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中有一个地方,常常会挂肚牵肠,总忍不住回眸凝望,那就是我的故乡。我最依恋的地方。故乡是我儿时的摇篮也是我的乐园,因为那块土地曾经有我的家,我的亲人,我可亲可敬的奶奶,还有我儿时最美好的回忆。最愉快的时光。那浓郁的,淳朴的,厚重温暖的生活底色,让我的人生行程总是多了一份温暖与挂怀,自信与勇气。每每想到他就会心潮澎湃,激动万千。于是有关故乡的一切記忆便会瞬间涌上心头。开启了我的記忆,湿润了我的眼眸。那淳朴的乡亲,儿时的玩伴,,还有那清清的河水,绿绿的树,红红的花……以及脚下的每一寸土地,都让我眷恋,让我欢喜,让我魂牵梦绕。

难忘我的故乡,难忘我的故乡馈赠给我的那份时刻萦绕心中的温暖深情,总会在我孤单的日子里伴我左右,如和煦的春风,如温柔的月光。总能让我心里泛起最温柔的涟漪,让我不再消沉,让我心存感动,心生希望。他让我的心有了可以安放的地方。让我自信不迷茫,让我沉稳不张扬。即便远走他乡,即便浪迹天涯……我依然会不停地回首故乡的方向。他好似我前行的路牌,黑夜里的灯塔。那一屋一舍,一草一木,无不牵动着我的心弦,深刻于我的大脑。他让我的回忆里有了最质朴的醇香,最本真的快乐。最难忘的乡情。他指引我向前,激励我成长。也将会伴随着我未来的每一个黄昏朝阳。

儿时的我是在故乡跟着奶奶长大的。奶奶的屋后有条河。清清的河水静静地流淌,里面的小鱼儿惬意欢快地游动着,我常常会和小伙伴们一起扑腾扑腾跳下河,顽皮地在河里用脚使劲地踢出水波,惊得小鱼儿四下逃窜。我们嘻嘻哈哈地在水里嬉闹,在水里撒欢。小河里的水好清呀!很多时候都会溅进嘴里,我们常常会咂咂嘴去品味。河水是那么的甘冽、凉爽、清甜,通体舒畅。那副陶醉的样子至今都好难忘。

故乡的天空也好蓝好蓝。偶尔飘上几片云,飘逸洁白,美轮美奂。时而像雪山高原,时而像琼楼玉宇。有时也像慵懒的大象,有时也感觉像极了奶奶养得那几只大绵羊……我常常会看着天空发呆,思绪飞扬。夏天的晚上在院子里纳凉,看着满天繁星听着奶奶讲的那古老悠远的神话故事,也常常会浮想联翩,神往不已。

最自在有趣的是到了春天,麦苗返青,我会和小伙伴们一起挎着篮子挖野菜,我们奔跑在田埂上,在一望无际的麦田里寻找那些心怡的野菜。去除杂草。也是在那时我认识了婆婆丁、灰灰菜、还有开着星星般白花的香荠菜、面条菜,还有迷迷蒿,扁扁草……各种野菜野草的名字。直到今天,我偶尔带孩子们郊游,总会骄傲地炫炫我的这些看家本领(嘻嘻),孩子们总会饶有兴趣地听着、記着。觉得他们的老妈好了不起呢!那些经历多么让孩子们渴慕、神往。即便现在有许多旅游景点创意推出果园自摘,农家小院各种亲子乐园的体验模式,但依然找不回故乡带给我的那种自由自在,无拘无束,带有泥巴醇香的醉人味道与深情。

那时真的是我最快乐最难忘的时光。我们还会玩摔胶泥,捏泥巴。我们常常会约在一起去村后的土坡上挖胶泥。(一种细腻的,粘性极好的黄土,在苏北很常见)我们拿着长把的小铁铲,先挖掉最上面松散的土,然后一直往下挖,挖到块状的泥土便是胶泥了。我们把挖出的泥块收集起来,找到一块平滑的石头或砖头,开始乒乒乓乓地摔打一番。直到硬邦邦的泥块变得柔软。我们便任意捏成自喜欢的各种形状。有小汽车、小手枪、小罐子,最多的是团成一个个小泥丸当弹珠,有时候故意去射马蜂窝,等到马蜂“嗡嗡”飞出又都吓得抱着头飞快逃离。还有更有趣的玩法,就是捏成边缘薄,口朝下的圆筒状,猛力向地上摔,只听得“啪”的一声,清脆响亮。谁摔得声大谁就最厉害,一次一次玩得“嗨”极了,直到大人们大声呼唤找到现场。此时的我们早就变成一个个“小泥猴”了(哈哈哈)。那满身的泥巴味以及大人们嗔怪地责备,还有那不时飘荡着的小伙伴们的欢声笑语,回荡在故乡袅袅的炊烟里。

难忘我的故乡,即便那些小伙伴的名字:花儿、朵儿、铁蛋、毛蛋、二羔……让我想起都倍感亲切。那些乡音,乡情是故乡给我们打下的烙印。他会让我孤单的时候不孤单,失落的时候不失落。因为有关故乡的一切記忆都是丰富的,欢愉的,厚重的,深沉的,我们怎敢轻易解读?怎敢轻易灰心?

我难忘我的故乡,那童年的记忆,那欢快的时光,那深深的故乡情将会伴我走过余生的每个春夏秋冬,如旭日,如长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