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号早上,我们先去旅馆附近的餐饮店吃早餐,这次终于可以点一些泰国的特色美食了。于是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菠萝炒饭,因为5月份去西双版纳时曾经吃过菠萝饭,一直对此念念不忘。但是当菠萝炒饭上来时,我才发现此饭非彼饭。素可泰的菠萝炒饭内容丰富,除基本原料外,还加了蛋、肉等辅料,份量也很多,也许是早上没有食欲的原因,感觉味道不如西双版纳的好,结果菠萝炒饭浪费了很多,所以早餐真的不适合吃这种干饭了。此外我们还点了有名的冬阴功汤,酸辣味道内有海鲜等食材。刚吃时有点不习惯,但是适应后感觉味道不错。4人共消费了430铢。

  接下来我们必须解决交通工具的问题,对游客来说,在素可泰老城的主要交通工具除了打嘟嘟车就是租摩托车是或自行车了,当然自行车是最经济实惠的。历史公园附近有很多自行车的租车点。

吃完早餐已经是早上9点多了, 我们就近到旁边的租车点租自行车,找了几辆都不太满意,表弟他们想租辆双人车,开价是100铢2小时,而且老板娘的态度也不好。趁我们在选车时,表弟去了另一家询价,结果表弟选中了后面这家,去到那里我们发现旁边就是昨天坐清迈至素可泰大巴的停车点,这里不仅可选择的车辆更多,而且价格也更实惠,双人车100铢可以骑3小时,普通自行车的租金是每辆30铢。老板娘原来要求我们下午5点还车,我记得有攻略介绍租车时间通常是早6点到晚6点,所以要求晚上6点还车,老板娘同意了。这里租车非常方便,既不要押金,也不需要押任何证件。

考虑到3个小时的骑车时间可能不够,表弟在骑双人车过了一把瘾之后,又去换了一辆后座有坐垫的单人自行车,这种车在素可泰是允许载人的。因为双人车只骑了大概一个小时就还了,在表弟的争取下,老板娘退回了30铢。

所以如果两人一起走,建议租后座带坐垫的单人自行车更实惠。

下面这辆是我的“坐骑”。

  租好车已经是上午10点多了。我们立即过马路购票进入历史公园中心区,票价每人100铢,每辆自行车进入10铢,我们四个人共430铢。素可泰最人性化的一点是,购票后在一天之内是可以多次出入的。

  素可泰的寺庙、佛像基本上都是坐西朝东的,所以拍照的最佳时间应该是上午。

  进入公园后,我们的参观从皇家玛哈泰寺庙开始。因为整座古城以它为中心,是古城中最重要最宏伟壮观的寺庙。四周围有砖墙和护城河,是素可泰古城的精神和行政中心。

  皇家玛哈泰寺庙边长200米,范围内共有大小佛塔198座,台基足有一个成人的高度,四周雕满佛像,佛台两边是高耸的大柱子,尽头有一尊释迦牟尼肃然而坐,俯视着每一个膜拜的信徒及游客。佛像造型优美,是寺院著名的标志。玛哈泰寺为王室宗庙,原有三百座佛塔和十座僧院,如今大部分只剩下地基,但主塔仍在,庄严之中不失祥和。

  主塔是一座上部呈含苞莲花状的纯素可泰式佛塔,是李泰王时重建的,原是一座高棉式佛塔,李泰王不想受高棉影响,遂把原来的高棉塔包起来,外面盖成纯素可泰式的佛塔,这种不破坏前朝作品的例子在泰国经常可见。因为泰国人相信破坏庙宇或佛像是对神灵的亵渎,所以总是把建筑物包起来,外面再建新的。

  巨型佛像的头饰,圆帽上略带尖形,是典型的素可泰式。有异于泰国北部,南部的佛像头饰。巨佛的坐姿是右腿放在左腿上的金刚坐。手印是大地见证式的。将左手横放在腰下的大腿上部,手掌向上,右手低垂手掌向下放在右膝上,手指指向地下,象征了由大地作证。

