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只狗,人们叫我边境牧羊犬,简称边牧,我来到现在的这个主人家已经两年半了。这是一个三口之家,这家人的男主人是个老师,女主人是当地医院的一个护士,老两口都已经五十多岁了。他们家有个女儿已经二十多岁,未曾出嫁,还在啃老,我在心里称她为女主2号。

其实,“边牧”只是我们这种狗的品种的名称,这家男主人不曾给我取名,有事直接对着我喊 “走”,因此,他在家只要说是“走”,我便尾随着出发。有时在外边我偶尔也会不听男主人的话,他便会喊一声“耳朵”,意思是问我耳朵给还好用呢?我便低下头继续走路或回到主人身边,不敢轻举妄动。我对男主人的口哨声极为敏感,只要是男主人的一声口哨,哪怕是相隔百米远,我也会迅速跑到他的身边。女主2号给我取名叫“乖乖”,意思是叫我乖点,对他们百依百顺。这个我做不到,尽管忠诚是我的天性,但多少我也还是要有点个性的,否则不成了憨包?其实对于名称的问题我很不在乎,任何一个人,包括我这个狗在内,一个表情,一声声音都可以暗示,大家交流时不一定非得有名称,彼此心领神会,心照不宣,该干啥就去干啥不就可以了嘛。你看人家那些农村里的老年夫妇们,从来不称呼对方名字,更不要说昵称,照样不影响生产和生活,感情反而很好。


  我的第一个主人姓赵,是个女人,在昆明专门培育我们这种品种的狗,等我们长到2个月大时,便带我们到昆明的园博花鸟市场,以1000至3000元不等的价格出售。来到现在的这个主人家,也是一种缘分吧。记得两年半以前的一天中午,正值夏季,一个三口之家来到园博花鸟市场逛狗街,这里有关于我们狗的几十个品种。男主人带着他的老婆孩子反复从我们门口经过,还向我的赵姓主人问这问那。我那赵姓主人反复地夸我们这种品种的狗是如何地聪明和友好,好养,还说其他的狗蠢,难养得很。这个三口之家的男主人心动了,对着我们左看右看。在当时,笼中关着我们十多只小狗,其他的小狗都已经玩累了,有点困倦想睡觉的感觉,而我还意犹未尽,趁机制造点动乱逗逗其他小伙伴们。男主人觉得我好玩,打定主意挑选我。赵姓主人看出这个男主人的心思,咬定3000元不松口。无奈,男主人付了3000元后把我带到了曲靖,之后又带到阿岗这个地方。

不要光看现在的我是那么地乖巧和懂事,曾经的我因为淘气、贪玩和生活的随意性给主人家费了不少心。

来到这个老师家的头一年,我每天几乎无所事事,就只知道吃喝玩乐。不论什么东西,也不分什么时间,只要我感觉有点饿,只要是主人家吃得的我都吃,桃子、梨、蔬菜、米饭、各种肉,我都吃。之后是喝水,每天都要喝很多次水。然后是拉撒,不管是一楼、二楼,也不管是客厅还是卧室,甚至是厨房,只要是我能去到的地方,我想拉就拉,想撒就撒。吃东西的事主人家还夸我呢,说我口条好、不挑食,但我乱拉乱撒的毛病主人家就非常讨厌了,常常拎着我的脑袋让我闻我拉的和撒的。起初我也不明白主人的意思,心想:给是叫我不拉?再说了,每天吃那么多东西,要拉时我也实在憋不住啊。后来我慢慢地才明白,主人是要求我讲卫生的意思,要叫我不要在屋子里拉撒,要去外边,最好是去树底下拉撒。

在家里,我喜欢有气味的东西,特别是鞋子和袜子,总喜欢把它们拖来咬,咬碎为止,非常过瘾,至于说主人要用它来穿,那个我不管,反正我是不穿鞋子和袜子的。

我对这个陌生的世界很好奇。主人喜欢坐在沙发上,沙发,那个软绵绵的东西,里面什么做的啊?我想看看,于是主人不在家的时候,我就拼命地撕咬,一个个洞出现了,原来里面是海绵。海绵里面又是什么东西?咬小了看,没有什么东西。累了,休息吧。主人从外面回来了,屋子一片狼藉,抓着我的脖子,把我拎到沙发前,指着被咬的洞,呜哩哇拉一阵子,反正我也听不懂。这样的事发生过好几次,后来我有些领悟,是叫我不要咬了,他们要坐在上面的。他们也只好一次又一次把我咬破的地方给修补起来。不咬就不咬了吧,反正我也知道沙发里面什么东西了。

