许多庙宇王府,在鼓楼一带,又是北城商业中心,和市民活动集中之处。整个六海水面连同周围园林绿地,对改善城市小气候、保护环境起了很大作用。特别是北京缺水,气候干燥风沙大,有此片水面绿地尤为可贵。


古都与西北部的园林以及整个西山,关系十分密切,在城内可以看到西山,而北海白塔、景山的万春亭与颐和园的佛香阁、玉泉山塔以至香山碧云寺等制高点均能遥相呼应,互为借景,扩大了城市空间。在建筑风格上有规整有自然(六海园林水系),既严肃又活泼,相互融合。当游人来到景山顶上,俯瞰全城时,无不叹为观止。


北京因泉而生,因水而长。可令人遗憾的是流淌了800年的玉泉水,1975年5月却彻底断流了。据考证主要与永定河有关。玉泉山麓是永定河冲积扇的山前溢出带。由于连年气候干旱,永定河上游工农业迅速发展,特别是大量兴建小水库,层层截流,大规模超采地下水,导致地下水位持续下降,永定河来水逐年减少。进入1980年代,在北京历史上作用非凡的泉水几乎全部消声匿迹。玉泉干涸,昆明湖供水不足,改由京密引水渠补给。1980年代中期,密云水库水源成为京城供水的重要源头。


水源的这一变化值得我们深思。历史上楼兰古城因水源枯竭而消失。可见,水源是一座城市的生存基础。保护水源是一座城市,乃至整个人类可持续发展的根本保证。


好,关于玉泉水系与北京城咱们今天先聊到这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