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城市乐水行水友们行走高梁河


高梁河自德胜门水关入城

今天咱们聊聊【高梁河朔源】吧


“高梁河自古就是北京城的重要水源。古人选择了离永定河最近的高梁河建城,必有其道理。你看,西有石景山挡住肆虐的永定河水,东有产粮的平原,水源洁净温顺,交通便利。蓟城、幽都、辽代南京、金中都、元大都、明清直到解放初期的北京城,都是高梁河供水。”(张文大2018.7)


自辽南京城始,其后金元明都城的粮食漕运全靠高梁河与温榆河的一亩泉、白浮泉水。清代用的是玉泉水,但仍是高梁河的支流。(张文大2018.7)”


“新中国定都北京,人口激增,用水供需矛盾突出,修建京密引水渠。京密引水渠从昌平到北京城段基本走的是高梁河道。2014年底南水北调进京,利用京密引水渠逆向扬进密云水库,仍是高梁河的旧道(张文大2018.7)。”


高梁河在温榆河、永定河的帮助下哺育了举世闻名的北京城,几十年过去了,高梁河已经写进了教科书,可是高梁河在哪里?戾陵堰在哪里?哪座山是梁山?至今学术界还在争论。今天不妨把各位的观点摆出来,请大家来分析分析,看看谁的观点更有道理。


高梁河,又称高梁水。西直门有座高梁桥,高梁桥下便是高梁河,那么高梁河的源头应在西直门,可西直门哪来的河水?


有人说,高梁河是古永定河水系中的一条小小支流。它是北京历史上一条著名的河流。它流经白石桥、西直门高粱桥、德胜门水关、循着积水潭、什刹海、北海、中南海向东南流,经过正阳门、鲜鱼口、红桥、经龙潭湖西部,在贾家花园出城,继续东南流,过十八里店至马驹桥以南,注入永定河的一条故道凤河。这么说它的源头应在白石桥一带了?


侯仁之先生主编的《北京城市历史地理》一书第63页,有苏天钧先生的撰文。其中引《水经注》说“水又东南,高梁之水注焉。水出蓟城西北平地,泉流东注……又东迳蓟城东,又东南流。《魏土地记》曰:‘蓟东十里有高梁之水者也,其水又东南入水。’”苏先生认为:“这里叙述的高梁水,就是天然的高梁水。水出蓟城西北平地,即现西直门外紫竹院湖。从此发源,东流过蓟城北,又转而东南,经蓟城东之十里,又东南流入(㶟)水。”苏先生指明紫竹院湖是高梁河的源头。


魏晋茹、岳升阳先生在《刘靖碑》所记高梁河一文中说:“高梁河”既然以“高梁”相称,其命名应与梁山地形相关,是当地对这条河流的称呼。从地名命名的角度来看,“梁”多指河道上的某一特殊地形,这一河床横断面与鱼梁的形态相像,两边是山,中间是河,其横断面宛如鱼梁。由此推之,“高梁”之名应是河流流经梁山一带,受当地两山夹一水的地形影响而得名。而石景山地区有梁山夹水这种特殊地貌,遂有梁山之称,而此段永定河,也就被当地人称之为高梁河。”按照魏、岳二位先生的说法,高梁河应在石景山。


还有其它看法吗?有。张文大先生在查阅《水经注》时,从苏天钧先生《水经注》的引述上发现了疑点。他发现引文中省略了“迳燕王陵北”五个字。张文大先生认为这五个字可了得,对于追朔高梁河源头极为重要!


