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时间:1933年

  年轻的伊娃回到寓所,打开床头灯,床上赫然印着烟蒂烫出的人形。几个持枪的黑帮杀手闯进房间,逼问她男友面条(Noodles)的去处,伊娃也不知面条现在哪里,枪声响处,伊娃倒在血泊中。

      杀手来到面条的好友-莫胖(Fat Moe)的酒馆,拷打逼问面条的下落,无奈之下,莫胖被迫说出面条在中国戏院。

      中国戏院内,面条沉浸在烟枪的麻醉中。忽然,耳边电话铃声大做,他的思绪回到了一天前,雨夜中,他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三个兄弟陈尸街头。

      杀手赶到戏院,到处搜索面条。在戏院老板的提醒和指点下,面条逃出戏院,来到莫胖的酒馆,杀掉了留在酒馆的杀手,救下莫胖。面条从莫胖手中拿到车站内寄存柜的钥匙,那里保存着兄弟们拼拼杀杀攒下的一百万积蓄。但当打开寄存柜,取出手提箱,里面的巨款已不翼而飞,有的仅仅是一叠叠废报纸。

      杀手还在到处追杀自己,纽约已不是久留之地,面条随便坐上一趟火车,开始了隐姓埋名的生活。

(二)时间:1968年

       35年后,已经两鬓斑白的面条回到纽约,还是那个车站、还是那道玻璃门,时光荏苒,但一切都已是物是人非,令人唏嘘。

      重返这座离别多年的城市,面条电话联系莫胖。老友依然经营着自己的酒馆,看着如此落魄的莫胖,面条明白了三十多年前那笔巨款不是莫胖拿走的。

      简陋的房间内挂着他们年少时的合影,面条、麦克斯、斜眼、多米尼克,他们是纽约街头的小混混,也是患难与共的朋友。

      走进卫生间,一切的陈设依然那么熟悉,面条踩着马桶,拿下墙壁上的一块瓷砖,一束明亮的光线照射进来,四十多年前的情景映入面条苍老的眼帘......

(三)时间:1921年

    粉尘飞扬的房间,却有位美丽白衣仙子在翩翩起舞。女孩是莫胖的妹妹黛博拉,一个有着无比远大理想的姑娘,她梦想成为一名出色的演员、成为一个明星。

     透过墙上抠下来的瓷砖,年少的面条出神凝望着眼前如梦如幻的美景,黛博拉就是他心中的圣女,眼中的美丽仙子!

    人流如潮的纽约街头,面条的目光永远在黛博拉的身上。美丽的女孩也早已意识到了少年的真情,但心中的理想让她不能接受这个卑微的街头混混,虽然他聪明能干、不卑不亢,对她一片赤诚!

    在黑帮的指使下,面条带领着三个兄弟火烧报摊,他们不想要直接的奖赏,而是要求能抢劫一个醉汉,因为在这个街区,霸哥才是真正的头头,一切事情都需要他的应允,面条非常想撼动霸哥的权威。

    面条抢劫醉汉未能成功,在这一过程中,面条结识了刚刚搬到这里的麦克斯。麦克斯随机应变,化解了面条即将被警察抓捕的险情。

     麦克斯很快加入到面条的队伍中,麦克斯更有心计和计谋,他们用相机拍下警察长嫖娼的照片,以此要挟警察长,他们获得了更多的抢劫机会。

     除了小混混的营生,面条心中念念不忘的是黛博拉。一次偶尔的机会,面条终于鼓起勇气向黛博拉表白,但换来的依然是女孩的拒绝。在他们相见时,以往面条偷窥黛博拉的地方居然还有别人。

      麦克斯不合时宜地出现在面条和黛博拉之间,要和面条到酒馆外商量事情,在交谈中,霸哥带着手下前后截击两人,将面条和麦克斯一顿暴打。血流满面的面条到酒馆门前求教,但黛博拉却将门紧紧关闭了。

