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施放过 最远的风帆

多年后却一直未等到你 靠岸

只影堆砌寂寞 期盼斑斓

毫无回应的划桨声在水平面扩散

而我向天边发出信息 想要维持浪漫

等待是我此生唯一坚持的 喜欢

潮起潮落 毛儿草枯萎在河滩

在记忆的断崖处 赫然摆放着岸与船

——《岸与船》

用一盏茶的时间

看一炷香慢慢点燃

唱一曲流年

潮起潮落 云卷云舒

情欲浓 梦欲酣

四季的婉转

醉了这流年

谁还固执的站在河对岸

模糊了容颜

把烟花凝固在天边

等。。。月儿圆

等 。。。一叶渡船

茶已续几遍

心香燃不尽 落花点点

留不住 唱不尽 流年。。。

你是我施放过

最远的风帆

多年后却 一直未等到你 靠岸

只影堆砌寂寞 期盼斑斓

毫无回应的划桨声

在水平面 扩散

而我向天边发出信息

想要维持浪漫

等待是我此生唯一坚持的 喜欢

潮起潮落

毛儿草枯萎在河滩

在记忆的断崖处

赫然摆放着 岸与船

摄影后期 水墨丹青

出镜文案 雪莲

同行好友 森林 老枪 橙子

原 创 版 权 作 品

谢 谢 大 家 观 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