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于无声处读美篇。

此际,己亥猪年,立春。

各位朋友,老夫老矣,为求闲逸,今天正式闭关了。

我本名谭松兴,文学笔名穆公,水墨画名松兴,网名南蛮草寇。做影视导演和做美指做摄影摄像做剪辑的盛年时节,我曾经在演职字幕上署名谭兴、谭老兴。

上图:国际白描大师卢延光,同乡同窗同砚,于1991年早春二月赠送予我的生日墨宝。

老夫老矣,为求闲逸,我把我自己关在自家的书房画坊里,写写画画,左撇右捺,力争为岭南文化再写多一两部爱民爱国的靓仔小说,再画多一两幅禅意水墨画。

果然,关上书房画坊面向烦嚣的门窗之后,立马,远方和诗,以及红尘,都飞飘到了我的视野以外了。

穆公,一只特立独行且视力浑沌的羊城老公羊。

各位看官

还记得穆公我昔时的座右铭吗:


为岭南文化写作并摄制自己的《山海经》、《聊斋志异》、《三国演义》、《红楼梦》,反哺中原。

动图

各位读者

还记得穆公我已经发表的部分文学作品吗?


超长篇小说《碉楼幽浮》,430万字。广东人民出版社出版。

超长篇小说《越王幻鱼》,330万字。未名出版社出版。

中篇小说《越王玄宫》、《南海神祝融》,作家出版社发布。

是的,人活到一定年龄,忙活忙到了某一步田地,忽然就感觉灵魂兀兮兮地一怔,苏醒了,忽然就觉得没有比跻身在熙熙攘攘的人海中更落寞与空虚的,总感觉众生喧哗,人如微尘,飘忽不定的灵魂无处驻足。忽然就想到,我要向内求索。

是的,人活一世,行色太匆匆。

人生如天桥,摩肩接踵,嗡嗡嗡……

各位看官,各位读者

穆公我对自家原创的十部长篇小说

似乎还没有失忆


第一部分 岭南圣雄

1·六祖天啸(新兴)— 100万字

2·越王幻鱼(广州)— 320万字


第二部分 岭南灵筑

3·南海神庙(广州)— 100万字

4·碉楼幽浮(开平)— 430万字


第三部分 岭南荒诞

5·龙部落(河源恐龙)— 100万字

6·狗天下(雷州石狗)— 150万字


第四部分 岭南文贤

7·金刚牙 — 大唐谏官张九龄史记-35万字

8·裙带国 — 南宋忠臣文天祥险情-35万字


第五部分 中原历史魔幻雌雄剑

9·西楚霸王 — 100万字

10·西厢红娘 — 100万字

喵!这般多且繁杂的作品,我探问苍天,探问大地,我能在暮雪萧萧、绿野碧水覆银盖白之前,把她们全部付梓吗?

我很惆怅,我很彷徨,我很忐忑。

对的,各位朋友,从今天起,我应该把自己彻底解放了,啊,不对,是自我关押于书房画坊深处,带着灵魂和镣铐,牵上西风和瘦马,浪迹天涯。不屑回头,也不四顾张望……

今后,愿自己将自己的生命照看好;愿自己可以在诗和远方的缝隙里找到一个供养灵魂的贵人和机缘,陪自己伫立清晨与黄昏,问你红袖添香添的应该是水墨还是焦墨,生宣还是熟宣?问你茶酒粥饭……可温抑或可热?懂你理解你为何会从青丝窈窕壮骨啸天走到步履蹒跚迟暮耄耋……

猪年新春,人日,老夫我闭关了。

四野八荒,白茫茫一片,极洁,极简,极安静极宁谧……

嗷!

是谁,在嗥叫。嗥声凄厉,悠长,沉雄。

让中国倾慕岭南文化
让世界景仰中国魔幻

《穆公文集》 —文学版 - 000 闭关篇

二零一九年二月五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