     面条发明了一种可以通过水路偷运走私品的装置,而且大获成功,几个小兄弟欢呼雀跃。

    他们淘到了第一桶金,在麦克斯的提议下,他们将得到的钱集中起来,放到了车站的寄存柜内,将此作为发展的基金。

    小兄弟们兴高采烈地行走了纽约的街道上,为他们的收获、为他们的光明前途。霸哥持枪追击而来,兄弟们四散奔逃。

    年少的多米尼克被霸哥击中,倒在面条怀中的孩子轻声说道:“面条,我滑倒了!”。热血沸腾的面条用刀捅死了霸哥,躲在一边的麦克斯看的目瞪口呆!

     面条被判十年的牢狱,麦克斯带着几个兄弟为面条送行,面条用豪情换来了兄弟们的钦佩和仰慕,老实的莫胖也赶来了。

(四)时间:1968年

     面条按邀请他前来的人的提示来到一座造型别致的墓园,墓室的门打开,熟悉的笛声响起,里面摆列着麦克斯等当年去年去世的三人的棺椁。

     墓门的墙壁上,刻着面条为情同手足的朋友而建的字样,一切都如此离奇。铭牌下挂着一把钥匙,当年存放那笔巨款的寄存柜的钥匙。一辆汽车在面条的注视下离去,面条记下了汽车的牌号。

    面条来到车站,打开寄存柜,一个手提箱摆放在里面,打开箱子,满箱的美钞,一打美钞的捆扎条上写着“下次工作的定金”。

(五)时间:1933年

    十年的牢狱生活,让面条从一个少年变成了一个男人。麦克斯亲自开车来接面条,他告诉面条,在这十年里他们利用挣来的启动资金从事贩买酒品的生意,表面上他们是挖墓工的职业。

    面条、麦克斯、斜眼、派希四兄弟又重新聚在一起了,在莫胖的地下酒吧里,他们举杯相庆。

    黛博拉的出现让面条眼前一亮,他问起是谁让她今天参加欢迎自己的宴会,黛博拉说不是自己、不是麦克斯,而是他的哥哥莫胖。正在两人相谈渐欢时,麦克斯把面条叫到了另一个房间。

    面条见到了黑帮的头头弗兰克,他想让四兄弟帮助一个叫乔的商人到底特律抢劫一批钻石。

     这笔生意做得非常顺利,其中面条还有意外的艳福收获。当他们把钻石交给乔的时候,麦克斯等人突然开枪,将乔和手下全部击毙,面条非常不情愿这样黑吃黑的做法,对麦克斯的行为面条产生了质疑。

(六)时间:1968年

    根据墓室设计人提供的地址,面条来到了一座豪宅。

    当面条徘徊在门口时,一辆汽车驶出豪宅,对这辆车面条似曾相识,对了,是在三兄弟的墓园见到的那辆车,但行出不远,这辆车突然爆炸了!

    回到莫胖的酒馆,面条从电视新闻中看到了这件事的报道,受害人与贝利丑闻案有关。当工会发言人出现在画面中时,面条立刻认出了这个人—当年的工会领袖!

(七)时间:1933年

    当年正是麦克斯和面条,把被黑帮控制的工会领袖解救出来。麦克斯已经逐渐不再满足于靠打打杀杀来发财,他逐渐把触角伸到了政界,而在此之中,面条一直处于被动接受的状态。

   靠调换警察局长的男婴的方法,麦克斯和面条控制了警长。

    在莫胖的酒馆,斜眼偶尔发现了底特律抢劫钻石中的那个女人,和面条负距离接触的女人。麦克斯和这个放荡的女人一拍即合,面条却心系黛博拉。

  浪漫的酒店,只为黛博拉一个人,面条对心爱的姑娘倾诉心声,但黛博拉依然是黛博拉,她爱着面条,但远大的明星梦想让她对面条再次拒绝,她要到好莱坞追求自己的梦想!

