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王红的故事

关注“47军后代公众号” 的读者都知道, 出于对老部队的感情以及对父辈们的缅怀与纪念,经常选登一些不同历史沿革过程中与咱47军老部队相关的人物和故事。年前我就先后接到了公众号编辑素芬和雅铭的约稿。

素芬对我说:“当年对越防御作战中,时任47集团军的摄影干事王红冒着枪林弹雨,拍摄了代号为“兰剑B 行动”,不幸负伤倒在了血泊中,但他抓拍的《突击队长马权斌》《罗卜基最后的微笑》《冲向敌阵的共和国士兵》等作品,无不见证了新一代47军官兵无私奉献的精神和报效祖国英勇杀敌的纪实照片。你和王红的私交不错,于公为了47军“任务重于生命猛进精神的传承,于私你应该再续兄弟情谊写写这些鲜为人知的故事。”雅铭也对我说:“你珍藏的照片,足以说明你和王红的感情非同一般,讲讲照片背后的故事就行!”

训练场上初识战友

1981年,在陕西澄城县冯原镇壶梯山的47军训练基地。总参组织考核和验收由47军组织的红蓝两军“野战条件下与敌夜视器材作斗争”的一次团级规模的实兵对抗演习,并被赋予根据演习成果拍摄《与敌夜视器材作斗争》《侦察兵野战条件下生存》两部军教片拟推广全军教学,我很荣幸被抽调到军临时组织起来的导演部工作,王红被调到导演部做专职摄影。他的任务简单说就是:把当时第一代红外、第二代微光、第三代热成像等鲜有的夜视仪,在各种天候的夜暗条件下所观察的同一火炮、坦克、士兵等目标拍出照片,做成幻灯向总参和全军部队普及推广。解放军画报社派来了两名资深的摄影记者其中一位叫吴寿庄(长沙人),指导协助工作并为《解放军画报》挖掘部队训练图文素材,因工作关系我们之间接触很多。那个时期的工作大家起早贪黑非常紧张和辛苦,忙忙碌碌了一段时间后,有一天吴记者很有感触的与139师导演部领导钱树根(后任副总参谋长)认真的说,你们这个王红潜力非常大是个摄影人才,如果你们不用他我就把他介绍到其他单位去了。就这样王红就开始红了起来,因为我们的家都在西安,工作之余我们之间也是无话不谈无事不说相处的很愉快,非常紧张几个月的时间过的也很快,演习结束后我们也就回到了各自的单位了平常偶尔也联系。

奔赴昆明探望战友

1986年我在云南文山州麻栗坡县城,遇见了正在街上执勤的军务处的付xx处长,聊天时他说了10月14日416团5连出击拔点那一场战斗(兰剑B行动)情况,并告诉我说了一些战亡和负伤的情况,战伤人员中就有王红。我一听好战友身负重伤当时我心里哪个急啊不知怎么形容,恰巧我有任务及也有顺车去昆明,待我急匆匆赶到昆明军区总院时得知,王红被弹片击断了肋骨,肋骨刺穿脾脏,弹片进入左肺形成胸腹联合伤。虽然胸腹联合伤死亡率极高他切除了脾脏保了命,但他要在昆明空军医院简短治疗后,送西安四医大胸外科取弹片。我庆幸自己赶来昆明探望战友表达敬意......于是我又心急火燎地赶到了昆明空军总院。看到躺在病床上面色刹白身体极度虚弱无力说话的王红,说话也是断断续续的,但神志还是非常清楚,咬着牙坚持坐起来与我合影。正在按下快门那一瞬间,病房外的走廊里突然传来一个绝望无助的呐喊声让我们为之一颤,“求求你了医生,我疼的受不了你毙了我吧!……”今天看这幅照片,如果不解释,你可能觉得这是王红死里逃生惊魂未定的眼神?可我想告诉您,即便这里是远离战区600多公里的昆明空军医院,依然让我清晰的感受到了战争的残酷与恐惧。我与王红拥抱告别走出病房,我看见一付担架上躺着一个需要进行二次截肢的伤员,那个年轻人变了形的脸让我至今印象深刻。我不禁仰天长叹道:1986年是国际和平年!

讴歌生命怀念战友

2010年1月24日,陕西省人大代表会在西安市人民大厦召开,我做为陕西省人大代表按要求参加省人大代表会。可当我知道陕西日报、华商报、陕西省摄影艺术研究工作室及西安战友们组织《生命记忆--王红老山战地摄影报告会》。不料报告会的时间与人大代表会小组讨论有冲突,我一次又一次的向会务组请假要求参加王红报告会,所幸被批准。我走进案板街“西安易俗社大剧院”里参加报告会时,会场所有座位及走道全部坐满挤满了,会场上除了王红的讲述,没有任何多余的声音,没有喧哗没有手机铃,没有人交头接耳,整个会场寂静得可以听到每一位到会者的心跳。台上王红含泪讲述着照片背后的故事,台下有人在不停的抽泣着,当听到彝族战士罗卜基出征前与王红的对话,牺牲后王红组织战友们去凉山看望烈士父母情景的图片和王红讲述时,我的双眼被泪水模糊止不住的任凭流淌,一幅幅照片一句句讲述深深的打动了参加报告会上的所有人,不得不说多少年了这样的报告会少见,对人心灵的撞击之强烈之痛少有。报告会非常成功离场时我们所有参加者,从将军到老人、从学者到学生,从军人到百姓,从男人到女人大家的心情非常沉重,激起了大家为缅怀为国捐躯的烈士及战争中涌现出来的可歌可泣英雄人物的崇敬之情,同时为怀念为国捐躯的烈士及英勇作战负伤的英雄们致以最崇高的军礼。寒冷的冬季,因这场讴歌生命怀念战友的报告会温暖了到会的战友。

1981年演习时合影

王红身负重伤被抢救的场景

1986年在昆明昆空军医院看望负伤的王红

王红”生命记忆“扉页签名

王红“生命记忆”

王红在西安报告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