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上篇《我的芳华我的兵》(四)

我叫李岩,1970年底从北京入伍到山西忻县(现在忻州市),1985年底转业,从19岁到34岁,整整十五个春秋,把人生最美好的一段芳华献给了国防事业。

十五年的军旅生活——盖营房、种水稻、军事训练,实践了我难忘的“工农兵”的完整体验。

这种经历是我人生的一笔巨大的财富。

当兵苦,磨练了意志,强健了体魄。

当兵严,养成了守规守时的好习惯。

当兵是我一生的荣耀。

当然,我也失去了很多孝敬老人、关爱家人的幸福时光。

对此,我无怨无悔,因为当过兵的都明白,有了这么一群舍小我守家国的铁血军人,才有了国家安定、百姓安康。

回首往事,仅以此文纪念那段在中国人民解放军63J 188S 564T当兵的历史,也献给我的和所有当过兵的战友们。

李岩2019年2月于北京芍药居

  

1984年国庆35周年大阅兵,是继1959年国庆阅兵后,25年来第一次盛大的国庆阅兵。这次阅兵的盛况,在当时引起了国内外的强烈反响,向世界展示了军威国威。

这次受阅的步兵方队有5个,我所在的63军方队就是五个步兵方队中的一个。他们雄赳赳地进至天安门前时,由肩枪齐步走变为端枪正步走,整齐划一,无论从哪个方向看都是一条线,表现了人民解放军优良的军事训练素质和精神风貌。

564团副团长田元庭

我当时任564团2营副教导员,被抽调到阅兵方队当中队指导员,主要职责是做好训练中的思想政治工作和后勤保障工作。

中队长是564团副团长田元庭。

其他干部由二营、三营选配,编成三个排、六个班,后勤保障由5连担任。


1月15日,部队凌晨两点就起床,二营副营长刘兰斌带队到播明火车站乘火车。我和五连指导员顾德锡坐汽车押运物资,终点是太原南郊区黄陵公社东风大队。

图右一五连指导员顾德刚

这里住房比较紧张,有的班住进刚垒好砖还没抹灰的房子里,有的班住在又大又空的库房里。炉子现垒的还没生火,早晨脸盆里的水都结了冰。



二营副营长刘兰斌

太原武宿机场跑道山西自行车队训练

经过筛选,1月15日受阅方队正式组建开训。

1984年1月16日,从全军抽调的参训人员进驻太原武宿机场。这个机场是个战备机场,一条笔直的宽宽的柏油马路,四周一片庄稼地,连颗树都看不到。正值寒冬,战士们身着绒衣,单鞋单帽,每天训练十几个小时,每天练得都是内衣湿透了,可以拧出水来。


最初,从各师团抽调参训的战士近千名,军长王根成亲临现场,沙里澄金般的一个人一个人挑选。他选人的标准是,身高1.75米左右,身体太胖太瘦不行,眼睛一大一小不行,双腿o型x型不行,脖子太长太短不行,脑袋太大太小不行。目测一遍下来,近一半不合格。

王根成军长(中)杨体元军副参谋长(右)

他对参训人员形象不满意,说,到北京天安门前接受检阅,往小了说,在全国人民面前代表的是63军形象,往大了说,要在世界人民面前展示中国军人形象。他要求,各部门凡是所属各部队凡是身高合格、形象好的包括军师团所有首长警卫员、勤务员,全部调上来挑选。他说技术不行通过训练可以弥补,形象不好没法回炉再炼。

188师杨政委(右一)

王根成军长历来以治军严,用兵狠著称。

一天下午,王军长事先没打招呼,悄悄来到训练场。可能连续几天到强度的训练太疲惫了缘故,干部教员要求标准不高,战士们的动作有些疲沓。王军长见状大怒。他命令所有连以上干部集合,每人持枪听他口令,所有人都没料到,他喊完分解动作—正步—一后,再没下音。


负责训练的军事教员

十分钟过去了,半小时过去了,从连长到师长双手持枪,单腿着地,从打晃到颤抖,乱作一团。接着,他让师团主要领导下来,其他干部听口令,正步走--,军长不喊停,谁也不敢停。三个多小时过去了,这些干部毕竟平时说得多练得少,全都体力不支,有的双臂抬不起来了,有的腿抽筋了,有的晕倒了---。王军长说,要想战士过硬,干部首先过硬。

对干部和教员进行政治思想教育培训

其身正,不令则行。干部教员自身严了,战士自然不敢懈怠。时值“三九”,战士们手冻裂了,腿踢肿了,经过120多天的艰苦磨炼,到5月初进京前,基本确定基准兵、方队领队、第一排面等整个方队进京受阅的正式队员及替补队员。

