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时候,我们忙碌着,只顾低头走路,却忘了抬头看天。心荒芜了,日子杂草丛生。

春节期间,终于有空静下心来,认真观看中央电视台的《诗词大赛》专题节目。

诗词大会如一壶清茶,给热闹喜庆的中国年增添了传统文化韵味,让我们在感受这场视觉盛宴的同时,心里涌动着一股清流。 读读古人诗词,细品他们笔下的生活,日子很慢啊,时光很缓,值得我们围观。 ――苏轼《浣溪沙》 细雨斜风作晓寒, 淡烟疏柳媚晴滩。 入淮清洛渐漫漫。  雪沫乳花浮午盏, 蓼茸蒿笋试春盘。 人间有味是清欢。 清欢是苏轼笔下细雨斜风、淡烟疏柳的清新,是陶公夕下东篱采菊、带月荷锄的闲适,是王维绿萝拂过衣襟,青云打湿誓言,红尘陌上,独自行走山水之间的超然。 漫步林间草径,路上有山山水水的奇绝秀丽,有花草树木的清雅幽香,有虫鸣啁啾的清脆悦耳,有触动心扉的世间温情。 林中抚琴曲委婉,群山听懂我悲欢。 最浪漫,莫过于从容度日,与山水共清欢。 四季之妙,朴实平凡




――王维 《终南别业》

中岁颇好道,晚家南山陲。

兴来每独往,胜事空自知。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偶然值林叟,谈笑无还期。

――陶渊明 《饮酒(其五)》

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

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

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王维 《鸟鸣涧 》

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

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

――高骈 《山亭夏日》

绿树阴浓夏日长,楼台倒影入池塘。

水晶帘动微风起,满架蔷薇一院香。

―杜牧 《山行》 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生处有人家。 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 ――白居易 《问刘十九》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清欢是人世间最朴实最平凡的滋味,一年四季,冷暖轮回。世间曼妙,不过是:春山之上看月出惊山鸟,早莺争暖树;夏日午时观池塘荡清波,蔷薇一院香;秋夕之时,登弯弯石径,赏秋边一声雁,枫叶红漫山;冬夜漫漫,晚来欲雪,邀好友共剪西窗烛,把酒话桑麻。 醒来看见斑驳的日光在身上跳跃,睡前看见繁星点点俏皮眨眼,一天天,一年年,时光被细碎的美好填满。 情趣之约,自在心静

――王维 《竹里馆》 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 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 ――赵师秀 《约客》 黄梅时节家家雨,青草池塘处处蛙。 有约不来过夜半,闲敲棋子落灯花。 ――白居易 《 山泉煎茶有怀》 坐酌泠泠水,看煎瑟瑟尘。 无由持一碗,寄与爱茶人。 ――李白 《月下独酌》 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身。 暂伴月将影,行乐须及春。 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 醒时同交欢,醉后各分散。 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 即使独自僻居深林,夜静人寂,亦弹琴长啸; 宁愿无聊的敲打棋子,也要等待久候不至的朋友;无人对酌,邀明月共舞,相期邈云汉;窗外细雨潺潺,清茗酬知己,煮茶会佳人……淡墨轻岚,山间小院,一两知己,一琴一棋,把酒对弈,茶后吟诗,何等清欢! 杨绛先生说,“我曾如此渴望命运的波澜,到最后才发现:人生最曼妙的风景,竟是内心的淡定与从容。” 人这一生,与其羁绊于名缰利锁,不如在心里修篱种菊。 达观淡然,独我清欢 ―

――苏轼 《定风波》 莫听穿林打叶声, 何妨吟啸且徐行。 竹杖芒鞋轻胜马, 谁怕? 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 微冷, 山头斜照却相迎。 回首向来萧瑟处, 归去, 也无风雨也无晴。 “回首向来萧瑟处, 一蓑烟雨任平生”。 雨中作乐,自然平和的接受这出其不意的人生风雨与晴和,是何等旷达超脱的胸襟和理想! 人生是一次长途旅行,沿路会历经各式各样的风景,也会遇到数不清的坎坷,愿我们学会放下,看淡风云,永远保持轻装上阵的状态。 日出扶桑一丈高,人间万事细如毛。 粗糙的日子里,适时驻足,可留一段时光,读朗朗明月,留一行脚步,遥望青天,也可留一阙清词,明净于心。时间一路向左,记忆掉头向右,那些古韵里,是你熟悉的清欢。请慢慢地流连,慢慢地回味……

―李白 《行路难·其一》 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盘珍羞直万钱。 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剑四顾心茫然。 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 闲来垂钓碧溪上,忽复乘舟梦日边。 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今安在?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嗜酒见天真,一饮三百杯的李白,面对朋友的盛情送别,却停杯投箸,心绪茫然。然而他是浪漫激情的诗仙啊,想起垂钓碧溪的吕尚,乘舟梦日的伊尹,信心陡增,多歧路又何妨?我愿像宗悫那样,乘长风破万里浪,挂上云帆,横渡沧海,到达理想的彼岸! ――杨慎《临江仙》 滚滚长江东逝水,

浪花淘尽英雄。 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

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

惯看秋月春风。 一壶浊酒喜相逢。 古今多少事,

都付笑谈中。 任它惊涛骇浪,是非成败,我只着意于春风秋月,佐酒笑语,看尽炎凉世态,释去心头负重,固守一份宁静与淡泊。 千百年后,万事皆休,英雄的定义也许早已经改变;唯有杯中的酒和窗外的月亮,依旧留给后人评说慰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