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剪下时光的剪影,留一点心痕在当中,书一笔流年岁月无情;观过了花开花落,看淡了叶繁叶衰,写一纸幽幽年轮。


也许,有很多也许,却唯独少了一种实际。但那实际,在那段岁月里,深深的埋藏着,从不曾失去。


想象,终是空谈,终是在岁月里的一杯蜜茶,甜而美,终是时光中一杯茶,苦涩芳香,终是酒一杯,醇香醉人。还终是,一杯岁月水,淡淡的淡淡的清明着。


并着手,手指间的缝隙,于另一端带来微微的光芒,曾经将多少日子放在其中,又是怎样的任其缓缓的流逝,于不经意之间,随风而去。

握不住的沙,不如就扬了他,任一抹风沙舞动,模糊着一片场景。


时光知味,时光知心,在心间,也不在心间;在过去,更在现在;在回忆中,也在不断的忘记不断的过滤中。


轻音和悦,微风含情,一张叶子,一只叶蝶,是一首歌的前奏,是一次结束更是一次开始。

故而,柔美的还在继续,忧伤的也不曾忘,曾有的欢笑曾有的痛苦,都已经无所谓。


年轻的我们过去更短未来更长,年老的是过去的更长未来的更短。一如时间可长可短,全在于一心之间的一个念头。


该忘的就忘了吧,而那些不能忘记的,亦不必强求,不必苦恼。


“青春一曲悠扬歌,把酒共君得意时”不必在意,因一切都是过去一切都是人生,一切都是回忆,都不过只是一段流逝于无形的岁月。


或许,蕴一场感情的酒,写一段怀想的情,思到思时,已不再继续。

2016年2月新片 外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