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2月14日,街头能见到很多手捧鲜花的少男少女,连寄居的小区里的物业工作人员都拿了很多的玫瑰花,见到女士就发一支,这才让我意识到这天是西方传统的情人节。

吃过晚饭,因要写一篇参观过云水谣古镇的“作文”,特地先看了与这所古镇相关的电影《云水谣》。这虽然是个久远的故事,情节也不复杂,但主人公王碧云和陈秋水忠贞且凄惨的爱情故事还是深深打动了我。


  电影中有一组陈秋水回乡下老家,王碧云尾追而来的镜头,拍得精彩唯美,富有诗意。而两个主人公后面的背景,就是这个藏在深山的古镇。古旧的木屋、高低不平的石板路,根深叶茂的参天古树,以及清澈的小河流水推动的水车……展开了一幅清新美丽的画卷。


  电影公映后,这个藏在深山的古村落一下子出名了。拍剧的、旅游的、探秘的各色人等纷至沓来,原本清净的古村落变得热闹起来。随着旅游的大力兴起,村民也加大了脱贫致富的步伐。


  其实这个古镇真正的名字叫“长教”,因当局大力宣传这里是拍摄电影《云水谣》的古镇,后来就干脆改名叫“云水谣古镇”。而真正的名字“长教”则慢慢被人们淡忘。一个因一部电影改名的古镇在中国恐怕是绝无仅有的。


  大年初八这天,我慕名前往云水谣古镇。除了想去拍摄古镇的风貌外,还想探究一下那里的土楼。土楼是中国民居中的瑰宝,兼具大家族居住和防御的功能。

我们一行先从厦门火车站坐动车到南靖下车,再转乘6路公交车,又经过一个多小时的颠簸,终于到达了目的地。一下车,我就傻眼了,潮水般的旅游大军把古镇搅得拥挤不堪。


  古镇有很多福建特色的民居——土楼,其中最有名的是狭长古镇两端的两座:和贵楼和怀远楼。和贵楼呈长方形,它的神奇之处是它建在沼泽地上,依然稳固数百年不倒。


  随着拥挤的人流进入和贵楼后,看到正中的牌匾上有“进士”两个大字,我问一个把在楼梯口收钱的原住民,是否其家族中出过进士?他很自豪的说是说:我们家族几百年前确实出过进士。


  怀远楼是一座规模大保留完好的圆形土楼,在楼内我看到了何应钦题的匾,还看到了其他抗日将士题的匾,看来它是个很有故事的土楼,怎奈时间紧张、楼内拥挤,无法深入了解它的前世今生。下次再去,我一定要在原住民的土楼里住一夜。


  古镇中心地带最大的古榕树下,立有一块石碑,云水谣的原作者,台胞张克辉先生上书“云水谣”三个大字,原来这里是拍摄该部电影的中心景区。


  大树下拍照的人们摩肩接踵,而大水车旁则人群更多,根本挤不到跟前。无奈我只好绕道,通过一座新修的大桥,才得以到达河对岸取景。


  云水谣古镇中心地区基本保留了原始的风貌,但受旅游大潮的冲击,过度开发在所难免。有些新建的房屋和设施未遵循修旧如旧的原则,这是目前很多旅游区很难平衡的问题。


  要说我对云水谣古镇留下最深刻印象的并非是土楼,而是那十几棵生命力极强的大树,最大的要十个人才能抱过来。这真是上天的恩赐,但愿它们能得到很好的保护,四季常青,根深叶茂。


  另外我觉得来此旅游最好应避开旺季。在淡季游客少的时候,在土楼住上一两晚。清晨伴着薄雾和炊烟,牵着爱人的手在河边漫步;傍晚在夕阳下的大树下喝茶,享受温馨的好时光,这样的生活是多么惬意啊!


撰文:北极蓝光

摄影:北极蓝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