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咱们聊聊【北京的凉水河】


凉水河永定河故道上的河流。它发源于石景山,流经丰台、海淀、朝阳、大兴、通州5个区,全长68公里,流域面积630平方公里。是北京市西南郊的主要排洪河道。数百年来,以其优良的水质滋养了城南大地,使这里成为富庶而美丽的地方。


说来人们也许不信,当年的右安门外,平地涌着许多甘泉。这些甘泉一路汇集,成为一条河。由于河水清且凉,故称凉水河。由于泉水是城南这条河的源头,遂将泉边的一座小村庄叫水头庄,一叫就是几百年。凉水河蜿蜒流向东南,在通州张家湾注入运河。


二十年前王顺成在《城南龙脉凉水河》一文中曾描述过凉水河过去的景象:“凉水河那甘甜的水,似乎有几分灵性,给两岸百姓带来美好的生活。优越的自然条件极利农桑,农民种稻麦,栽莲藕,一派江南水乡景象。”“优质的水土使右安门外的草桥一带成为京城花卉养殖之乡。元代以来,从草桥到丰台,一路姹紫嫣红。芍药、紫薇、夹竹桃、玫瑰、牡丹……花农一早挑担叫卖。”凉水河两岸还一直是北京蔬菜生产基地。茄子、架豆、青椒、黄瓜等几十种蔬菜,尤以青口大白菜、心里美脆萝卜别具特色。


往事如烟,八十年代随着永定河断流,地下水过度开采,右安门外的泉水早已干涸,空留下“水头庄”、“万泉寺”等地名。石景山“首钢”的工业废水由新开渠经莲花河,使清凉的凉水河变成一条排污沟。污水穿居民小区而过,人们苦不堪言。


搬到万泉寺的王女士说:“脏河臭水实在难以容忍”。“刚搬来的时候,河两岸还都是杂草,这些年河水越来越臭,连岸边的那些草都熏死了。住在这里,我们一年四季都不敢开窗子。有一次,夜里睡觉生生被臭味熏醒了,那是一种掺杂着化学药品味道的臭,熏得人脑门子疼,我怀疑它对人体有害,甚至考虑过搬走在别的地方买房。”


“还有一回,我带着5岁的女儿从河边经过,只见黑黑的河水翻着白色的沫子,特别恶心。突然,女儿发出惊叫,原来河里漂着一头死猪!从此,我们再也不敢从河边走了,每天从幼儿园回家得绕很远的冤枉路。这条臭河真是让人难以容忍。”(据《北京晚报》记者杨威)


有位白先生住在凉水河南岸。“尽管“高高在上”住在18层,但居室全部朝北,窗户全对着又脏又臭的凉水河,弄得家里简直“臭不可闻”。“按说住这么高,应该享受凭栏远眺的乐趣,可我们家谁也没这福,那臭味儿,即使窗户关得严严的还往屋里钻呢。”“家人在屋里老是皱鼻子,老婆说她鼻子边上皱纹都多了。”“儿子两岁了,我们也不敢带他在楼下玩,万一掉进河里,不淹死也得熏死。”“同事来我家做客,我问人家好找吗?人家说好找,闻着味儿就能找着你们家。 哦噻!”白先生说。


人啊!真是失去的东西才觉得可贵。当我童年时,生活在田园般城郊河边的环境中,我渴望住高楼过现代生活。等我成人了,住上高楼了,才意识到那充满生气、水清地绿的生活环境,那清澈可饮的水景是多么可贵!在水边、玩耍、读书、散步、锻炼身体是多么惬意!


仔细想来,是啊!最美的诗文“水调歌头”、“小石潭记”,无不以水寄兴;最美的乐曲“高山流水”、“春江花月夜”,无不以水抒情;最美的书画如“兰亭序”、“清明上河图”,无不因水而畅意;最美好的乐事如“曲水流觞”、“华清池出浴”,无不因水而流芳。我们怎么能够忍心让水长期污染下去呢?


城市在发展,社会在进步。人们应把对往日美好环境的留恋变为治理污染、保护环境的自觉行动。近年来,在政府的积极组织下,市里投入了巨额资金,铺设了近2000公里的排污管道,开展了几十项重大水环境治理工程,全市污水处理率达到94%。经过不懈努力,凉水河真的变了样。


小红门、卢沟桥、吴家村三座污水处理厂建成后,每天88万吨污水得到处理,凉水河水质明显改善。槐房再生水厂的建成,污水口的全部封堵,基本实现了无污水入河,主要水质指标,达到地表水四类。白鹭、天鹅、野鸭等水鸟,时隔多年又飞回来了。


“宽阔的水面碧波荡漾,清澈的河水透明见底,游船行驶在河上泛起串串浪花……尽管时已入冬。在水清、岸绿、风景如画的河边,附近居民也都时不时来此拍照留影。”这是北京晚报记者罗成采访时所亲眼见到的景象。


凉水河的水呀,你向前走吧!无论流到哪儿,流多远,都盼你永远这么清凉!昔日的污浊不见了,被“杨柳岸晓风残月”取代了。河边绿了,水又清了,一阵微风吹来,春天来了,河水碧波荡漾,飘来游船上人们的欢声笑语,我似乎又感受到了童年的那种陶醉。


“别犹豫了,就买这里的房子。临水而居,远眺西山,可谓世外桃源,清清的凉水河啊,我一定和你来作伴,和这条河相伴到——永远!”


好,关于北京的凉水河今天咱们先聊到这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