  守护在玛哈泰寺两旁的是内含九尺立佛的“蒙朵”。立佛的手印则可定惊驱邪,左手下垂,右手半举成九十度,手掌向前手指向上,可以提供保护和带来安宁。

  欣赏素可泰艺术不能不看佛塔,佛塔梵文称为窣堵波或塔婆,早期印度习俗,人在死亡后将其遗体火化,世人捡其遗骨建之而成坟冢,所以窣堵波又称为骨灰堆或方坟,形式上是一个简单的半圆形土堆,形如馒头,释尊灭后,“窣堵波”不止为坟墓之意,它已由纪念性质渐渐演变为圣地的标志及庄严伽蓝的建筑。泰国的佛塔名为“切蒂”,主要在素可泰王朝时期获得发展。

寺的周围绕着四座室利佛逝兼锡兰式小塔和四座高棉式小塔,李泰王骨灰塔。

  素可泰遗址公园范围辽阔,是佛教雕刻艺术精华的古都。

  进入素可泰,仿佛是从现代走入了历史。过去灿烂的光芒不再。留下一排排残留的石柱,一座座不同风格的佛塔。

  在断垣残壁中,大多是残破的佛寺。以及数不清或站或身首异处不完整的佛像。虽然没有那耀眼的光芒,却也让我们看到最朴实无华古暹罗的历史轨迹。

  整体欣赏素可泰的佛像造型最深刻的莫过于佛像线条的圆融与流畅。不论是坐佛还是立佛都能传达佛教境界里的祥和之气,让我们不自觉的心生喜悦。

  沙西寺内的这尊造型优美的行走佛更是素可泰时期塑造的一大特色。佛像左足踏地,右足抬起,左手平胸前举起,右臂垂于身部,自然摆动,表现处在行走的路途中瞬间停止的生动姿态。

  西沙外寺建于12~13世纪,寺内有三座并排的高棉风格的佛塔非常引人注目。最早作为印度教的神殿由高棉人建造,后来成为了佛教寺庙。

  在历史公园内骑车是一项极为惬意的旅游休闲的方式,因为公园里人少无车辆,路面平坦,大多数路段有遮阳树。 在素可泰见不到中国旅行团的身影,游客多为西方人,拍照不用排队,也没有人会闯进你的镜头。在这里旅游的感觉可以用一个字来概括“爽”。

  素可泰当天的最高气温33度,最低气温20度,早晚温差大,艳阳高照,紫外线强烈,我戴了帽子穿了防晒衣,倒不觉得特别晒。但是两位男同胞裸露的手臂都晒红了。所以来素可泰必须采取防晒措施。

  不知不觉中,我们已经骑行到了历史公园中心区的西门附近,这时表弟提议去历史公园西区看看,我也想去那里“踩踩点”,因为西区的沙潘欣寺是拍日出的最佳地点,我想看看明天有没有必要早起去那里拍日出。

但是正当我们经过西门准备往外走时,却被工作人员叫住了,我们不解其意,于是拿出门票给她看,结果她还是没有放行的意思,我们更纳闷了,哪有离开景点受阻的道理?经过沟通,我们这才明白,她是要我们买去西区的门票,因为我们只想去探探路,并不打算去游览,所以告诉她我们不打算买票,于是她放行了。出门后我们为骑行方向产生了分歧。表弟他们认为应该顺着西门出口方向直行,而我认为出了西门应该右转。结果表弟他们骑行了不远,就被工作人员追上了,并要求买票。原来他们选择的方向就是历史公园的西区。这个出入口原来兼顾两个功能,既是中心区的出入口,又是西区的出入口。无奈我们只能右转,顺着小路骑行一段后再左转上主路骑行了约2.3公里,来到了西区的另一个出入口,我们远远望去基本上看不到任何遗址建筑,想想早上要行走这么远拍日出基本不可能,于是便放弃返回。当我们重新从西门进入中心区时,那位工作人员估计已经认识我们了,也没有再检查我们的门票。

