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利维亚与秘鲁以的的喀喀湖相邻,隔湖相望,环湖驱车很快来到玻秘边境的海关,两国边界线仅为一块一分为二的小圆盘。

经历海关近两小时的落地签,终于进入玻利维亚国都,此时我才感到祖国海关办事的高效。

进入玻利维亚,映入眼帘的是五颜六色的建筑物与满街花车,让人立刻感到玻利维亚人的热情奔放。

午餐厅位于的的喀喀湖畔。我们品赏到当地的美味三文鱼海鲜餐

玻利维亚与秘鲁地貌类似,沿途可见高原梯田与草泥马。

傍晚入住乌尤尼的盐砖酒店,此酒店墙面由盐砖所建,地面由盐碎石铺成。整个乌尤尼仅三座盐砖酒店,能入住是地接的精心安排。

进入乌尤尼的第二天清晨,天下着雨,我们失去了盐湖观日出的机会,只能在酒店等待雨停,中午十一点终于雨停,我们乘坐吉普越野车,穿上盐湖长靴驶入盐湖腹地,虽然仍不见阳光,但已见到乌尤尼盐湖之壮观

下午一点左右,天空逐渐晴朗,我们终于有幸一睹天空之镜的风彩,人们在庆幸人品暴发的同时,抓紧摆好个种poos拍照,开放的老外更摆出了另人意外的poos,吸引住所有游人的眼球。

太阳露脸一小时后,天空又开始下雨,我们不得不驶回盐砖酒店,晚上的盐湖星空自然在雨中错过,据地导说她七年中仅见过两次盐湖星空。

第三天的清晨天空放晴,因赶去看火烈鸟,没有时间再去盐湖腹地,但在盐砖酒店附近也拍到一些日出景象

去看火烈鸟的沿途经过高原草甸,可见草甸上的高原草泥马,途经石头山谷及Turquiri湖泊,此湖泊由于微生物的生长,被称为黑色琥珀,雨后的道路非常泥泞,有时真是泥浆冲浪,车窗已被泥浆覆盖,我们贡献出所有矿泉水刷窗,五辆车共爆胎四个,终于在下午两点来到火烈鸟经常光顾的Hedionda湖。

原路返回赶往拉巴斯机场,但终因路况太差,车队始终互相等待,爆胎平凡,最终没能赶上已晚点四十五分钟的飞机,不得不入住乌尤尼小镇,但也因此吃到一顿中餐年夜饭。

乌尤尼小镇的清晨宁静秀美

火车墓地是从50年代以来积累下来的废旧火车遗迹

离开乌尤尼小镇,因飞机晚点,约下午三点才飞抵拉巴斯。调整行程,首先游览拉巴斯女巫市场及圣弗兰西斯科广场。女巫市场售各种各样的巫术用具,各种符文木雕塑,流产和夭折的羊驼及造型奇特的玩偶人像。古代的艾马拉族崇尚巫术,尤其迷信以女性为媒介来完成的巫术。认为女巫具有某种超自然力量,可以用心沟通太阳神,并通过一些意识请求太阳神的帮助来达成心愿。拉巴斯的女巫市场是当年女巫们聚集之地。现在女巫市场除了有个别卖草药商铺,大多已成为小工艺品店铺。

女巫市场涂鸦众多,店面风格独特,五彩缤纷

拉巴斯因地面交通拥堵,由奥地利人帮助设计了黑白红黄蓝绿紫等九条空中揽车线,既缓解了地面交通拥堵,又给拉巴斯城空中增添了亮丽风景线。

从揽车中俯视拉巴斯山城,灯火辉煌。

拉巴斯电网如蜘蛛网,街区两旁的店铺五颜六色,多为三至四层,最下面为商铺,最上面为住宅。

街头的少数民族妇女

早餐后前往蒂亚瓦科纳,参观阿伊马拉文明的古迹,阿卡帕那金字塔祭坛和部分神庙,阿伊马拉文明昌盛时代大约在公元四到十世纪。

遗址中最著名的古迹是用整块石头凿出来的石门,又称太阳门。

遗址中巨石人

.参观蒂亚瓦纳科遗址,我们又沿着太平洋海岸线回到拉巴斯乘飞机飞回利马,开启回国的飞行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