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就在刚刚,我端着一杯红酒,无意间碰到了红酒瓶,那一声轻柔的混响触碰到我的心,眼泪不由得簌簌地落下来。

不是我矫揉造作,也不是我惺惺作态,只在那一瞬间,几个镜头凑在一起……

  午饭时间到了,我给那爷俩做饭,儿子早就问午饭吃什么,我随口答:锅贴。儿子又问有三鲜馅的吗?我说不知道,也许有。我不确定冰箱里是否存着三鲜馅的。

先给老公煎了西葫馅的。再又找了一兜,看着不似瓜馅,想想可能是之前包过三鲜馅,下锅煎了。冷冻的饺子煎的时间会比较长,想起昨天有人推荐我看电影《现在去见你》,打开欣赏。

  当三鲜馅锅贴端到儿子眼前,看他咬开确认,我快乐地拍着他的头:要什么就有什么,臭儿子!此时老公已经吃完,倚在沙发上看着我们,我看了他一眼,那表情里有羡慕,有欣慰,或者有些许失落?说不清。

  最后一锅锅贴也熟了,自己倒上一杯红酒,这次用了一只新的红酒杯。

此时,电影演到爸爸为了儿子的接力赛奋力奔跑,众人欢呼,而就要到达终点时晕倒了,我一探身,红酒杯不经意碰到酒瓶,那一声柔柔的混响让我一惊,既而泪下。

回想,几个镜头并没有什么关联,酒杯、轻响、锅贴、电影,为什么会伤情?

  让我静静梳理一下——

电影里,刚刚没了妈妈的志浩要参加家庭接力赛,爸爸身体有伤,当看到儿子期待的眼神时,忘了自己身体的禁忌奋力向前,晕倒……

儿子说吃三鲜馅的饺子,其实老公也是喜欢吃肉的,男人嘛,没几个不爱吃肉,吃瓜馅也是为了迎合我。可是在选择的时候我先选择了儿子……

然而,是儿子先说了饿,我做好第一锅先端给了老公。

至于红酒,老公知道我喜欢,不只喜欢喝,更喜欢喝它的感觉,时常拿来一瓶说:老婆,尝尝这瓶……

那只红酒杯,也是,曾经说过喜欢那种柔柔的,而又有着钟声般的鸣响,不闷不脆,不浅不厚,且回响悠远,这不,手上就有了一只……

  亲情、友情、爱情,一刹那把我包围……

所以,只要站在佛前,我便祈祷:佛啊,保佑我身体健康,让我照顾好我的亲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