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赤牛坬过大年

2019.02.10 阅读 4065

  慈母望子,依门依闾,寸草春晖,陟岵陟屺,蒹葭之思,魂牵梦绕……在中华民族传统节日来临之际,每天,数以亿计的中国人放下一切,不管路有多远、票有多贵,拖家带口,肩挑背扛,带着一年的收获,怀着对家乡和亲人的无限思念,辛苦而又幸福地奔波在回家的路上,期待着与亲人相聚在一起,过一个团圆年。

“岁月不居,时节如流!” 离开米脂,离开老虎峁上的家,屈指算来,已经有三十几个年头了,从顽皮少年到几近天命,这流水岁月,时光匆匆! 三十多年的日月变迁,三十年中,至亲的先后离世,没有了挚爱,老虎峁上的家,已经是我不能回去的故乡了!

但是,家乡,亲人,童年,都让我一生无法忘却,忘不了心灵手巧、老实忠厚的爷爷,忘不了慈祥、勤劳给过我呵护、关爱的奶奶,忘不了那炊烟袅袅、溪水潺潺,以及熟稔的一草一木,还有任我骑着玩耍的大白狗……这所有的所有,时常让我追忆,这所有的所有,是我人生经历中最美好的记忆。

窗花殷红喜洋洋,黄米馍馍味道香,五魁八碗端炕上,米酒溢香喝酣畅,陕北人过年隆重而热闹。而今,物质生活极大丰富,不愁吃,不愁穿,天天都和过年一样。

当美食与幸福感的关联程度逐渐变得松散时,我时常想起舌尖上的好味道,想起爷爷在过年的时候,打开红色柜子门,小心翼翼地取出那个用小药瓶子装着的“神秘调料”,轻轻地在碗沿磕上几下,倒出了那一点点,加上它的那一碗凉调猪头肉格外的好吃!时至今日,我常在有意或者无意间,买上这种叫生姜粉的调料,却没有吃出曾经的好味道。这是什么?这是家乡情结,这是思乡情愫,这是连余光中老先生都无法写尽的乡愁!

试问岭南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 心向往的地方,就是人间天堂。与其……不如…… 佳县赤牛坬距我的故乡很近,只有五十华里的物理距离,翻过几座山,走过几道梁就是,它是陕北版的“袁家村”,经过十年的持续发展,知名度日益提高,过年期间很是红火热闹,中国中央电视台在“最美乡村”栏目中,对这里进行过专题报道。

这个年,我把心安放在了这里,闻着浓浓的年味,我们一家人远道而来。淳厚、质朴的老乡说:“回到这里,就和自己家一样。” 是的,走进赤牛坬,这里就是我的家。住着暖圪烫烫的窑洞,和我一个姓氏的乡亲们,操着浓浓的乡音招呼我们吃饱、喝好。嗑着南瓜子,吃着香气扑鼻的醉枣,伴随着悠扬高亢的唢呐声,我的心已穿过时空隧道,回到了过去,回在和爷爷、奶奶一起过年的幸福无比的童年!

窑洞“布达拉宫”。

万家灯火,赤牛坬除夕夜。

春到赤牛坬。

贴春联。

耍冰车。

抬花轿。

火塔塔耀红赤牛坬明天。

白羊肚子手绢,那三道道蓝,最看不够的是我家乡陕北的老汉汉。

老俩口学毛选。

大海航行靠舵手,干革命靠的是毛泽东思想。

高高山上一头牛。

上工。

纺线线。

打夯。

工地午饭。

情趣。

高头大马娶婆姨。

有个婆姨爱死个人,老光棍听门。

巫神。

走西口。

祈雨。

五彩灶台,热腾腾的米酒。

  “火车跑的快,全靠车头带。” 穿黄色军大衣者是退休干部高永东,曾任清涧县委书记、榆林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等职,他是赤牛坬村旅游业总设计师,正在与游客亲切交谈。这位游客,或者说这个亲戚比较合适,他腊月二十四来来到赤牛坬,住在亲家家,陕西勉县人。我问他这里好不好,他连声说了几个好,空气质量好,蓝天白云;对人特别好,热情实诚;《高高山上一头牛》更好,源于生活,高于生活,演员是村民,表演真实、自然,让人感动,他看到带刺的植物在倔强的生长!说着说着他的眼圈红了,我不想看到他流泪,换了一个话题。

用红枣做成的“丰收”。

千人枣糕宴。

悄悄话。

分享。

  窑洞大美,有梦酣睡。我是陕北人,深深地眷恋着这一方黄土地!国内首部由赤牛坬全体村民自编、自导、自演的大型原生态情景剧《高高山上一头牛》,全面再现了赤牛坬人民农耕、爱情、祭祀等情景。

陕北十年九旱,基本是靠天吃饭,依“祈雨”祈求天降喜雨, “龙王老爷呀!庄稼快要旱死了,快快下下雨,救救庄稼吧!救救可怜的老百姓啊……” 这是无助、无奈后的最虔诚祈祷,这是生命的呐喊!我的爷爷,我爷爷的爷爷,何尝不是这样呢!这一刻,我哽咽落泪,它触及到我内心最柔软的地方!

赤牛坬,位于陕北佳县城南40公里,集旅游参观、休闲度假于一体,被誉为中国“最美乡村”创建示范区村,中国乡村旅游模范村,国家AAA级景区。“游览一天,穿越百年。” 赤牛坬全体村民张开双臂,热烈欢迎来自五湖四海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