  看看已到正午时分,我们决定先去用午餐,快到住处时又碰到了昨天那对上海夫妇,他们买了许多水果,准备坐下午的班车去清迈。我们在30多度的阳光下骑行了一上午,看着这些水果自然是眼馋,于是赶紧向他们打听买水果的地方。原来从我们的住处出来往新城方向(与去历史公园相反的方向)走不太远就有一个农贸市场。告别了他们,我们找了一家餐馆,由于又热又渴,我们点了两杯甜品、冰淇淋、具有泰国特色的芒果糯米饭以及特色菜木瓜丝等食物。

  趁等待上菜的空当,留下八姑坐阵,我们三人去买明天回清迈的车票。看攻略介绍,在一家7-11店旁边就有一个售票点。结果找到这个地方一问,明天只有一趟下午6点半的班车,如果坐这趟车就会完全打乱我的计划,怎么办?正当我急得不知所措时,店主又非常友好的告诉我们稍远处还有一家售票点。我们沿着新城方向又走了几百米,终于找到了一家更大的售票点。

  这个售票点不仅比前面那个大,而且可选择的班次也很多,票价与来时相同,也是每人207铢。老板很热情,得知我们来自中国大陆后,就问我们是来自北京还是上海?经交流他与中国也有些渊源。我们买好了明天早上8:50的票,老板告诉我们明天早上就来这里乘车。

  午餐后我们回到旅馆休息。大约下午3点左右,我们骑车前往群像寺。很多介绍都说这里比较难找,但是我们用探途离线地图,很顺利的就找到了。群像寺在通往新城方向的12号公路旁,经过这座小桥再右转就能看到了。

  群像寺象征着神话中由大象驼着的顺弥山。寺庙如今只残留了一座大象底座的佛塔,是一座红土和灰泥建筑而成的大佛塔,塔的上方,是典型的素可泰钟型建筑。

  钟形佛塔的基座由30多头大象环绕。其中大多数大象已经损毁,只残留了几头完整的大象。

残留下的完整大象造型优美。

  佛塔和石柱周围还有几个只剩下塔基的佛塔遗迹。

  塔四周有一些残破的石柱,如今经过岁月的洗礼,连石柱都风化成蜂窝状。

这个免费景点几乎没有游客光顾。只看到当地人带着几个小孩在此嬉戏。

  离开了群象寺,我们又赶往下一个目标金池寺。

  金池寺坐落在一个大莲花池中央,池塘上有座小桥通往寺庙,这个小小的池塘正是泰国水灯节的发源地。

  金池寺的历史很久远,是素可泰六世国王修建的,旁边就是兰甘亨博物馆。寺庙中有精美的灰泥浮雕。

如今这座小庙依然有人居住。我们来时看到有僧人在此用水管冲地。

  金池寺的旁边就是当地的农贸市场。下图就是农贸市场的正门。

  我们来到市场里,打算买些水果,但是看到水果的标价却让我们犯难了。这15铢是代表多少?是按重计算还是按串计算,如果按重量是按公斤还是镑?

  我们逛了一下,选中了这个摊位的水果,当时表弟不在,我猜想就是表弟在,这个小贩也未必能听懂英语。怎么办?这时我想起了用翻译软件帮忙。我当时打开了“腾讯翻译君”,选择了“中—泰”,我先用中文说了一遍,放对应的泰语给小贩听,无奈菜场太嘈杂,她听不清,正在我们的交流出现僵局时,小贩转身找了一个“翻译”,原来离她不远的另一个小贩居然是广东籍,我立即有种他乡遇故知的感觉。

