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简介:潘成佳,男,本科,籍贯福建南安。已在《诗刊》 《星星诗刊》《福建文学》 《山东文学》等全国各种刊物发表诗歌、散文诗500多首(章)。作品入选《中国散文诗大系》 《福建百年散文诗选》《新潮散文诗精萃赏析》 《散文诗新世纪选萃》 《2016年中国散文诗精品阅读》 《百人百首——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作品选》《闽派诗选——散文诗卷》等几十种选本,出版散文诗集《眼泪与欢笑》 《一滴水的光辉》,诗与散文诗合集《脚印》 《春天的眼睛》,并多次在全国大赛中获奖。系中国诗歌学会会员,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现任厦门市建瓴设计装饰有限公司董事长。


      丰碑

 

     把我嵌进黑夜里,仰望太阳,这是多么高尚啊,而我却站在黑夜里。

     那落在早晨花朵上的露珠,不是泪,那开花的日子,不是春天。

    我这样躺着,却比大地高大。你不必默哀,我已够沉静。沉静得,像冰,没有流水的歌声。

     我既然躺下,身影却站着期待什么?

     你已经给过我,那生命中的春天,还有一缕阳光。

     而你还在歌唱,我却沉默。


一滴水的光辉

 

    以为失去时间,其实是失去自己。

以为砸碎自己就能催开花朵,其实是虚假的春天。

     一滴水有多大的力?

     把岩石穿透,那是水滴。

     把心穿透,那是泪滴!

     一滴水的旅程不在于走多远,而在于凝聚自己。

    像雾,坐拥一朵花,坐拥一片叶子。

     一滴水的光辉,不是照亮,而是从黑夜中睁开眼睛,与太阳相视。


萤火虫

 

    也许阳光总能让心闪烁,但黑色的瞳仁却承载了,整个黑夜。


如果我躺在土地里

 

    如果我躺在土地里,那永不褪去的肤色,还在春天里昭示。

    如果我躺在土地里,身体被光芒带走,而太阳却在升起。

    如果我躺在土地里,那死去的冰,还在耸起汹涌的波涛;那被粉碎的石子,还在凝固矗立;那毫无知觉的尘土,还在堆起群山。

    如果我躺在土地里,所有的植物都在向上,而花蕾开放着醒来。

    如果我躺在土地里,眼睛被黑夜埋葬,而星星还在闪烁;那么,死亡的天空里,我还在仰望!


 

 

种子

 

   大地啊,是太阳照亮了你阴暗的地底吗?

   不,是一粒小小的种子投进你胸怀,用根须的光芒照亮了你呀!


 

生命之源

 

     从大地的怀中柔弱地站立,母亲的乳房像一座荒山。

    我哭着,从母亲的乳汁获取泪水。

    母亲给出,一点一滴地给出,如那片愁云,给出之后就烟消云散。

    而我的哭声,满含太阳的光辉,从母亲的怀中失落……

    母亲像干涸的大地,给了我生命的溪流。

    而当我奔涌如潮的时候,母亲的身体,却烙下了深深的沟痕。

人流

 

    所有的人都朝着一个方向走去,所有的人都这样说——

    人生是一条河!

     所有的人走去了就不再回头,而回头的只是苍茫的暮色!

   所有的人都是一条河,所有的河都汇集成海。而海,像一只巨大的杯子,在等待着你去注满。

    所有的人都在海的那边消失,所有的眼睛都在那里闪烁着,如航标灯。


 

    背弃太阳,独自走向黑暗的地底,我的内心吸取了泪水的歌声。

     当我进入泥土的一刻,我知道大地为什么沉默。因为内心的黑暗,让它哑口无语。

    如果痛苦是泥土,微笑是花,那么,当我向黑暗中走去的时候,我正用一只手,去抚摸大地的心。


锁 


     我看见一扇扇门挂着沉重的锁,像哑巴无法开口,这是多么沉重的痛啊!

    其实要开启一把锁有何难。如果黑夜是一把锁,一盏灯就能打开;如果严寒是一把锁,一缕阳光就能打开。

    而如果我是一朵花,就能把春天打开。

    如果一把锁有千万把钥匙,如果一把钥匙能开启千万把锁。如果这样,就让我的微笑,打开你的沉默;就让我的泪水,打开你沉睡的双眼。


 

    路远吗?不是路远,是你把路走远了!

    你远吗?不是你远,是心让你远了!

 

小草

 

    风倒下,阳光从大地站起来。这尘世的目光,从脚底看人生,举足轻重。

    我立着,从微小的露珠里看见了天空。


 

    时光的脚,我只是小小的浮尘。当你从生命中走过,无视我的卑微,我的心已被踏实。

    而当你远去,我可是你身后的大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