我喜欢运动,屋子里的一根棍子、一块毛巾,或是一只鞋子,我喜欢把它们拖到不同的地方放起来。在客厅或后院,一块毛巾,我喜欢咬住它的一角,奔跑着抛起来,接住,再抛起来……太好玩了。鞋子呢,把鞋带扯开,咬住鞋带的一头甩起来,身子也随着旋转起来,鞋子就在空中转悠,同样好玩得很。有一次屋子里来了两个客人,是男主人的同学,他们在客厅里的沙发上边喝茶边闲谈。正当他们谈得高兴,我转悠起来,把鞋子甩飞到一个客人的怀里,主人和客人他们都大笑起来。我很不好意思,跑到窗子下面躺着卖乖。


  我特别喜欢的还是户外的活动,外面人多更好玩些。这位老师主人,我来他们家的头一年,他们家住学校,我也很喜欢住在学校里。这里的一部分老师特别喜欢我,比如那个教体育的陈老师,还有那个宿舍管理员王老师等,在我很小的时候,他们就特别喜欢我,只要看见我,吹声口哨把我叫到身边,摸我的头,教我各种动作、逗我玩。还有学校里面老师家的那五六个小孩,他们对我特别地好奇,大一点的见着我就要和我打招呼,叫我“乖乖,乖乖”,然后是到我身边摸摸我的头,手里有好吃的东西就喂我点。小一点的孩子老远看见我,总是用眼睛呆呆地望着我,然后是惊奇的样子并发出“呀——呀——”的声音。男主人就说:“去,给他们摸摸去。”然后我就跑到这些孩子们的身边给他们摸摸。到了晚上,主人带我到学校的足球场去,那里面的人很多,特别是学生,他们见着我也喜欢逗我,我便和他们一起玩。有时,一些学生围坐在草坪上,我便主动去躺在他们的中间,看着他们玩。

  我的这位男主人很喜欢散步,无事时就带着我到学校的足球场跑道上走走。有一天晚上,只见他和一位带孩子的女老师一起走着,还议论起了我来,说是关于我们狗的说法很多,有“放狗屁”、“狗屎得很”、“狗眼看人低”、“狗仗人势”、“狐朋狗友”、“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等等。这些说法,大多是贬义。我想,这真是误会我们了,我们不好,那人们为什么还要养我们?美国那么发达人家大部分家庭都还养狗,可以说他是世界上养狗最多的发达国家,包括总统,历届总统中有几个没有养狗的?俄罗斯普京大帝什么狗他都喜欢,随意让他的狗出入克里姆林宫,连日本首相安倍访问俄罗斯时都要先送只狗给普京呢……你想,要是没有我们这些狗,美国可以试试,其他国家也可以试试,国家不乱了才怪,世界不乱了才怪。真要是到了那时,美国就不仅仅是世界警察的事那么简单了,有可能第三次世界大战,甚至是第四次、第五次世界大战也早就发生了,结束了,说不定人们现在还在一边过着半原始的生活一边正准备着进行下一次的世界大战。如果真到了那时,“帝国主义狗咬狗”这个本质上是国欺国、人欺人的说法将变得更加流行甚至是时髦了。人算什么东西,我们中的大多数比人高贵多了,我现在的这家主人要是没有我这个“狐朋狗友”会过得像现在这样好么?听说他工作上去年获得了省表彰,还得到了一笔数目不小的奖金,没有我,嗯……不说了,话多的狗修养有问题。

不尊重客观的说法,等同于“放狗屁”,有些人还说我们嘴里吐不出象牙,我看他们嘴里同样吐不出象牙来。由此可见,养狗对于人的心灵的抚慰的作用,还有陪伴健身的作用。智商高的人,还可以从我们身上得到一些启示。这些启示不仅是生活上的,也包括人们称之为最高深的问题——哲学上的,就看你咋个去看待了。

说了半天,话越扯越远了,说回来吧,我以为学校里的所有人都喜欢我,有时人少时,即使没有人呼唤我,我也会主动去他们身边,希望他们逗逗我,和我一起玩。可奇怪的事发生了,有的老师他们根本就不喜欢我,他们丧着脸,眼里射出比我们祖先还凶狠的光芒,跺着脚,恶狠狠地告诉我:“走开。”我便立即跑到主人身边。特别是一个身体矮胖型的老师,多次跺脚吓唬我,我印象很深刻。

