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来,闲时喜欢读点古诗词,而且随着阅读的加深,对其的热爱与日俱增。与此恰恰相反的,是伴读新诗的那段日夜时光,即便再久,并未见日久生情,反而是除了乏味还是单一的乏味……。

我这样说,倒不是讲现代诗词有何不好。诗,有时还真的能把它比作美味佳肴,口味怎样,个人感觉而已。

偌大一个诗苑,原本就是花开四季,个人所好。


我读古诗,随心所欲,怡情悦景,拈手即来。好在古诗词包罗万象,无论从哪个角度切入,总有意想不到的收获丰富自己。

时令立春,读的较多的自然是春日方面的。以春节为题材的闻名古诗词不下数百余首,要是沾亲带故就更多了,闻名的少说也有数千余首。

读的多了,渐渐感觉出其中一个奥秘:古人似乎不怎么喜欢过年。确切的说,有较多的古诗人不怎么喜欢过年。

阅读众多的描写春节题材的古诗词,十之七八都能看到浓郁的忧愁与伤悲,这种参杂于节日气氛里的心情,多半来自于思乡和落寞。

这些或强或弱的心绪,对于欢乐祥和的节日气氛虽说有点格格不入,大煞风景,然而经过古诗人变幻笔法之演绎,却也情感融合,感人至深。

其间的例子举不胜举,较为典型的有唐代戴叔伦的那首《除夜宿石头驿》:


旅馆谁相问,寒灯独可亲。

一年将尽夜,万里未归人。

寥落悲前事,支离笑此身。

愁颜与衰鬓,明日又逢春。


简析此诗,除夕之夜,身处异乡,孤灯冷火,思家心切。前程无望,悲凉伤感,容颜渐老,又过一年。

著名的还有唐代刘长卿的那首《新年作》:


乡心新岁切,天畔独潸然。

老至居人下,春归在客先。

岭猿同旦暮,江柳共风烟。

已似长沙傅,从今又几年。


简析此诗:又逢新年,倍感思乡,热泪不禁,独处天边。暮年遭贬,春光依旧,相伴自然,共度黄昏。像这样糟糕的日子,不知还要延续多久。

从首诗歌里,不难读出一种独自潸然泪下的心情,伤心无奈,感同身受。


同样来自于唐代诗人高适的一首著名诗作《除夜作》:


旅馆寒灯独不眠,客心何事转凄然。

故乡今夜思千里,霜鬓明朝又一年。


简析此诗:身处异乡,灯影孤寒,心系故园,彻夜无眠。千里相思,黯然悲戚,两鬓斑白,又老一岁。


诸如此类题材的古诗词里,总能读到沁人心脾的愁肠满怀和伤感绵延,它们更像是一种浓烈的年味,贯通在形式多样的古诗词里,几乎成为了这类诗词作品的灵魂所在。


我国自古就有"每逢佳节倍思亲"说法,春节是所有游子盼望回家团圆的日子,这在现代交通十分发达的今天不算什么难事,而在远古时期就不会那么容易了,何况其间还有许多其它复杂因素,例如战火、流放、贬官等等。

除去思乡与落寞,从上述例举的几首诗词中,还可以看到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天气寒冷。落后的自然条件,春节偏偏又在时令最冷的冬天,对此,明代的于谦有一首诗《除夜太原寒甚 》很是著名:


寄语天涯客,轻寒底用愁;

春风来不远,只在屋东头。


简析此诗:春寒异常的冷,冷的使人发愁,其实那又算得上什么呢?我来告诉你吧,和煦的春风离我们已经不远了,就像在房屋的那头。


无论怎么说,天寒地冻,无疑也扫了古诗人们过年的雅兴。


还有,细心的读者一定还会发现另外一个原因,每年的除夕后便是又添一岁,孩童添一岁感到快乐,老人添一岁心境就不同了,这在平均年龄普遍不高的古代社会,大概也算得上是一件令人哀伤的事情吧。

综上几个原因,致使许多古诗人有感春节时,哀愁居多,欢愉甚少。

看了宋朝的吴文英的那首名词《思佳客·癸卯除夜》后,又找到了一个重要的原因。


自唱新词送岁华。鬓丝添得老生涯。

十年旧梦无寻处,几度新春不在家。


衣懒换,酒难赊。可怜此夕看梅花。

隔年昨夜青灯在,无限妆楼尽醉哗。


简析此诗:辞旧迎新,感慨万千,常年漂泊,失之天伦。

生活潦倒,旧衣度年,生性疏狂,无酒守岁。

采枝艳梅,除夕独赏,虽则贫穷,不失雅致。

除夕夜尽,一元复始,孤灯隔年,满街喧声。


中国人过年讲究,即便再穷也要穷打扮一下,杨白劳贫困潦倒还不忘给喜儿买根红头绳过年呢。

新年新气象的春节自然要穿新衣。从吴文英的这首词《思佳客·癸卯除夜》中,可以看出生活在底层人民的困苦。过年是要花钱的,虽说穷人过穷年,毕竟穷年也需要点碎银末子。要是遇见孩子多的人家,单是过年的新衣就够家主人愁的了。

当然,春节毕竟是我国传统文化中最为重要的节日,是亲人相聚、情感释放的重要节日,还是除旧迎新的年度狂欢和精神支柱。对此,历代诗人留下的描述此类景色的诗词不计其数,其中王安石的一首《元日 》尤其闻名。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

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


简析此诗:爆竹声声,辞别旧岁,和风阵阵,盼得春回。

老老少少,端酒举杯,家家户户,新桃明媚。


此外唐代李世民的一首《守岁》,写的形象生动,措辞得当,境界感染,气势非凡。


暮景斜芳殿,年华丽绮宫。

寒辞去冬雪,暖带入春风。

阶馥舒梅素,盘花卷烛红。

共欢新故岁,迎送一宵中。


简析此诗:夕阳斜照,宫羽堂皇,年终岁末,雪融阳暖。

红烛燃起,歌舞不休,君臣同乐,辞旧迎新。


过年过的是种心情,现今社会,一日千里,一家老小,个忙各的,一年到头,团聚围合,互诉衷情,展望来年……这都是古今多少代人梦寐以求的生活愿望。所谓古诗人们不喜欢过年,那只是因为生活中的逼迫与无奈。

现存的千古篇章,不但是中华文化的精华所在,还是那个时代的生活写实。

闲时读些古诗词,即可丰富知识,更是懂得珍惜眼下美好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