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字 : 王秀芳

摄 影 : 会师楼主

一一 一一 一一 一一

楼外的鞭炮声又噼噼啪啪响起来了,那绚烂夺目的烟花一刹那间照亮了夜空,与楼房阳台窗户透出的红光及小区园内的彩灯,交相辉映,煞是好看。年,眼瞅着就快过去了,人们在节日中享受着亲情,品尝着美食,进行着各种娱乐和游戏,过年真好,全家老小欢聚一堂,吃喝玩乐,喜乐无限。

随着社会的进步和时代的发展,过年的方式和内容较之以往有了较大的变化,由此有人感慨说年味越来越淡了,过年越来越没意思了。果真是这样吗 ? 依我看来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年味,不应该用过去的感受来评判当今的年味,年也未必就是过去的样子才算过年。

  那么,人们为什么会产生如此感受呢 ? 我想大体有如下原因 :

其一,感慨年味越来越淡的是成年人,而比较年味的浓淡大多以童年时代为参照系。

童年是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光,无忧无虑,过年是孩子们非常企盼的事情,因为可以穿新衣,可以放鞭炮,可以得到压岁钱,可以吃更多的平时较少吃到的美食,可以跟着大人走亲访友,观花赏景等,每一天都充满着新意,每一天都充满着快乐,因此感觉过年真好,那年味也便留在幼小的记忆里,难以忘怀。其实不光是年味,好多儿时发生的一些事情,不会随着岁月的流逝而淡化,相反会越发清晰,这是由于童年的简单快乐属性决定的。

   其二,物质匮乏的年代,更加突出了年的短暂丰富快感。过去,物资匮乏,生活贫困,平时都吃不到什么好东西,文化生活上也很单调。过年较之平常,吃得丰富是重要特征之一,很多家庭会在这一时段做很多美食,舌尖上的快乐自然是过年,尤其是在物质匮乏的岁月里,吃上几天美食,会令人感觉过年真好。

记得我们小时候过年,饼干,糖果,苹果,花生都凭票供应,而且只有孩子们才有。母亲在除夕夜,将纸包纸裹的这些东西分给我们姐妹,有时扒堆分给,有时还用秤称,往往等不到过年,苹果就放烂了,搞得母亲很心疼。而我们将这些东西收起来,勻到每天来吃,高兴得很。印象更为深刻的是,由于平时吃得不好甚至不饱,当较为丰盛的年夜饭,放开量让我们吃时,只一顿饭便把我们吃伤了食,几天里都吃不下东西。

至于文化生活,那平时更是少得可怜,只能期盼过年有扭秧歌,踩高跷,耍龙舞狮的,看看灯会啥的。守岁的时候,母亲给我们兄妹一人角八分的,观灯回来,大家坐在炕上聚在一起打扑克,赢钱的,谁要赢了,母亲非让把钱退回去不可。到了改革开放初期,娱乐形式稍多了一些,然而还是不能满足需求,于是,春晚成了全国人民的狂欢,所以说,平时物质文化生活匮乏,过年时丰盛才会令人感觉欢喜和美好。

  其三,仪式感的与时俱进,使年味发生了改变,但与浓淡无关。

中国是个讲究仪式感的国度,年更是充满了仪式感。在传统节日文化中,从二十三过小年开始,各种有关过年的习俗就开始隆重登场了,吃灶糖,扫尘,贴春联,祭祖,放鞭炮,磕头拜年等。过去住在大杂院,上述仪式家家可见,自然就喜气弥漫,强化了这种色彩。再有好多节日文化活动在此上演,扭秧歌,跑旱船,舞狮子耍龙,各种灯会,更是渲染了年的气氛,因此,浓浓的年味自然也就飘散出来。现在,随着社会的发展和时代的进步,有的古老的年俗被顽强保留,有的变换了表达方式,有的压根就是过去从未有过的。例如祭祖,除夕夜满大街烧纸冒出的火苗就说明人们没有忘记祖先和故人 ; 例如拜年,不再是陈旧的磕三个响头鞠个躬,电话,短信拜年也很少了,用微信转发个美图,或者链接个小程序,拜年问候也就算完成了 ; 例如抢发各类红包更是充满了惊喜,充满了愉悦等。

  年味淡了吗 ? 显然较之传统意义上的年味,好像是淡了,但是随着新的过年形式和内容的增加,年味却浓了许多,充满了智能化的味道。成千上万人长途跋涉为的是回家与亲人团聚,那脸上写满了团圆的喜悦 ; 有多少老年人在这个年里,学会了使用智能手机,增加了从未有过的新体验和新欢乐 ; 几乎每家门前或阳台都挂上了旋转着的大红灯笼 ; 有多少人在旅游途中,在游览大好河山和人类文明成果中过年 ; 至于餐桌上的变化,更是丰富了年的味道。

年俗文化浸润着民族的优良基因,是中华民族宝贵的精神文化财富,作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我们要把它保护起来,传承下去。我们不要总是感叹年味不足,而应以理性的心态看待年俗文化的浓与淡,看待社会所有的变化,以更加开放包容的姿态,迎接更加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