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04

除夕是一个团圆的日子,也是和家人围炉相聚的美好时刻。每一个中国人,不论多么忙碌,多遥远的距离,有钱还是没钱,都会在这一天回家过年,看望父母和亲戚,给家人送上真挚的祝福。家中的父母,也是左盼右盼,一直盼望春节的到来,孩子们回家团圆,他们早早备好年货,准备了丰盛的美味佳肴,于除夕之夜,一家人欢欢喜喜过新年。


过年期间,餐桌上总免不了大鱼大肉,对此,潮汕人有妙招,因为在我们备好的年粿中,有一种可以消食化积的食物,叫鼠壳粿,这是一种潮汕传统特色小食,是潮汕人过年的标志性年味,家家户户都少不了,因为它也是过年拜祖祭神的必需祭品。

鼠壳粿咋听之下,可真吓人一跳,其实它和老鼠一点关系也没有。鼠壳粿是一种由鼠壳草和糯米粉为原材料制作的粿品。小时候,大人总会跟我们说,过年的时候,一定要吃鼠壳粿,因为吃了才会长大一岁。就这样连哄带骗的,非要孩子们吃下鼠壳粿不可,可见鼠壳粿其实是有一定的药用功效的。


鼠壳草又名鼠耳草、鼠曲草,因叶子像鼠耳而得名,是一种中草药,药名白头翁,它具有止咳、调中益气、除痰、消喉火、解热、去毒等药用功效,而糯米是一种补中益气的食物。春节之际,时令由冬转春,过年期间吃的鱼肉比平常多,又经常熬夜上火,鼠壳粿既能补中益气,又能清热解毒,特别适合在这个时间段食用。潮汕人民喜欢时节做时粿,把适合时令的食材,制作成过节的小食。

鼠壳草这种植物,生长于寒冬腊月的田野间,潮汕地区地处亚热带,冬天并不寒冷,当北方冰雪覆盖大地的时候,南方的田野依然一片青苍,野花野草在田间随风飘舞,在寒风中喜滋滋地生长,一点也不萧瑟。


寒假期间,田野里都是孩子们的身影,大家都手挎竹篮子,赶着一群鹅,兴奋地奔跑在田野间。鹅快乐地吃着野草,我们则一边玩,一边在野草丛中,寻找鼠壳草的踪迹。蓝天白云,暖阳和煦,在田野间奔跑的无忧童年,采摘野花野草的欢乐时光,至今依然深刻于心。


鼠壳草,有两个品种,一种粗枝大叶的,我们叫“大米种鼠壳”,还有一种是“小米种鼠壳”,花叶偏小一些,这是制作鼠壳粿最好的鼠壳草。记得有一年,我采了满满一篮子鼠壳草回家,奶奶一看说全不对,全部给扔了。原来,小米种的鼠壳草,更加纯正,气味更加芳香,适合制作鼠壳粿。后来,我采摘之时,都会仔细辨认,再三对比后,才敢下手。

鼠壳草采回家后,在太阳底下晒干,留着年前备用。腊月二十六开始,各种年粿的制作工作开始紧张而有序地进行着,鼠壳粿是其中的一种,我们总是全家出动,我负责清洗鼠壳草和香蕉叶。奶奶把清洗后的鼠壳草,放入锅里煮开后捞起晾干,放入石臼中捶成棉絮状,然后放在锅里,加入油和红糖,熬熟待用。


煮熟的鼠壳草,加入糯米粉和熟番薯,然后用力揉成团,鼠壳粿的粿皮就制作完成了。番薯切记不能放多了,今年我和婆婆一起制作的鼠壳粿,因为红薯下多了,导致粿皮太软,不好制作。鼠壳粿的馅料可根据自己的喜好,一般有绿豆沙、芋泥、花生芝麻等。

取一小块的粿皮,捏成碗形,包入馅料,再放到“粿印”里挤压后取出,就有了“粿印”上的形状和图案,再放在香蕉叶上,剪下来放到蒸茏里蒸熟。刚蒸熟的鼠壳粿,有香蕉叶的清香,还有鼠壳草特有的芳香,气味非常好,鼠壳粿的粿皮柔软香糯,里面甜甜的馅料,吃起来口感特别好。 


我从小在奶奶身边耳濡目染,后来我的婆婆也经常于过年之际制作鼠壳粿,虽然没有刻意学习,只是在一旁协助,但看多了,自己也能独立完成鼠壳粿的制作。就是工序繁多,费时费力,要有耐心,还要根据步骤和方法,才能制作出好看又美味的鼠壳粿。

明代李时珍的《本草纲目》中提到:“北方寒食采茸母草和粉食”,据说这里的茸母草就是鼠壳草。可见人们用鼠壳草和粉做粿的习俗,历史悠久。著名作家周作人曾写过一篇散文《故乡的鼠曲草》,这样看来,鼠壳草在中国分布范围很广。


潮汕传统文化源远流长,潮汕人民勤劳智慧,善于把普通的食材,药食同源地融进日常生活之中,给老百姓的餐桌,增加了美味可口的食物,又有益于身体健康,可谓一举两得。


鼠壳粿这种特色年粿,一直流传延续下来,相信以后的以后,这样的传统习俗会继续传承下去,因为这不仅是一种食物,同时也是人们舌尖上的年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