但我最喜欢的还是到野外去。主人家常带我到野外游泳、爬山、放羊、放牛等。

我的男主人特别喜欢游泳,他去游泳时必定把我带上。离红梁子大街不远处靠近海马村和阿布村方向就有好几个水塘,到了夏季,雨水多起来,山鲜绿了起来,草白海子到处是庄稼地,各个水塘的水涨起来了,男主人便带我去那些水塘游泳。说实在的,看到那些宽阔而又清幽的水塘,我也有种跃跃欲试的感觉。男主人为了教会我游泳,把一根棍子或是一个塑料瓶子扔进水塘的浅水处叫我去捡。反复了多次,我学会了狗刨式游泳和浮潜以后,主人也试着下了水。这下可把我吓坏了,我不曾看见过主人下水,里面的水可是很深的啊,主人要是有个三长两短那可怎么办?我先是在岸上狂吠,主人不听就冲进去咬住他的手臂往水塘边拖,为此,还把男主人的手臂弄伤了。我的好心惹来了主人的生气,回家以后主人多次责备我。之后某天又去了水塘,主人下水之后不听我的警告,还防着我呢,当我游到他身边时他就用手把我推开而他并没有沉下去。哦,原来主人会游泳啊,这我就放了心,我自个儿在水里游来游去。但保护主人是我的本分,主人只要轻唤我一声,我便应声而到。有时主人游累了,他就会拉着我的尾巴,我就把他带回岸边。到了冬季天气冷了,水库里的水仍然不会干,主人虽然不下水,但他常带我去水边走走。那里有空旷的田野,水库边的水草地里,转悠着不知从哪里飞来的各种水鸟,有灰黑色鸭子样的,也有白色长脖子鸡似的。而我,到了水边,是一定要下水的,而且是反复多次,因为气候对于我来讲,我主要是怕热,阿岗的冬天我不怕,仍然可以下水,还可以把我身上的脏东西去掉。


  爬山,草白海子没有大山,大多数时候爬的是小山,这个不难。但今年主人带我去爬法郎村边的那个大山,那里怪石林立,草木丛生。路不通的时候,主人能够抓着草木,或攀着崖石一步一步往上爬,我就不行了,没有这个功夫,要绕道上去,偶尔主人会拎着我的脖子拉我一把我才上得去。到了山顶,法郎村全景一目了然,我的主人驻足看了许久。听说他的老家就是这里的,怪不得他家里人电话催他回去了他还久久不愿离开呢。但我印象最深的还是去年夏季主人家带我去会泽游那个叫做雨碌大地缝的地方,那里真是山高沟深啊,主人们顺着风景区的小路走,一会儿上、一会儿下,我冲在前面到处张望。山顶望谷底,树木葱郁,狭长深远,谷底望山,却只见一线天了。累了到沟底喝点水。晚上回到曲靖,累得我趴在地板上一动不动。

  放羊放牛,那是我的最爱。像我们这种品种的狗,本来名字里面就带个“牧”字,可以说这种事对于我们来说简直是本能。还在我只有四五个月大时,主人带我到曲靖郊区的麒麟水乡玩,是个春季吧,一块收割后的稻谷地里,一群羊正在悠闲地吃着谷茬,我冲过去把他们从东头赶到西头,又从西头赶到东头。看到那一群羊在田地里慌乱奔跑的样子,我高兴极了。后来还是我的主人怕羊主人生气才把我叫走的呢。在阿岗,离学校不远处有好几处荒草地,主人常带我去那里,特别是寒暑假期间,在那里,简直是我的天堂,我不仅可以在草地上奔跑,和别的狗交流,还可以过一把驱赶羊群的瘾。

  不论是羊还是牛,他们不见得都怕狗,有的羊或牛一开始不怕。如果是羊,说不定他还会冲上来用角顶我,我就先是迅速后退一两步,闪躲开来再进攻,几十公斤重的羊,不要三个回合,羊便要逃跑,跑得慢的非挨我一两嘴不可。如果是牛,那个东西几百公斤重,不要说牛角插进我的身体,单就牛头把我按在地上顶或用一只脚踩我一下我都受不住的,我要和他们玩好迂回、包抄、闪攻、快退的把戏。一般情况下,不超过十个回合,牛也得逃跑了。

不论是牛和羊,关键是不要怕,要动脑子,动作要快,要舍得出力气,哪有制服不了的?

在这个充满趣味的世界里, 我享受到了尝试和挑战的快乐。主人不论把我带到哪里,我都要去看一看、闻一闻,如果是屋子外的场所,我还要在我喜欢的东西上面撒泡尿做个标记,希望其他的动物不要和我争。

