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15

今天是寒冷的天气,从上一周开始寒流就到达了,寒流袭击的省份陆续出现了雪暴和冰雨,现在是18小时的冰雨,因为气温比较低,所以路面都被冰封着;窗口望出去看到的那些树木也都被冰雪给封住了,这也就叫做霧淞或者是叫冰挂吧!因为实在太冷了,就感觉身上关节有些疼,我想起来泡个澡儿。在洗澡,所以现在回忆一下我们以前的生活...那时候的故事。过去的家里,我们是一个叫作和平新村的大院。从和平新村里出来,然后经过六门诊,我们还会经过一个叫做东沈市场的,就会到南市场,有一个浴池叫南市场浴池。因为我们家是南方人的出身,遗传父母的基因,比较畏寒。为了适应东北寒冷的冬天,通常一个月或者半个月去一次这个浴池,我记得是两层楼。在浴池进去以后就看到一楼是男池,男的在楼下泡大池子,但是它是封闭进去的。从一楼往楼上看,一楼和二楼有个共享空间,有回廊。在二楼呢,很多包房,它们是一间一间的,每一间里面有两个大浴缸,那就是说有两个客人共享一个单元,在这个单元里面洗澡,每一次洗澡我们都要洗二到三个小时,一般都要换两次水,要很严格的进行搓澡,但是搓澡之前要打一次肥皂先轻轻的搓一下,换了水再泡然后再搓澡、洗头,再用清水冲洗,每次洗完澡以后脸上的皮肤也被洗得干干净净了,就还原了我们江南女子肌肤的本色了。


这个浴池还有一个故事呢!以前,这个南市场的这个地方是一个花楼。听戏,打排,寻开心的地方。在一楼来客了,然后一声吆喝,就有各種消遣。我想那个时候的房间肯定不是像现在的那么小,我想这儿也不会很多人呀!那我们的城市有那么大。在这热气缭绕和人头传动的空間里我有一种感觉,好像是有一种喝彩的声音,然后就是认为这个房子很有价值的那种感觉,这是一个很特别的浴池!每一个建筑有它的历史,后面事情继续下来的,这些事情都会拥有这些历史的遗迹,历史是无法抹灭的。


记得有一次是放学以后去洗澡,我才泡了一会儿的时候,就有一个女的进来这个单元,看了我在的包间,大概她要找一个空的包间所以就走了,当时我很惊讶,我感觉她真是长得很美丽吧!她应该不是当地人,她有比较深一些有颜色的皮肤,她是有肩膀且比较骨感这种,当时我是削削的一副柳肩,也叫没有肩膀,所以认为她很值得欣赏,她年龄比较大,大概就是在30岁,那30岁还有没生育过的女人呢?当时,在我生活的环境中要求每个女人都要生育,都要成家,至少一个孩子,可是这个女的看起来应该是没有生育过的身材,她头发也很美,而且很有光泽,然后她穿的衣服不是很多,但是她穿了一个棕色的立绒的长毛外套,很漂亮!至少是香港货。所以,现在想起来,她很可能是从香港到内地来探亲的人。


我还是经常跟我妈妈一起去洗澡,我妈妈是非常爱干净的人,皮肤也是总是洗的干干净净的。实际上,她所有的一切东西都很干净,为了这份干净她总是在拼命的打扫卫生。她的生活习惯和方式反应了她的智慧,因为她能够非常合理的控制自己的饮食,控制自己的生活的方方面面,所以她很少生病。但是,我们东北的寒冷天气到了冬天的时候是没有办法让人家逃避,所以说呢,妈妈是有风湿症的,哪个风湿症折磨她很多年。冬天里她感觉到自己身体不好的时候,会到这个南市场浴池洗个澡,这是非常有效的可以缓解一下关节的疼痛。通常洗一次也是两到三个小时,好长时间用烫的热水泡啊泡的。妈妈的身材比较适中,虽然很劳累,但是劳动锻炼了她的筋骨,她看起来整个人是很有力量的,精力充沛的而且干练的。她生育了六个孩子,多子多福,所以看起来她是一个很成熟、很美艳的女人。虽然经历了这么多的苦难,但是看到她的时候一定会感觉到她是很娇柔的那种,没有声音的声音啊!从她那种白晰却略显淡黄的皮肤里流淌出来。在生活中,她赢得的不仅仅是爱了,那肯定也是有爱的了,对不对?


经常让我去洗澡的人还有一个是我父亲。他每次看到我冬天的时候皮肤干,甚至手冻裂了,嘴巴都冻裂了,他会心疼我,就告诉我说可以去泡个澡,这样的话因为身体适应温度的变化能力比较强,能够抵御寒冷,就不怕冷了!我记得爸爸也经常是去泡澡儿的,他还经常换澡堂子。每次泡澡回来呢,都会买一些南方货和家里人爱吃的东西回来。他脸上挂着微笑,整个人身心舒适的样子,这时他也用这一切证明了他是我们家里的美男子,他带给我们的是幸福和快乐。


我的父亲母亲虽然是南方人到东北生活工作很艰苦,家里的孩子比较多,但是他们内心的那种对生活的热爱,从来也没有被压抑过。


今天就自己一个人洗澡洗了这么长时间,但是这个洗澡液我是特别勾兑的,我在里边放了玫瑰花瓣,然后又放可可沐浴乳。这种玫瑰花香混合着椰子的那种味道啊,这是我最喜欢的味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