阅兵方队总指挥188师师长刘逢军(右,后任北京军区副司令北京卫戍区司令)与564团团长孙克文(左)

  564团政委田志平(右三)

副团长田元庭进行眼神训练

军容军姿训练要求站立两个小时纹丝不动。

立正要求两脚打开60度用自制的角度尺测量。

手型手臂规范统一。左一教员车贵明

持枪劈枪训练,枪尖必须停在一条线上

方队领队敬礼训练左一75年湖北兵梅建华,国庆阅兵领队之一。后任朱日和基地司令员。

方队领队敬礼训练左一王建华国庆阅兵领队之一,1990年15年后,再次成为国庆阅兵某步兵方队领队。

排面训练。要练到从哪个方向看都成线很不容易。

劈枪训练。教员杨金生。

每天天不亮开始训练,晚上太阳落山才回到附近村里休息。

师长每天在现场指导检查训练,听取各中队工作汇报。

训练场小休息交流训练心得体会。

各排面利用休息时间交流训练体会

小教员564团8连排长母亮总结点评排面一天训练情况

中队长564团副团长田元庭到各排面鼓劲

炊事班每日三餐送到训练场。右一司务长李广富

干部战士蹲在地上围成一圈就餐,就怕刮风,沙子尘土吹到饭菜里吃着牙碜。

伙食比在连队好,顿顿有肉,主食管够。

战士业余理发员在训练间隙为战士理发。(正在理发的是三机连84年入伍新兵李龙仓。李龙仓复员后成为邯郸武安的一位知名企业家)

每个训练阶段都要开展评比竞赛活动

方队进京前最后一次合练

方队进京前最后一次合练模拟检阅。


进京前我用小相机为中队每个干部战士留影纪念

很遗憾的是,由于进京名额有限,部分干部战士最终没能走到天安门。但也会是人生中的一个亮点。



1984年5月8日,63军国庆阅兵方队正式入驻北京沙河机场。经历了太原武宿机场三九严寒磨砺,又要迎来北京三伏酷暑的考验。

各方队住进帐篷搭建的阅兵村。

我所在的63军列11方队住第六村。方队领导住简易木板房。

这是阅兵村发的医疗手册。里面记录看了一次牙。

我住55号帐篷。数伏天帐篷内温度达四五十度,每晚要在帐篷中央放一大块冰降温,否则无法入睡。

这是11方队三中队中队长田元庭在帐篷内制定训练方案

沙河机场是一座军用机场,夏日无庇荫之处。

战士们每天日出即训,日落而归。

我们一个方队每周光是磨坏的皮鞋铁钉,就有两麻袋。

  平时除了训练很少有娱乐活动。临近十一才允许部分文艺团体利用训练间隙慰问演出。

阅兵前的合练。第一次对新闻媒体开放。此前是保密的。

受阅官兵提前着“八五”式新军装,次年新式军装才配发全军。图为海陆空军官服。

战士“八五”式新军装。本人与五六四团三机连战士合影留念。

左起肖文学、万树枝、解冲吉。阅兵结束后,万树枝和解冲吉提干留在部队。

三中队部分干部与教员骨干

国庆三十五周年天安门粉饰一新。

阅兵分列式开始三军仪仗队率先通过天安门

受阅完毕的63军方队

阅兵训练期间,我用一台小型海鸥205相机记录下训练的一些场面。在太原训练用的是乐凯135黑白胶卷,(进京才第一次拍彩卷)夜里在房东家自己冲洗的,由于时间太紧张,当时也没条件做照片,这一放就是30多年。

去年八一老战友聚会,回想当年参加受阅活动,才想起此事。回家翻箱倒柜,还真找到这些珍贵底片。尽管照的不专业,底片保管不好满是划痕,但是今天看起来依然显得弥足珍贵。

三十多年过去,弹指一挥间。翻出这些老照片向当年参加阅兵训练的老战友致敬。

1984你10月6阅兵任务结束,11月25回营房。

1985年底,赶上大裁军,终于有了进京指标,于是我脱去穿了十五年的绿军装,转业回到北京。

至此,我的美篇《我的芳华我的兵》也全部写完了。



自传体《我的芳华我的兵》,从《坐着闷罐到忻县》《当兵来到特务连》 《留队提干进机关》 《五年连队指导员》到《难忘国庆大阅兵》记录了我从军十五年的历程。


有人这样赞美当过兵的人:穿过军装的人就忘不了生命里有一段当兵的岁月\它似乎不曾留下烙印却悄然融进了血液\它会在你的一生中永远留下枪刺般的脊骨,宁折不弯意志的钢铁\即使脱了军装,人们也能看出那个人,有过一段当兵的岁月。


全集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