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句富有哲理的话出自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清华大学校长梅贻琦之口。当时中国教育界有三剑客,梅校长是其中之一,另两个是北大的校长蒋梦麟与南开大学校长張伯岑。

正确的观念会指导正确的行为。这也就难怪中国有大学以来最历害的大学可能是大多数人都没有想到的抗战时期的西南联大。

这所诞生于抗战烽火之中的大学经常是没有固定居所,只是缘于云南省主席龙云的远见卓识,才在昆明得以借房续办教育。但它却聚集了中国一流的大师,并培养出了一流的学生。

所谓的西南联大,实际上是缘于抗战而由往西南搬迁的清华、北大、南开所组成。本来它们可以分开办学,但却通过联合展示了全国团结抗日的决心。

虽然没有高楼大厦,西南联大却拥有济济的大师,随便举几个,都是大名鼎鼎的,如吴大猷、钱穆、陈寅恪、费孝通、朱自清、闻一多、沈从文、陈岱孙……,哪一个不是名冠中华?有这样的大师队伍,学生也是人才济济,新中国两院院士中有90人左右均出自西南联大。更叫绝的是诺贝尔物理奖获得者杨振宁、李政道也出自该校。还有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黄昆,“两弹一星”功勋奖章获得者屠守锷、郭永怀、陈芳允、王希季、朱光亚、邓稼先。也都是该校学生……。

能取得这样的成绩,有其内在原因。管理者识才爱才;教师勤勉教业,不用计较利益的得失;学生励志勤学 ,三者缺一不可。

讲到教师的利益,政府再困难,也不要省教育投入,以解教师的后顾之忧,要给教师以有尊严的收入,不用再去考虑利益问题而照样活得有尊严。以当年陈寅恪为例,每个月收入380块大洋,按当时的购买力,1块大洋可买8斤猪肉,8块大洋可在北京租下有24个房间的院孑,12块大洋可以养活三口之家。这样的收入现在的教师估计也只能望其项背了。

反观现在的大学,各方面条件都要远胜于西南联大,是真要好好地以西南联大为一面镜子,找找差距与不足。

一年禾、十年树、百年人。而教育是任何一个社会育人的工作母机,不能有丝毫的偏差,否则次品废品会比比皆是,则社会堪忧!

这也是写此文的缘起之因……。

东林随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