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7年无疑是我们的芳华。一路馨香与欢笑,我们走进了1968年的新春。


那是我们认识以后首次一起过春节。


年初一下午相约去老G家拜年。你们几个把水果、蛋糕以及糖果都准备好了,我这个学生妹却被关照“什么也不要带”。


兴许是没有女儿的缘故吧?G妈妈见到我特别高兴,“妹妹、妹妹”叫个不停。晚饭桌上为我添鱼挾肉,临走时又抓起大把糖果花生,要往我口袋里装。


想想自己两手空空而去,吃了还往回带东西,实在不好意思,忙捂住口袋声明:“我又不是小人”!


“今天就是你最小,小妹妹”!G妈妈示意着老G帮忙。在大家的善意调侃中,两个口袋还是被塞满了。


离开了老G家,我们同路前往车站,明月伴随着我俩的身影。


愉快地谈论着G妈妈的热情,我顺手从鼓鼓囊囊的口袋里摸出一把花生递给你。你摊开手掌咧嘴一笑:“我要是有你这样一个小妹妹就好了”!


“老早就是了呀”!我嘴里含着糖,没心没肺地随口应道。


“但是你还没有叫过我阿哥呢”!眼睛盯着我,你突然嬉皮笑脸起来。


“啊呀~!你怎么又来了”!我颦眉娇嗔,扭身不再搭理你。


想起了1967年夏天在小分队,你第一次期待我叫你“阿哥”时,神情单纯认真惹我笑场;而此次却感到你眼底有点神秘,笑得也“邪魅”,这一声“阿哥”自然更叫不出口来。


你心有不甘,似恼非恼朝我使劲“哼”了一声。我心里好笑,反正无论我怎么装傻使性,你都不会真的生气,我也“哼”了一下。


这一声别有“情意”的“阿哥”,历经两年之久,直到1970年初五夜晚,我们刻骨铭心的初吻之后,我才羞答答甜蜜蜜地喊出口来。

虽然一直都不好意思叫“阿哥”,但你用心为我做的每一件事都难以忘怀。翻阅着我们的书信,桩桩件件都恍若发生在昨天。


1968年春节过后,一个春寒料峭的夜晚,打开家门,意外发现是你站在门外。从火车站风尘仆仆赶来,站留五分钟,只为了看一眼心爱的姑娘,送去她喜欢的香榧子与常州麻糖。


那天,你穿着一件绿色军大衣,戴着口罩,只露出两只大眼睛,看着我满眸透着欣喜。目送你匆匆离去的背影,我在风中站了很久,直到你完全消失。

春风细雨润物无声,年轻人的初恋,在温暖湿润的土壤中萌芽。你想带着我出去透透风,让嫩芽享受那蓝天白云下的大好春光。


阳光明媚的星期三,我们还是坐在那张写字桌旁。你拿出一个信封放在我面前,里面是两张上海文化广场的《沙家浜》戏票。那可是文革时期屈指可数的样板戏剧目,票子非常紧俏。


“还有谁去啊“?我抽出票子,兴致勃勃地看着戏票的日期与座位,一边问着。


“就我们俩个人”!柔情似水地注视着我,你悄声回答。


“啊”?我大吃一惊!两个青年男女单独一起看戏看电影,那不是在“轧朋友”吗?我还是一个学生呀!马上放下手中的票子,连同信封一起移退回你面前。


以前听大人们说过轧朋友谈恋爱的几个标识:约会,荡马路、看电影。却没有意识到我俩之间的愉悦相处~这其中没有挑明的暧昧,也是在谈恋爱呀!


见我拒绝,你温情的俊脸顿时僵化,空气也被凝固了,只有桌子上的钟摆,“滴答、滴答”突然响了起来。


偏偏在这个时候你妹妹上楼来,一眼看到了写字桌上的戏票。“什么票子啊?给我”!她伸手想拿。不料你迅速拉开抽屉,把票子连同信封一起撸了进去。


你妹妹冷冷地扫了我一眼走了,比我大几个月的她自然看懂了:她哥哥的票子是留给对面这个与她同龄女孩的。


当时的情景多么尴尬!我再也坐不下去了。你依旧送我到大马路口,只是这一路我俩都默默无语,也没有在路边那棵大树底下站立片刻。


因为我的无知与幼稚,爱情的嫩芽还是没有破土而出。两年以后在信中提起这事,你还自我揶揄:“我曾经‘冒险’过请你看电影,但是没有成功”。

春去夏来,转眼临近我高中毕业的分配阶段。在那个动荡不安的年代,一切都乱了秩序。


高考被取消了,学校里上山下乡的呐喊声一浪高过一浪。山雨欲来风满楼,符合留在上海工矿企业条件的我,也开始忐忑不安。下午学校动员大会结束后,我便朝你家走去,那是我们经常见面的星期三。


毕业后的去向令人堪忧,满心的踌躇赶走了往日的欢笑。月光透过窗外的柳树,洒落在我身上。写字桌旁的我,在你眼里带着一种幽然的伤感,让你心生怜爱。


几天以后,你在电话里告知有一本我喜欢的书,并把见面的地方,改在了家附近的小公园。


那天,你借着《牛虻》书中的主人公,表达了对我的爱恋❤️!可那个年代,学生谈恋爱是个禁区啊!我又退缩了。

 给天堂爱人的信(九)

我的愚昧与胆怯,差点毁了我们一生的幸福!历经的坎坷与磨难,一言难尽,我们下次再回忆了。

新春佳节,我们有着别人没有感受过的年味。最难忘的莫过于1970年春节,我们的爱情终于冲破了一切束缚与障碍,在明媚的阳光下绚丽绽放!


那年春节,我们俩第一次单独看了电影;第一次手拉着手公开地荡起了马路。 给天堂爱人的信(八)

甜蜜美好的初吻,让我们永远记住了1970年初五夜晚。 给天堂爱人的信(十一)

那年初五是2月10日,于是每年的这个日子,成为了我俩独享的情人节。昨天初五写好的信,选择在今天,我们的情人节寄给了你。


读书信闻花香,我们心中的玫瑰,永远不会凋零。🌹🌹❤️❤️


吻你💋💋!我的爱人


你深爱的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