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正月初四,过年的喧嚣消停了许多,我又可以独坐在电脑前,一个人,在这间小小的斗室里,整理下纷乱的思绪,想想心事,日子又进入了我喜欢的节奏。


对于过年,童年的时候,当然是喜欢的,因为,过年意味着可以疯狂的玩耍,意味着各种令人馋涎欲滴的美食和好看的新衣服。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渐渐患上了过年恐惧症,正如一好友所言:年就是年关,是一年之中最令人恐惧的一段日子。我知道那种恐惧源自各种纠结,各种左右为难,但那时的我终究有些年轻,只知道勇往直前,不懂得转弯,不知道如何面对和解决人生中的各种难题。所以就有了争吵,有了怨恨和隔阂。那些年,我总是闯关失败。


人生中,很长的一段日子里,快乐与我无缘。

时间在走,年龄在长,岁月毫不留情地扔给了我们很多苦难的同时,也教会了我们很多。渐渐明白,随着年龄的增长,人总会变得越来越宽容,所以很多事情到最后并不是真的解决了,而是算了吧。时间的流逝是平等赋予每个人的疗愈,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时间也是救赎。


时间把我们从不快乐中救赎出来。所以,2019年的春节,我的快乐多了一些。

腊月二十三,儿子从香港交流学习回来,我收到了人生中儿子送给我的第一份礼物——一双价值不菲的阿迪达斯休闲鞋,那是儿子用他自己勤工俭学的钱给我买的。感动之余,向周围的人炫耀一下成了我春节期间很快乐的一件事情。(读到此处你可能会撇撇嘴)


作为父母,最快乐的事情莫过于看到孩子的成长。陪你慢慢长大,我很开心,很幸福,但是,我不会刻意要求你陪我慢慢变老。

腊月二十八,在省城工作的发小放假回来了,和往年一样,我们两家在饭店小聚,一年未见,有很多话题可聊,但聊得最多的还是自己的孩子,当然还有童年时期那些快乐的旧时光,那些沾满了故乡泥土气息的陈年旧事。那天气温达到了零下八度,而且饭店的中央空调恰好出了故障,但是,在三个多小时的时间里,我和发小两家人没有感觉出一丝寒意,反而都觉得暖意融融……


总忘不了鲁迅先生的那句话: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斯世当以同怀视之。复旦大学思修女神陈果的一句话总令我感动:与朋友在一起,我们不期待得到任何东西,仅那份彼此无需设防的心理松弛,不刻意的流畅自如,已使我们心满意足。

几乎经过了一年时间的漫长治疗后,爱人的胃病有了明显的好转。爱人的快乐是终于可以踏踏实实地面对过年时的各种美食了,我的快乐在于在除夕夜包水饺的同时不用再为她熬中药了,胃病好转后更年期综合征也有了很明显的好转,爱人的脾气竟然温柔了许多,我也不用为经常面对她的无名之火而感到郁闷了,这令我很开心。


有人说,来自于爱情的婚姻是最美好的,但是现实中的婚姻绝大多数不是因为爱情,尽管没有深情的告白,也没有诚挚的诺言,但在顺其自然中我们就成了彼此的唯一。余生漫漫,我愿与你风雨中执手,平淡中偕老。

偶尔,还是会有郁闷的时候。比如,在大年初一早晨五点多,我一个人开着车行驶在回老家的高速公路上,鼻梁处突然就有了一点酸酸的感觉,在那一瞬间,不自觉地把油门踏板踩到了底,把音乐音量拧到了最高,猛然看到前方闪着刺眼亮光的监控探头,才回过神来,松了油门,踩下了刹车……


在这个人世间,没有十全十美的生活,累的时候抱抱自己,哭的时候哄哄自己,身边不可能无时无刻有一个人陪着你宠着你,把日子过成自己喜欢的模样终究只是一个美丽的神话,有缺憾的美好才是现实。


记住该记住的,忘记该忘记的,改变能改变的,接受不能改变的,是最好的生活态度。

令人遗憾的是今年这个春节又有几位曾经的朋友断了了联系,没有任何理由,我能做的只能是继续把他们保持在我的通讯录里,期待有一天电话里会再次响起那熟悉的声音。为了避免让双方都感觉尴尬,有些事情是不能去刨根问底的。


人生中,没有结局的故事太多,我们要习惯相遇和离别。生活中,总有一些人会慢慢淡出我们的生活,不要急着为猝不及防的相遇而惊喜,更不必为蓄谋已久的离别而伤感,让我们学会接受而不是怀念。


旧的一年已经转身离开,新的一年正在大踏步地向前走,我们在不经意间又老了一岁,不必惋惜,也不必惶恐,以平淡的心态面对逝水的光阴,把日子写成诗,把岁月酿成酒,把过往读成书,把当下温作一壶茶,以诗酒书茶成就我们最美的平凡人生,让年不再是年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