就这样一路走来,一晃就是两年半时间了。在这两年半的光阴里,我寻找到了自己的快乐,我也为主人家增添了几多欢乐,但却也曾带来了几多的痛苦。曾经还在我半岁的时候,不知是我乱拉乱尿的缘故,还是我误伤了主人,还是我在学校对不喜欢我的老师表达了我的愤怒,总之是主人家不想要我了,他们家一个都不想要我,他们要把我送走,白送。他们打电话给了他们所有的亲人。那些“亲人”喜欢养狗的都已经有了,有的人家还是两条以上呢,不喜欢养狗的坚决不要。无奈,男主人把我强送到他的老家法郎村。在男主人的老家,我因为活泼好动,行动无拘无束,乱咬东西,甚至咬鸡,还掉进过厕所,满身臭哄哄的。男主人他妈把我拴在烤房边的菜园子里过夜。我整夜嚎叫,呼唤主人来快来救我,可就是不见主人踪影。男主人他妈叫男主人问问别处给有要我的么送别处去,这时候女主人想到了她的老家铁厂村。在铁厂村女主人的二哥家,我仍是顽劣不恭,甚至还跑到他家的鸡圈里捉鸡。只有一个星期,这家也受不了我,要叫送我到别处去。好不容易,我的男主人联系到了他们学校的一个年青的女老师,说是这位女老师的老家可以要,在阿岗。还说他们老家有个后院子,两位老人心也好,给他们养着放心。我的男主人高高兴兴把我送了去。过了一个星期,我的女主2号连同他们一家人前去看望我。见到我曾经的主人,三个人都看望我来了,我多么激动,女老师她妈解开了拴着我的绳子。我冲到男主人跟前,把前脚搭在他身上,嘴往他腋窝拱,发出嗯嗯的声音,责怪他们为什么不早些来看我。接着又跑去女主人那里,女主2号那里,她们也同样理解我、同情我。那位青年女老师也在家,看出了主人家的心思,对女主2号说:“给是不放心我们养么你们拉回去?”,女主2号说:“你们实在不方便养么我们拉回去也行。”就这样,我就又被带了回来。回到家,我的男主人说是为了养我,他们脸都丢尽了。

这些都是往事了,在这些磕磕碰碰、艰难曲折的过程中,我一点一点地成长了起来,一天比一天更懂得主人的意思,偶尔会是默契地配合,主人家对我也是难分难舍了。现在,我的首要任务是看家护院,决不让身份不明动物和人闯入家里。其次是保护好主人的出行,胆敢有人侵犯,果断抢先动口而不让主人动手。第三,陪伴好主人,保证他们不寂寞。

最近人们都在过年,提到过年,我可是最怕过年了。每到过年,主人给我的吃的东西倒是很好,总是在我的盘子里多放肉,鸡肉、猪肉等。但我最怕人们放鞭炮了,我家主人倒是知道我的心里,他们不会去买鞭炮放,但他不可能阻止别的人家放。因此,每到过年,我只要一听到外面大街上有鞭炮响,便寻找家里的小房间到处躲,有时甚至躲到床底下或卫生间里。很多人都不理解我,在他们看来,那鞭炮声,多么地清脆和美妙,是辞旧迎新的信号,可我听来,那是猎人在捕获我们祖先时的一声声枪响——有时简直就是机关枪的声音。你听,哒哒哒,哒哒哒哒……我似乎看到了我们的祖先一排排地倒下,听到了我的祖先呼喊着我说:“孩子,快躲起来!快躲起来!”这是多么地恐怖啊。


  人生不过百岁,狗生不过十多岁。细想下来,我们都要热爱生活、珍惜光阴。但活着就有风险,狗的一生更是如此。我们家住在红梁子大街上,旁边有好几家店铺卖小吃。有好几次,我看见收狗的人用摩托车拉着铁制的笼子,车停在我们家门前的大路边,人到小吃店里吃东西。笼子里面关着好几只狗,有的是老弱病残的,有的还在是青壮年时期的狗。那些青壮年狗,有可能是还在像我以前一样,没有学会理性思考,犯了成长过程的感性错误的吧。但愿这些收狗的人在处理他们时,给他们一个痛快,不要让他们有太多的痛苦。还有那些因为建设文明城市而被收集都来的狗,希望他们也能够有个好的归宿。也希望那些文明城市的文明人,如果要结束这些流浪狗的生命,请给他们一个痛快。再说了,有些不好的事,即使轮到了我的头上,我也必须坦然面对。我不是害怕死亡,我觉得,物竞天择、适者生存都是很自然的现象,即使即将离开这个世界,能为人们效劳,把身体有用的部分成为人们的美食不也是一件很好的事吗?反正这个地球上,必须有一个物种来统管这个世界,其他的物种必须为此作出牺牲,就像人类的革命事业必须建立在革命先烈们的身上一样。

最后,透露一个小秘密。我的女主2号非常不理解我吃小孩们拉出来的那种半干的东西,有一天,我见男主人躺在沙发上看手机视频,里面传出的何依诺和她爸爸的一段对话可以用来解释:

爸爸问何依诺:女儿,你说狗为什么喜欢吃屎?

何依诺反问说:爸爸,你为什么喜欢吃臭豆腐?

爸爸回答说:臭豆腐这种东西闻着臭吃起来很香啊!

何依诺回答说:狗也是这么想的啊!

其实,吃什么东西取决于身体的需要和胃肠的特殊消化功能。

祝愿天下养狗的人家和爱狗的人家吉祥、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