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有所思,故吾还在(组章)

杨通


//晨祷


        梦中,一些坚持行走的“濒危之物”又死了一次。
        能死在黎明之前,被黑暗深埋,不再惊扰活过来的尘世、人和时间,那是怎样的一种美啊!
        为了记住那些“濒危之物”挣扎于心的临终托词,我彻夜不能安眠,逼迫自己慢慢地成为了“唯有死亡之美方能坠落寂静深渊”的见证。

//水韵


水,为春天流泪,为夏天奔腾,秋天放慢脚步,收缩自己,变成冰,然后冬眠。我们何时才能学会水,知时而为,遇时而安。
光阴似水,而我是一只漏水的瓦罐。时间于我已无足轻重,此生所获所得,满与未满,皆与心静意寂、奢熄欲灭无关。
水,流经了我;我,被水滋润过。
因为水,我们都已时过境迁。

//彼岸


现实的残酷性在于:每次叫你出去,并未叫你一定要回来。我知道你害怕了,我们都很害怕。
智者往往都有乐观的一面:你看,我们是暴风雨中大海的惊涛骇浪,黑暗中,我们自己的光是幸存的,只是暂时失去了倾听者和观望者。
勇于进取的人,总会沿着自己的心声航行,彼岸即死亡,深渊也是明媚的。
阅读让我豁然开朗:在穿过林间的时候,一只麻雀死了,林清玄却从麻雀的死亡中获得了启示:“我们虽然在尘网中生活,但永远不要失去想飞的心,不要忘记飞翔的姿势。”

//坚韧


重温年少离家时,负重穿越烈日下灼热的沙滩,至今怀念那赤脚难忍的艰辛,那一段被烫得泪流满面、却不能扔下“理想的行囊”的行程,唯有拼命地争扎,才能蹚过命运多舛的开阔地。
林语堂说:“一个人彻悟的程度,恰等于他所受痛苦的深度。”我深信不疑。你若痛苦到万念俱灰的程度,也不要因为一念之差而断送了自己向往未来的梦想。即使未来永远都无法确定:是旖旎的湖光山色、还是虚幻的海市蜃楼?

//春殁


“在追赶春天的路上,我跑不过那树梅花了”;“实际上,梅花正在枝头参差不齐地绽放时,阳光已经在弯腰拾掇我落在树荫下的红颜”……
一只步履蹒跚的野兔子并非酒后失态,它听见梅花们摇曳着虫蜕说,“不是所有的毛毛虫都能变成蝴蝶”。你看,那些来不及乘风炫耀的残香,在季节的魔盒里,殒殁得多么整洁。


冰雪消融、流萤们酝酿复出的前夜,蒲公英说:去年开过花之后,我就死了。我不知道我坠落的种籽,是否安慰了大地的悲伤?
而今年,如果种籽能够翻出地面,我将继续在岁月的落英中安顿迎面而来的晚年,把静谧的光阴覆盖在生命愈来愈暗的枯枝上。还死亡的万物完好若初。

//江湖


江湖,从未风平浪静,“水的下面是更深的水”。
在江湖,有的人一边把自己的声响越弄越大,一边指点他人:快坐下,你让船晃个不停!
带我闯荡江湖的人,已经深潜在水底,安憩于汹涌。他从未告诉我什么时候可以回头。有时候,我真不愿成为江湖的一滴水,我不是不知道,江湖水有可能也是我生命成长的一种营养液,只是怕一旦被逼到江湖的风口浪尖,就再也不能坐下,不让船晃个不停。
我还是喜欢没有江潮的“平静”生活,偏居一隅,经营自己的花红柳绿;聆风睇月,不问世外的云卷云舒。
江湖太热闹,人生需寂寞。

2019-2-9。图文无关/图片取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