魏晋茹、岳升阳先生认为:“高梁之水”源头是蓟城西北平地,东迳燕王陵北,又东迳蓟城北。从记载看“燕王陵在蓟城西,根据目前的考古发现,当指老山汉墓所代表的燕王陵区,而梁山位于老山西面。梁山和老山之间曾是2000多年前的永定河故道,当时的永定河主道经梁山东流,过老山北,向东北至白石桥,转而东流至积水潭沿前后三海至左安门,南流达亦庄。”


同时他们还认为:“《刘靖碑》中的高梁河与《水经注》文中的“高梁水”不是同一条河。金元时期为解决宫殿、都城和漕运用水,引昌平地区水源入高梁河,高梁河源头随之北移。于是,元明清志书把高梁河错认为是发源于昌平的河流,以为高梁河一开始就是源于昌平的河流。”


那么张文大先生怎么看呢?他认为:“如果紫竹院湖是高梁水源头,东流到西直门是蓟城北,那么,从紫竹院到西直门这段河的南岸,应有一座梁山,山上有座燕王陵,才符合“东流,迳燕王陵北”的原意对吧?显然西直门外没有山,更没有燕王陵。因此断定紫竹院湖不是《水经注》里高梁河的源头。”那么源头在哪儿呢?他认为:“高梁河的源头应该离昌平的易荆水不远。易荆水在昌平西虎眼泉以西,土城以东(水名今已不存)。”根据何在呢?


他说:“高梁河的名称源于梁山。梁,桥也。人们称阳台山叫西大梁。它中间高两头低形似桥状,主峰1278米,称高梁名副其实。从高梁山流下来的一条河称高梁河,顺理成章。”


“另外,历史上北京有七大湿地(见1991年版的北京地质图)。北京人生活的城镇大多与湿地有关。房山琉璃河湿地上的董家林,有商周时期的燕国古城;顺义东北狐奴湿地,有汉代狐奴县城;通州潞县北湿地下方,有汉代潞县县城;高梁店、海淀湿地、莲花池、积水潭湿地,有古老的北京城。”


“高梁店湿地,“店”与“淀”通,海淀曾写作海店,故高梁店即高梁淀。它在哪呢?北至阳坊,南至温泉,东至上庄、屯佃、亮甲店一线。湿地面积约90平方公里。”


“高梁店湿地、海淀湿地应是蓟城西北平地泉所在地。由白虎涧、沙涧、月儿湾、高梁店、温泉、黑龙潭、冷泉、玉泉水汇成了高梁河。因此,高梁河发源于昌平区的白虎涧、海淀区的沙涧。高梁店又称高梁庄,在海淀温泉镇,谐音成高里掌。”


元代诗人马祖常有诗赞高梁河:天下名山护此邦,水经曾见驻高梁。一觞清浅出昌邑,几折萦回朝帝乡。和义门边通辇路,广寒宫外接天潢。小舟偏爱南薰里,杨柳芙蕖纳晚凉。说明从昌平流进大都城的河就是《水经注》里的高梁河。


据《日下旧闻考》引明代《勇幢小品》:“禁城中外海子,即古燕市积水潭也。源出西山一亩、马眼诸泉,绕出瓮山(万寿山)后,汇为七里泺(昆明湖),迂回向东南行数十里,称高梁河。”高梁店聚集高梁水,海淀湿地聚集高梁水加玉泉水。东南流,呈网络状,北京城就诞生在高梁水网络之中。


“高梁河的特点:源泉清澈,很少泥沙,河道不易淤塞。湖淀串缀,港汊纵横,连接温榆河、潞河与㶟水,蓄泄两便。上游盘桓曲折,中下游顺直,水流通畅。中上游河道落差小,水流平缓,很少冲啮岸土,水性温顺,不影响城市安全。”


张文大先生认为:“学术界一直认为梁山指的是石景山,然而在石景山寻找戾陵堰的遗迹,始终没有定论。无论石景山、四平山、黑头山、老山、金顶山哪个是梁山,都不是《水经注》所云的:“水出蓟城西北平地泉”。没有平地,也就没有平地泉,当然也就不是梁山。不是梁山也就没有戾陵堰。”


那么戾陵堰到底在哪呢?他认为“在军庄西车头崖下永定河道中。车箱渠自车头崖东流,至杨坨汽车站附近折向东北,此处原有刘靖碑,车箱渠越过分水岭进寨口沟,过南安河村西,周家巷村北至高里掌,东流绕过百望山入昆明湖,东至大都城,直到通州。”


好,关于高梁河的源头,不同的观点限于篇幅我们先介绍到这儿,若有兴趣咱们以后再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