  在回程的车上,面条用一个最令世人所不齿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深爱。衣冠不整的面条沿着海边的马路上踟蹰,他心中的梦碎了!

  面条借酒消愁,漂亮的伊娃和他相伴,但他依然心中呼唤着黛博拉。清晨赶到车站,只为能见一眼黛博拉,浓雾中,火车缓缓离去,带着黛博拉远去!

  麦克斯斥责面条的犹柔与情长,有着远大志向的他离不开这么一个热血而真诚的朋友。在麦克斯眼中,面条最大的优点亦是其最大的弱点,他要抓住它!

  几个兄弟再次出手,打击了与工会为敌的黑社会。他们不是为了扬善惩恶,麦克斯另有其良苦用心,他要从黑道走向政治,面条却对此没有兴趣!

  面条和麦克斯来到海边渡假,禁酒令即将解除,他们的财路将被断了。麦克斯异常绝望与疯狂,他向面条说他计划抢劫联邦银行!

  麦克斯的情人卡罗向面条说出她的担心,她希望面条能提前报警,让麦克斯的疯狂行动计划流产,以此来保护患难与共的兄弟。

  禁酒令正式解除前,麦克斯说要做最后一笔酒品走私生意。面条向警局拨打了报警电话,麦克斯走进屋,他忽然暴怒,打晕了面条。当面条醒来走上街头时,三个兄弟已横尸街头,麦克斯更是被火烧的面目全非!

(八)时间:1968年

  面条找到了在遗孤院的卡罗,这个当年给自己出主意的女人回忆起三十五年前的情形,大厅里的一幅照片引起了面条的注意,这是这座遗孤院建成时的捐赠人的合照,黛博拉居然坐在前排中间。

  黛博拉演完《埃及艳后》,在化妆间看到面条时,她无比惊诧。时光改变了容颜,女人还未结婚,但面条知道她是贝利秘书长的情人。黛博拉劝面条不要参与加贝利的宴会,并请求他从旁门离去,面条拒绝了!

  走出化妆间,门口站着一个少年,这分明是四十多年前的麦克斯啊!黛博拉告诉面条,这个少年是贝利的儿子,名字叫做大卫,和面条一个名字。一时间面条全明白了,一切全明白了!

     面条如约来到贝利秘书长的府邸参加宴会,黛博拉以女主人的身份在门口迎接客人,她目送这个曾经对自己深爱的男人,面条缓步走进贝利豪华的办公室。

      果然是他,果然是他,当年情同手足的麦克斯兄弟!

     无需麦克斯解释,面条对一切过程都清楚了。三十五年前,麦克斯瞒天过海,制造了惊天的骗局,斜眼、派希被警察击毙,被烧死的是麦克斯的替身,麦克斯洗白了身份,用兄弟们打拼的巨款,摇身变成一名上流政要人物!面条却背负着深深的愧疚远走他乡,隐姓埋名三十五年,一切真相大白!

     麦克斯递过一把手枪,自知难以活命的他让面条来结束他的生命。面条淡然拒绝了,麦克斯质问这是否是另类复仇,面条答道,“不,这是我对人生的看法”。

     面条对麦克斯说:“我也有个故事,比您的故事要简单一点。很多年前,我有一个朋友,我们亲密无间。为了救他的命,我告发了他,可他还是死了。但那是他想要的结果。这是宝贵的友情。他没能活下去,我过得也不如意。”

     面条缓步走出房间,沿着僻静处走出豪宅,麦克斯尾随而出,跳上垃圾粉碎车,结束了自己为理想不择手段奋斗的一生!

    几辆带着狂欢的年轻人的汽车迎面驶来,这是三十五年前禁酒令解除后忘情狂欢的年轻人吗?面条迷茫地注视着,一切都如从前,一切皆在梦中!

(九)时间:1933年

    面条走进中国戏院,躺下来吸一口浓浓的大烟,他露出了迷人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