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那年的那个寒春

你离开娘窝儿

似如一根脐带拽扯着

挪不动腿啊,三步一回头

眼眶儿红哟,桃花带雨

浸湿了娘为你披盖的纱巾


白马红花,门口声声嘶鸣

催催催,心欲碎啊

小鸟飞吧,总有这一天

你不再单薄,已足够傲立

一个转身,你扑楞起高飞的羽翅

那怕要穿过闪电雷鸣

那怕落在戈壁荒原

栖息时遇到的是白眼狼

大不了花木兰上战场

看见你嘴角抿出一丝坚定

可娘啊,还是放不下心


姻缘桥头迈步啊

拉手手过桥

人们夸,好一枝连理

映入眼帘的是一框诗意

谁知也历尽了风霜雪雨

今年今日春光明媚

你,押着 ‘’ 俘虏 ‘’

带着,两件 ‘“ 战利品 ”

气昂昂,好一派巾帼豪气

眨眼间,四个轮儿转回了根据地


娘家的火锅儿早已支起

腾腾热气啊,真有年味

风雨中多少个来回

娘啊,俺争气

还是泪,滴进红酒里

凯旋归,娘家人同举起酒杯

你仰起了头,一干而尽

鸣谢图片与音乐的原创作者!

作者简介:醉霞光,山西太原人。醉心于诗歌与散文创作,作品散见于本地报刊与公众文学平台。性情洒脱,擅长琴棋、摄影,爱好书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