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闻《人生起跑线》是去年的一次饭局上,众人谈论孩子的上学问题,热闹至极。

那个时候,我只是默默的坐在那里,乖巧的扮演了一名路人甲,已经忘记了谁言辞激动,也记不清谁卖掉了房子挤进了新移民队伍。

再见《人生起跑线》是昨天,我和先生站在阳台,他眉头紧锁,眼望远方。

我问:在想什么?他说:我想把房子换了,马上孩子要上小学了。

我没有说话,因为二线城市房价泡沫已经不是我们关心的问题,我们关心的是孩子的未来。

对啊,有哪一对父母不关心孩子的未来呢?

皮娅,作为旧市街时装店老板的女儿,她若想上印度最好的幼儿园,只需要搬到幼儿园方圆三公里的小区即可。

有钱人想换个住处,太简单。

说搬就搬,没有我们平常人家的左右思量。

皮娅可以申请入学,在父母面试环节败下阵来。

理由很尖锐:父母是商人,陪伴孩子的时间一定不多吧?

皮娅的母亲米图开始食不下咽,一直想做一个好丈夫的拉吉着急了。

因为米图的逻辑里:皮娅上不了最好的幼儿园,就会重蹈他们的覆辙,过上不好的生活,交不到朋友,心情不好,如果吸毒一辈子就毁了云云。

米图和拉吉接受了顾问的训练计划,尽心尽力,只要皮娅能够如愿入学,他们什么也愿意做。

社会上的事情有时候不是努力就有回报的,还有运气夹在其中。

拉吉一直在努力中,但是他店员的孩子却被录取到最好的学校,因为贫困指标。

顾问再一次对拉吉进行了启发,他好像开窍了,铤而走险,为了让老婆开心,他豁出去了。

至此,人生起跑线踏上了一条啼笑皆非的道路,这一路有苦有泪,还有说不出的酸楚。

拉吉扮演穷人,直到贫困孩子入学到户检查结束才能恢复富人身份。

一家三口连夜出走,走到一个夜间有蚊虫,有毛茸茸的老鼠爬过米图的腿的地方,在那里只有窄的只够一个人睡的地垫,拉吉却突然觉得穷困有一种漂浮的浪漫感。

穷是一门无法教授的课,这门课需要你自己去战斗。

米图在贫穷的生活扮演里手足无措,但是真正贫穷的人在穷困的生活里坚强、努力、善良、对未来充满希望,还有最打动人的是从不剥夺别人的权利。

可是有钱人却不一定做得到,拉吉在希拉姆宁愿撞车(为皮娅筹学费)的瞬间,久久不能平静。

虽然皮娅可以在人生的起跑线上安心起步,可是他却无法绕过良心的谴责,他匿名做慈善,不过是想让良心好过一点。

当希拉姆亲手揭开拉吉布的谎言时,什么财富、成功、人生巅峰都崩塌了。

人性的善良在电影里突然发光发热,穷不需要施舍,他们过得很开心。

哪怕他的祖父、曾祖父,世世代代都是穷人也没有什么,他们过得问心无愧,他们活的光明正大。

苦算什么,累算什么,只要内心善良纯良,人生便没有遗憾。

希拉姆说:皮娅也是他的孩子,他不会让皮娅失学的。

拉吉的良心煎熬到极限,他推开米图的手,这一次他要做一次对的。

如果做一个好丈夫要放弃做人的底线,那好丈夫也没有意义了。

拉吉找到了校长,坦诚认错,再家长会舞台上自揭短处、自曝作弊。

皮娅回到了最初的出发地,这一次输在了起跑线上,又赢在了起跑线上。

孩子的未来是起跑线决定的,也是父母影响的,更是孩子自己用自己的双脚丈量的,双手创造的。

阳台上没有了远望的背影,对面的楼房不一定能撑起孩子的梦想,孩子的梦想在梦乡。

他睡的正甜,梦里一定有父母的笑脸和满天的星光,这已经够了,足够了。


文:秋天的童话冬天写

图:网络侵删

音乐:轻音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