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大同的第场一雪,不是在冬季,而是春季。确切地说,2018年的如同2017年的冬天一样,是个无雪的冬天。

雪花,本是冬天的恋情,可却抛弃了冬天,移情给春天。

本来,早晨起来,看到窗外白茫茫的一片,覆盖在房顶上,覆盖在小院的汽车上,覆盖在节日喜庆的灯笼上,覆盖在浓绿的松树冠上,依附在落叶树枝上,好有一番抒情之意,这时你便想起唐诗名句“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推开窗叶,雪花在空气中飘着,偶有几辆汽车从雪里穿过,也有几个行人沿着路边走过,留下了几串串脚印,踏雪的惬意之快,只有踏雪人心领神会,颇具浪漫神韵,我心里想的。

2018年的春天也有几场雪,不过来的更晚些,树丛中的小草早已翠绿,杨柳也已吐岀了嫩绿,杏花,桃花更是开满了枝头,浓浓着,艳丽着,我激情满怀,写下了《春天,雪恋大同》。谁知,这场迟来的雪让杏农失去了硕果的收获。

2018冬天大同无雪。

2019的春天,大同迎来了第一场雪。来的晚了,心有失恋的悲凄。

雪也许条件不成熟,我们也许追求的不够虔诚。如今时尚剩女,你越是表现,她越是不识人间烟火,待到时过景迁,耽误的不是季节。

人与自然地和谐,时令与风霜雪雨的配合不按规律运行,不是什么奇怪的,规律了反而不奇怪了,好多时间,好多事情只有你猜不到,没有不可能,生活告诉你比小说的情节精彩,比诗人的夸张要生动。

不管怎样,迟到了,总归还是有雪,恋情虽然憔悴,但憔悴也是美。

干燥了一个冬天的空气在这个春天清新了,而且是在已亥之年的新春佳节里,又逢西方人和年轻人崇尚的情人节里,雪花飘飘洒洒地下了十几个小时。

走在松软地雪地,小心地,坚实地踏好每一脚,年岁已过了浪漫之时,爱雪,爱这洁净的空气,深深地呼吸,不由地舔着飘在嘴角的雪花,是不讲年龄的,这雪是每个恋雪者的情深。

小区的路旁,一个青春美丽的女孩,穿着洁白的羽绒服,望着远处,眼神里露着喜悦,幸福。一辆白色的丰田越野车停在了女孩身边,一个帅哥抱着一个精美的天蓝色的盒子,上边罩着一层透明的薄膜,里边几枝浓艳的玫瑰花映红了姑娘的笑颜。

这个镜头最能说明雪恋的主题。

2019年,第一场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