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过的是家人家族团聚、祈福展望、辞岁迎春、感怀或乡愁。


之后再文艺或矫情点,就是望着窗外满天飞雪或萧瑟寒风,好友们聚在蒸腾暖和的气氛中,围炉夜话、吟诗作画、煮酒挥毫、痛快淋漓、一醉方休。


感谢手机、感谢网络、感谢微信、感谢美篇,让我在美篇和虚拟空间结识了很多趣味相投的朋友,我虽不善诗赋,但却欣赏。过去两年,在美篇结识了一些才情纵横、文章满腹的朋友高人。近日冒昧陆续抄录了一些我喜欢的他们的诗作词赋。

先拙抄几幅春联,红红火火 ,表达对已亥新春的祈愿,对亲朋好友的祝福!

下面是我非常喜欢的两幅名对,抄写下来与各位分享。

李白气势如虹地吟:燕山雪片大如席。


诗圣哪知,这样的盛景在钢筋铁骨的城市丛林中已经很少见了。


倒是江南一场场令人错愕的大雪,让中原和京城人士耿耿于怀。


终于,戊戌岁末还是没等来了一场酣畅淋漓的大雪。


写个小诗,聊以自慰和祁雪罢。

祁雪


最是江南多情雪, 更梦京都舞飞白。

红梅点点染天地, 鹅毛款款铺亭台。

       事与愿违应有据, 但信天公另安排。

岁月含香风有信, 满天飞雪春悄来。

——南北客

                              

挑了部分我喜欢的美友们的诗词大作,抄录下来。好在是过年的大喜日子,功夫不到家,朋友们便会一笑而过,希望有一天我的字能够令朋友们满意。

生日之歌

—— 致玲姐


且将诗歌酿成薄酒

在美篇的一隅

摆一桌丰盛的宴席

像等待久别重逢的亲人

静静地把你等候

举杯吧

玲姐姐

让我们笑着

隔空拥抱

让我们以文字为酒

碰出心灵的火光

——水岸汀兰诗

自 嘲

天公不许云开事,地母难由娇出头。

半亩诗田耕一世,三分墨味品千秋。

空多寂寞频添字,些许萧条常染愁。

最是无聊明月志,想攀高处怕登楼。


八月秌韻,靜水清滌。满庭桂郁,露重潤樹,桂子芳馨。蒼穹遷流,至善若水。桂香熏心,至樂至靜,天心月明。行一段凡塵路,參一世禪深處。千歲月里難見百代客。且惜桂子馥鬱,歸途一路韶華。且行且修宜歲月。且仰且俯,天高地闊。但得,人長安。穹廬亦祥和。願得,行過塵世幾多時。初心,還見迴歸,於當下。

—— 曹溪行者

   嵩山放怀

道一


挥袖风雷句,

弹指天籁音。

狂放酒须烈,

虚怀茶宜温。


梨花衬海棠,

鹤发映童心。

客去茶不凉,

独占一壶春。

金陵雪夜感怀

大王

鸡鸣雪始舞,暮掩金陵渡。

鬓发生梨花,明眸凝白露。

梅开有信期,雁去无人诉。

忽梦春风来,相思开满树。

桂子飘香老柳斜,

芰荷沾露似奇葩。

荒原二赋浣溪沙。

一任寒风欺傲骨,

也从冷雨展芳华。

东篱瘦蕊最堪夸。


那让我魂牵梦萦的生长了2000年的古银杏啊!你果真是我前世的爱人吗?进入秋日以来,你一次次的闯入我的梦境,是你在思念我吗?是你在呼唤我吗?今天寻着那梦里的足迹,亲爱的,我又来了,穿越这千年时空的等待,跋山涉水,我又为寻你而来……

摘自玲的花园

时光再美,怎如初见。但这世上总有一些人,非要等到千帆过尽,才开始知道回头;要等到流离失所,才开始懂得珍惜;等到物是人非,才会开始怀念……

摘自玲的美篇


   七律 登山排遣

老王

樹高疏影射曦芒,步道松筠風濾涼。

林靜蟬鳴嵯峨路,落花溪水曲幽長。

天台一覽江湖小,臥石眠雲野草香。

遁世本該無所事,豈料日日為閒忙。

青玉案·兰亭序

涟漪作

翠屏香榭莺啼语。

倚朱户、琴如诉。

两上亭台烟水阻。

碧空飞燕,云轩三顾。

恨剪斜阳暮。

芙蓉映月莲生步。

冷落芳华去何处。

旧曲新词霓裳舞。

阶前风絮,疏枝凋缕。

惆怅无重数。

青花

冰清种下的一株玉色

姗姗来迟

在漫长的迷恋朴拙的年代里

谁知道,那个烈火的孩子

深埋了寂寞

用细细瘦瘦的骨

开了朵千般温柔的花

天很蓝

烽火那么急

淹没你的蓝衣裳

王朝升起陨落 流离失所

直到后来的匍匐或者仰视

燃烧的火鸟始终不说一句话

秋天的最后一夜

我从边缘出发,乘舟

遇见你时候

天地之间全是水

从此 为这幅清秀的留白

一定要走上它几个世纪

半生的暮色

月亮有多美 你就有多易碎

摘自梅若梅《青花》


每年,从冬至到大寒,我都在守望一场雪。等她在一个清晨或者黄昏,飘然飞上我的窗棂。我们如旧知的老友对视一眼:“你来了呀?”