经这位同胞翻译,我们才搞清楚,原来泰国的水果标价根本不按重量,香蕉是按串计价,梨和苹果都是装好盒,按盒标价的。

我们最后在这里买了2盒苹果(50铢)、2盒梨(40铢)一串香蕉(20铢)、一袋桔子(35铢),共计145铢。

再走到卖西瓜的摊位时,看到标价40铢,我们就不用问了。于是我们一手交钱一手拿货,花40铢买了一个西瓜。

我们满载而归,饱餐了一顿西瓜。看看时间不早了,我们又返回历史公园中心区,门口验票后放行。

  我们来到了兰甘亨大帝纪念碑。素可泰王朝第三任国王兰甘亨,是一位很有作为的君主,他把素可泰的国土版图扩充为原来的10倍,遍及今日的马来半岛寮国和缅甸是该王朝的全盛时代。这位国王结合了印度巴利文、梵文、高棉文字和本地孟人语文,在1283年创造出泰文字母,并创造了有名的宋卡洛瓷器。他的另一重大贡献是将锡兰的上座部佛教引入素可泰,从此上座部佛教成为了泰国的国教,并影响至今日邻近的国家。

  看看还有点时间,我们打算去索拉萨克寺。我原以为这个寺应该也在收费的中心区内,结果在里面转了两圈,发现探途离线导航指向了公园外面。于是我们又离开公园,过了马路,骑行了一段路程,终于在一个水塘边找到了目标。原来这里是一个免费景点!

  寺庙建于1412年,是因为一位叫Sorasak的大臣把这块土地献给了当时素可泰王朝的君主李泰王,李泰王为了纪念君臣友谊盖了这座塔。这是一座素可泰时期非常普遍的斯里兰卡型佛塔。塔的基座上有24头白色大象,整座佛塔由大象托起。

寺庙的周边非常空旷,有一大片草坪,与群象寺有几分相似。这里的规模比群象寺小。但是大象雕塑保存得相当完整,石象的雕刻精工细腻,造型生动,栩栩如生。

索拉萨克寺就在去西春寺的路旁,如果时间紧张,建议安排在去西春寺的途中拐进去就行,没有必要特意跑一趟。另外这里与群象寺大同小异,个人认为只要看这个就行了。

从索拉萨克寺出来,已经快到下午6点的还车时间了,好在距离很近,当我们骑到还车点时正好是下午6点钟。

然后我们徒步再返回中心区。准备抓紧时间拍日落。这天的天气非常给力白天晴空万里,黄昏的晚霞也特别绚烂多姿。

  在历史公园中心区的沙西寺和玛哈泰寺是拍摄日落的最佳地点。这时散落在公园各处的人们全部集中到了一起,大家都抓紧最好的时段准备拍到最漂亮的晚霞。

  我用相机只拍了上面三张照片,正当我拉好长焦段,准备拍几张晚霞映照下的大佛时,突然发现相机电池没电了,急得我直跺脚。可是时间不等人,如果稍有拖延恐怕晚霞就要在我眼皮底下溜走了,无奈我只好改用手机拍照,虽然效果不如相机,总比没有好吧。这是素可泰之行我的第二个遗憾了。

我们在玛哈泰寺尽情地拍照,直到夜色渐浓。周日的历史公园少了夜景灯光的照射,到处一片漆黑,只有几盏路灯在空旷的公园里显得特别昏暗,这时蚊子也出来肆虐,我们赶紧喷防蚊液。肚子也开始饿了,该吃晚饭了,于是我们深一脚浅一脚地离开了公园。

晚饭后,我们去7-11店买好了明天的早餐,返回时我们经过金池寺,又被灯火通明的夜景吸引,不由得驻足欣赏,忍不住又是一阵狂拍。

  在我们尽兴而归地返回旅馆之时,也就给我们的素可泰之行划上了圆满的句号。再见了,素可泰。

明天早上我们将乘车返回清迈,继续清迈的后续行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