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的摄影历程,从春节的缅甸人文之旅开始,贡嘎四人同雪山平台瞭望日照金山的震撼感觉久久不能平复,追逐武功山的流星雨虽然落了空但是观海嘴的星空弥补了遗憾,一路向西的脚步从茶卡盐湖到青海玉树三千多公里历经夏秋冬三季,深秋来到皖南的乡村梦境,摄影的脚步始终未停歇。

春节第一站就是缅甸曼德勒皇宫,相传皇宫仿造故宫而建,难怪看起来这么眼熟。

蒲甘的清晨,热气球从古塔上空飘过,没有了城市的喧嚣,暂时脱离世俗的烦恼,岁月静好。

登上千年古塔,眺望这个万塔之国,耳边除了偶然飞过的飞鸟的鸣叫,一切显得那么宁静。

蒲甘的黄昏,站在路边看夕阳西下,滚滚尘土中马车消失在丛林深处,时间仿佛凝固在那一刻。

月亮缓缓升起,残存的红霞下古塔更有一种神秘的气氛。

前往茵莱湖偶遇的牛群(非著名相声演员)。

这头牛见我挎着单反立马凑了过来,还真有点明星气质。

茵莱湖边,渔夫单脚划桨,单脚套着渔网,如今这种风俗早已成了当地旅游表演项目,随拍几张作罢。

前往佛堂祭拜的小和尚的背影,缅甸作为一个佛教国家,僧人有着很高的威望,当地百姓也时常将孩子送入寺庙修行。

寺庙中追逐打闹的小和尚,异国他乡的孩子更幸福吧

集市里无论老幼,每个人脸庞上却始终带着微笑,虽然相对贫穷的他们没有我们现有的物质享受,但是精神的满足却让我们无法回到从前。

这样天真无邪的眼神恐怕城市里是很难见到了,再见了缅甸!

四人同山相传是以前四个绿林好汉因为对抗官兵上山为王,因四人同心故而得名,地理位置在四川泸定县,雅安县,荣经县三县交界处,因正对贡嘎及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共计三十多座故而由雪山观景平台一说。端午前夕四人同的日照金山,云瀑的涌动,云彩的变化据说是半年中醉美的一次。

日出前的蓝调,色友们在雪山前开心的放起了焰火。

当第一缕阳光洒向云瀑,除了单反相机的咔擦声,出奇的安静。

不同姿态的云彩涌向雪山上空,此时只有惊叹自然界的神奇。

日照金山接片,雪山方位图根据网上资料标注,敬请横转手机观赏。

武功山小疯队的留影

武功山观星未果,去南汇观海嘴观星空,也是沪上最近能看到星星的地方了

十月的西行之路,从西宁到茶卡盐湖,再到大柴旦水上雅丹,穿越可可西里到玛多黄河源头,从玉树返回西宁,历经三千多公里跨越夏秋冬三季。

茶卡盐湖的银河(大家仔细找亮点),等了三个小时拍了4秒钟的延时,回去还要花几个小时后期只能说拍延时真是个费体力脑力的活,但是回来看看4秒钟的银河掠过头顶的画面也是值了!

水上雅丹的星空,当时光污染非常厉害,在这个远离城市的小旅馆招牌的霓虹灯却异常刺眼,即使远离几公里以外也无法避开,戈壁滩也无大山的阻隔,这张是走了一小时才走到一个小山体后面拍摄所得。

没有水的雅丹疑似火星表面

大柴旦翡翠湖,惊艳的颜色背后却是一个惊人的事实,这是废弃的化工厂盐池。

看起来像什么?面具?

这个更像是小怪兽吧

玉珠峰的倒影

玉珠主峰

可可西里地广人稀,经过多年的保护生态好了很多。

可可西里的藏原羚。

路上随处可见的野驴。

星星海

玉树新城鸟瞰,经过地震后援建,玉树夜间的灯光已经非常明亮,不亚于内地县城的繁华。

玉树城最大的玛尼石墙,正好一位年轻的喇嘛由此经过。

阿尼玛卿的冰川非常震撼,虽然冰川看起来近在迟尺,但是小飞机却飞了整整2公里才到冰川正上方。

十一月的婺源,枫树正红。如约而至的来自全国各地的摄友也纷至踏来,如今摄影的环境已不比从前,也算一个摄影打卡胜地吧。

好啦,照片上完了,让我们期待2019 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