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在想,那个曾经从期末考试完就开始盼望过年的女孩子,究竟是不是我?

那个时候觉得过年多好呀!腊八早起热乎乎的粥一喝,我就开始掰着指头数:过一个星期,就是腊月十五的街会;再过一个星期,就是“小年”;再过一个星期,就是大年三十……

年三十那天,事情真多。上午要帮爸妈贴对联,用爸爸打好的浆糊。下午还要帮爸妈包饺子,那时候饺子要包到一直够吃到初五的数量,所以一锅排又一锅排,觉得好像永远也包不完似的。但是,等把这些劳动量熬过去以后,幸福时刻就开启了。


吃完年三十的饺子,压在柜子里的新崭崭的衣服就可以拿出来穿了。穿上就不舍得再脱下来,所以就算看完新年晚会也不愿意睡,就那么熬着。反正也很难睡着,鞭炮声一阵阵的,就没有停过,一直就响到天明了。


初一早上没睡过懒觉。最关心家里谁能吃到包着硬币的饺子。也乐意和爸妈去街坊邻居家拜年,踩着满地鞭炮屑。收获一大包的糖果、核桃,大人们还会往手里兜里塞十块二十块的压岁钱。按照爸妈的嘱咐扭着身子说“不要不要”,心里已经开始盘算加上这个给自己的应该有多少压岁钱了……虽然这些钱最终几乎都还给了爸妈,但终究会留下一些,终究比平日的零花钱宽松一些,也终究比平日使用起来更随意一些。


那些平日里没有舍得买的书呀本呀小东小西,借着过年的机会,最终就变成了能实现的心愿。


所以,过年是件多么幸福又快乐的事情!

那么,我是从什么时候厌倦了过年的呢

大概是从结婚以后吧。


婚后第一个大年三十,遵循的是和之前二十几年来不怎么一样的习惯,饺子的味道也和家里不一样。公婆固然都是极和善可亲的人,可是给妈妈打拜年电话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哭了。都说结了婚的女子就有了两个家,可是那一刻,却忽然觉得自己变得无家可归!


从那时起,我似乎就再也没有喜欢过过年!


不喜欢一到过年,就必须住在公婆家里,而不是自己父母家里;不喜欢一到过年,不能和自己从小玩到大的弟弟一起玩耍,而要陪之前完全不认识的亲戚;不喜欢自己所有的休闲、娱乐、爱好都要向风俗习惯妥协……


前几天,看到朋友写的一篇文章——《过年了,我能回去看看我妈吗?》,读得我是感慨万千,泪眼模糊。想想自己还算好,平日里终归能守在父母身边,就算我不回家过年,弟弟每年终归还在家。那些只有独生女的家庭呢?那些孩子远嫁的父母呢?多少女孩子结婚前意气风发地对父母说:“妈,以后你们就有两个家了,想在哪儿住在哪儿住!”可从结婚后,就连陪爸妈过年的自由也都没有了!


我现在实在想不通,我们年轻的时候,是凭借什么样的心情和勇气,就敢离开了父母去另外一个完全陌生的家庭里生活?

在婚姻里熬的时间长了,之前觉得不习惯的风俗也都慢慢习惯了,不熟悉的亲戚也都慢慢熟悉了,然而仍然对过年提不起兴致来。


首先因为忙。一过年,熊孩子们都放假,反而不如平时省心。那些平日里不怎么走动的亲戚,年前年后必定要照面。再加上单位工作性质特殊,年前各项任务指标压头,年假里各种值班加班备勤,过了节各种总结分析上报。各种忙碌各种辛苦各种不得已而为之,便觉得还是不过年的好。


而且也没有什么盼望的由头。以前过年想吃点好的,现在过年只愁东西吃不完,硬塞又怕胖。以前过年想穿件新衣,现在新衣服根本不用等到过年。以前盼着春节联欢晚会,现在电视里平日里各种综艺节目就层出不穷几十个频道看都看不完,现在真到年三十了,春晚几个节目没演完困意就袭了上来……


这年,真的是索然无味。

有同学在同学群里提问题,说你们过年的愿望是什么呢?


我想了想,似乎也没有什么具体的要求,我只希望能做到——“随心所欲”。


就是说,辛苦一年了,好不容易休来的年假,可以拿来任性点儿的打发。想吃吃,想睡睡,想去哪里去哪里,想跟谁在一起就跟谁在一起。


谁也不必迁就谁,谁也不必照顾谁,大家都随心所欲,乐子可能反而会更多些!


这一生,已经过了将近一半,脸色看的也不少了,禁锢受的也不少了,平日里遵守的清规戒律太多了,便越发想要活得随性些了。既然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不妨把这普天同庆的日子拿出来,活我所活,乐我所乐,如此,便不失为一个好年了!

愿余生,还有机会做回那个,腊八一过就盼望过年的女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