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之君子者也”!周老先生的感叹,也是大家的共识。

荷花的品格近乎菊,却又不像菊那样清高冷傲,似乎是逃避现实的隐者。

荷花更不像牡丹那样富丽娇妍,以富贵权势媚人。

“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周敦颐老先生的名句,是对荷花高尚品格的精准概括。

滚滚红尘中,许多人抗拒不了名利财富的诱惑,追慕富贵权势者众,确如周老先生所言“自李唐以来,世人皆爱牡丹”,因此,老先生心生喟叹:“莲之爱,同予者何人”?

老夫子过于悲观,其实爱荷花者众矣,可谓是前有古人,后有来者。

“制芰荷以为衣兮,集芙蓉以为裳;不吾知其已分,苟余情其信芳!”期望国富民强的屈原要用菱叶制作上衣,要用荷花编织下裳,足见其对荷花之喜爱。

“世间花叶不相伦,花入金盆叶作尘。惟有绿荷红菡萏,舒卷开合任天真。此花此叶常相应,翠减红衰愁杀人。”李商隐歌颂莲花荣衰相依,其倾慕之情跃然纸上。

边塞诗人王昌龄对莲花也是情有独钟。“荷叶罗裙一色裁,芙蓉向脸两边开。乱入池中看不见,闻歌始觉有人来。”

李白也盛赞荷花秀丽的花容,清香的气息。“碧荷生幽泉,朝日艳且鲜。秋花冒绿水,密叶罗青烟。秀色粉绝世,馨香谁为传?”

朱自清月夜赏荷,看到的是“层层的叶子中间,零星地点缀着些白花,有袅娜地开着的,有羞涩地打着朵的;正如一粒粒明珠,又如碧天里的星星,又如刚出浴的美人。”

老百姓也喜爱荷花,爱它香远溢清的雅美,爱它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操守,爱它亭亭玉立的姿态,爱它中通外直不蔓不枝的品性。

千百年来,人们颂扬荷花“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精神。世事沧桑,面对物欲横流的社会,出淤泥而不染的品格更加弥足珍贵。

愿天下的人们放下行囊,掬一捧荷香,让心灵像荷花一样不染一丝世俗尘埃,即使这只是一个美好的理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