赋诗宜择文心呻,盼春尚需艺绘吟。——朱自清《春》忆

文(節選自)/朱自清文集

設計/方慧 國畫/鄭亞林

編輯出品 /《國畫》✺品逸

  春節剛過未几,人們就已經耐不住性子的期盼春的到來——因为我们熬过了一个漫长的“冬夜”……

“冬天來了,春天还会远吗?”,這句被中國人喊得家喻戶曉的名言,出自英国著名浪漫主义诗人雪莱的《西风颂》。 最初是詩人借對西风的描绘,表达对革命洪流之不可抗拒的坚信。而我在文章中所表达的寓意,则更多的引申為季节轮换之中不可抗拒的自然趋势。天行有規,物行有律;融于自然,珍惜光陰,讓人生永遠沐浴在陽春裏,這便是讀懂了人生的意義。春,在人們的心目中,是一种生机,一种活力!一种向往,更是一種希望。无论动物、植物,无论年长、年少,只要生活在春光里,就成了新生事物,那就有了不可阻擋的成長之勢。其生命力也无疑是强健的。当然,这春天,无疑是自然中的季节春天,她毕竟有个自然的过渡时间和空间。难怪用期盼和向往去描绘人们对春的渴望程度,由此看来,这种用词也就不足为奇了。另外,还有一种春天,她来自人们的内心世界,注重审美成长,与心情、理性、审美、素质、修养、阅历和经历息息相关,在某种程度上,是一种个性思维和主观意识的结合。在认识的程度上,每个人心中的“春天”又各不相同,而我的春天则是通过画笔寄寓在作品里,绘出一个五彩斑斓的世界。不信,你看,那群芳四溢的百花,灵巧善歌的云雀,晶莹剔透的硕果,那曲张有致、尽吐绿舌的藤萝,那辛勤劳作、忙不歇翼的蜜蜂,那粉樱与春水相映的金鳞,不都是我心中所希望的、永远不败的春中之色吗?

从向往春天的迫切里,我们看到了你的健康向上,积极进取和永逐生机。愿我们都能在这诱人的春色里尽情沐浴,纵情欢歌。把人生最美的绚丽,呈现给那些和我们一样,时刻不停的都在追逐春光的人们。

谨以此献给那些忠实的读者,以及我尊敬的朋友们……。

——鄭亞林

  盼望着,盼望着,东风来了,春天的脚步近了。

  

一切都像刚睡醒的样子,欣欣然张开了眼,山朗润起来了,水涨起来了,太阳的脸红起来了。

小草偷偷地从土里钻出来,嫩嫩的,绿绿的。园子里,田野里,瞧去,一大片一大片满是的。

坐着,躺着,打两个滚,踢几脚球,赛几趟跑,捉几回迷藏。风轻悄悄的,草软绵绵的。

桃树、杏树、梨树,你不让我,我不让你,都开满了花赶趟儿。

红的像火,粉的像霞,白的像雪。花里带着甜味儿;闭了眼,树上仿佛已经满是桃儿、杏儿、梨儿。

花下成千成百的蜜蜂嗡嗡地闹着,大小的蝴蝶飞来飞去。野花遍地是:杂样儿,有名字的,没名字的,散在草丛里,像眼睛,像星星,还眨呀眨的。

 “吹面不寒杨柳风”,不错的,像母亲的手抚摸着你.风里带来些新翻的泥土的气息,混着青草味儿,还有各种花的香,都在微微润湿的空气里酝酿.

鸟儿将巢安在繁花嫩叶当中,高兴起来了,呼朋引伴地卖弄清脆的喉咙,唱出宛转的曲子,跟轻风流水应和着.牛背上牧童的短笛,这时候也成天嘹亮地响着.

 

 雨是最寻常的,一下就是三两天.可别恼,看,像牛毛,像花针,像细丝,密密地斜织着,人家屋顶上全笼着一层薄烟.

树叶儿却绿得发亮,小草儿也青得逼你的眼.傍晚时候,上灯了,一点点黄晕的光,烘托出一片安静而和平的夜.

在乡下,小路上,石桥边,有撑起伞慢慢走着的人,地里还有工作的农民,披着蓑戴着笠.他们的房屋,稀稀疏疏的,在雨里静默着。

天上风筝渐渐多了,地上孩子也多了.城里乡下,家家户户,老老小小,也赶趟儿似的,一个个都出来了.

舒活舒活筋骨,抖擞抖擞精神,各做各的一份事去.“一年之计在于春”,刚起头儿,有的是工夫,有的是希望.

春天像刚落地的娃娃,从头到脚都是新的,它生长着.

春天像小姑娘,花枝招展的,笑着,走着.春天像健壮的青年,有铁一般的胳膊和腰脚,领着我们上前去。

【朱自清,现代著名散文家、诗人、学者、民主战士。其散文以 朴素缜密,清隽沉郁、语言洗炼,文笔清丽著称,极富有真情实感。代表作《荷塘月色》、《背影》、《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