“是的,来了。”

刹时,风舞雪飘,万种风华,都寂寂。

摘自梅若梅《雪的名义》

行香子· 别春

梅乡悠笛

画雪涂梅,码字澄心。

更黄鹂不负长琴。

暮春馀冷,临风轻吟。

倩一湾红,片云白,玉容真。

清明别过,花事了了。

了芳华几度浮沉。

絮归可奈,静寂登临。

怯诗心瘦,心字远,倚轩门。

浣溪沙·倚春

梅乡悠笛

雨霁风微换薄装。

含烟衣带自清扬。

兰轩独忆满庭芳。

犹记舒怀临画阁。

欣然翰墨点词行。

轻拈花信日初长。

香山红叶

清月轩主


远上秋山看几重,

一重更比一重浓。

寒风摇落终无悔,

留得此心似火红。

北方的雪,下得稳重扎实,是鹅毛片片,是粉塑千林、银装万里。

而南方的雪,下得婉约缠绵,是柳絮纷纷,是风飘玉屑、雪撒琼花。

因此南方人不说“下雪”,只说“落雪”,单一个“落”,便觉绵密婉转,诗意无限,妙不可言。

南方雪色由来少,又站不住,落地即化,所以南方人对雪特别怜惜和渴望,视若珍宝。

近闻江南大雪,奈何庸常忙碌,怏怏无法前往,聊藉旧图宽我心、慰我怀。

“银沙万里无来迹,犬吠一声村落闲。”

我在南方以南的城市里,在嘈杂的水泥森林中,反复品味这一句。

我想,无论生活多么苟且,我们都该心存美好。

———如月

喝火令•寒夜

璇果子

北岭经初雪,西楼正薄寒。夜深人寂倍凄然。金菊一枝香瘦,无处可凭阑。

莫叹清词短,何嫌旧叶残。任由风信过山川。赋与秋知,赋与月同眠。赋与九天谁共,不负那尘缘。


生命本是一场花事,撒下一颗种子,萌芽,成长,在最美的时光里尽情地怒放,即便在瞬间萧瑟枯萎,也要释放出所有的辉煌与璀璨。秋天用落叶的独白渲染着离别后的期盼,又用风的呢哝吟唱着复苏与萌生。

——唯美风云

麻雀


黄褐斑斓羽,雌雄难辨衣。

玲珑娇弱翅,旷野竞翻飞。

孑茕悲泣侣,罹难拒笼臣。

勤勉劳尘世,追求自在身。

——小波


枝蔓舞,叶儿黄。

情暖三生别锦鸯。

秋色撩人何忍去,

醉酡层染凤鸣凰


秋渐远,叶儿黄。

月夜烛红鹊绕梁。

庭院银霜花落尽,

岁寒娇客恋家乡。

——小波

南歌子

小波作


岁尽红笼灼,

村童戏草堂。

寒月碎柔肠。

雁吟催梦醒,

泪滃泱。

江城子.北海游

祥茂

尋閒捉隙夢重游,柳依依,塔赳赳。碧樹繁花,小荷競妝頭。百頃漪漣流故事,紅巾亂,彩旗稠。

輕舟飛槳浪孰知,弄潮兒,臥荒疇。邊陲天遠,春華嫁霜秋。且喜歸來心猶壯,金龍舞,願難酬。


東隅荷滿塘,龍譚蘊奇香。

閒來拜高聖,夢遠尋激揚。

葉下發新藕,花前引舊殤。

無聲誰有訴,一望九迴腸。

——祥茂

是的

我老了

老的再不能带着我的伙伴

我的

车架,轮子和结实远行

那么换种方式

让我倚在茫茫世界的一角

小小的一个角落

只要能容下我的伙伴

我还格外有几点要求

有一杯咖啡

茶也行

一本书

书的内容也许并不重要

仅它的外壳“书”即可

我还有最后一项要求

放一首平远先生的《往事》

让低沉舒缓的旋律伴我入眠

我会在地火和春风里复生

就如同二月里柳枝上细碎的小点

如农人屋檐下不屈不挠的一株小草

如原野泥土下涌动的春潮……

——摘自想一想诗

很欣赏余风先生的画作

青峦脉脉孤峰起,

茂林森森春意浓。

不俗境界岂脱俗,

寻常山水宜对松。

——余风

余风画作

感怀

余风

危台寒高处,秋水老白头。

候鸟排急字,夕阳写心忧。

莫道世情淡,毋妄前路愁。

花树何寂寂,江湖一钓舟。

鹧鸪天·无题

幽幽清香


十载行文独守真,遣词芳意也长新。

梦萦枕上梦随月,歌咏窗边歌绕尘。

云外雁,眼中人。雀鸣几度柳边春。

秋风捎信来相续,绾个同心远更亲。

荷塘偶題

幽幽清香

羅綺生香繡景辰,曙雲潤色韻芳新。

風柔碧水搖蓮葉,日暖清波動錦鱗。

薄霧迷離花上蝶,長堤落寞夢中人。

每憐鷺影臨秋瘦,難見青衫留足塵。

仲春留字

幽幽清香作

桃李風柔點點茵,嬌紅榮樂漸成塵。

無情遙憶長亭柳,便是別離應更頻

 

  

    七绝 感

雨葭


閒拈詩句樂逍遙,莫教塵間瑣事邀。

不老蒼山人幾度,一舟橫渡古今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