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在姥姥家,独门独院的平房。冬天,早晨,寒冷。虽然醒了,但不起床。姥爷和姥姥早已经起床了,从小院的煤房子拿了小块木柴、筛了煤球,忙碌着点了一炉火。火,越烧越旺,一会儿,小屋暖了,姥姥的手也暖了。这时候,他们给我温好小棉衣,让我舒舒服服穿衣起床。
      洗漱,姥姥给我梳好小辫子的时候,煤炉上的铜壶已烧开了水。姥爷从茶罐中倒出一把茉莉花茶,放到自制的、包着碎花布的、茶壶套中的铜把老茶壶里,没有洗茶之类的讲究;一壶开水注入时,满屋雅香瞬间氤氲开来:茉莉花成就了茶叶的清香;茶叶升华了茉莉花的浓香!
      冬天,一杯热茶温暖如春;夏日,一杯温茶凝神静气。
      记忆里,茶,只有一种;也没有繁复的泡茶程序和讲究。但,我的幸福从那里开始,我的快乐童年永生难忘!那把老茶壶,便是我喜欢茶的最初缘由。
      老院、老屋、老壶,我记忆里的似水年华!

发表于《台湾福寿翠峦茶》2017年6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