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中国(上饶)建筑科技产业园,又名建业硅谷,在万达嘉华酒店举办了一场盛大的首届企业家联谊会。因主办方董事长在外省忙于商务,委托退出江湖四年的我,作为集团“冒号”代表他讲几句“同志们”。我明白这不能闹着玩,前三天就开始想应该讲什么,怎么讲,为了不损害企业形象,28日大清早还找出一根领带系上。讲完后听到一些恭维话,真假不知,也有朋友索取讲话稿,我想不妨全文晒出。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嘉宾、女士们、先生们: 大家下午好! 今年除夕日,乃是立春时。在新春佳节即将来临之际,受宏盛建业投资集团董事长周金虎先生委托,首先,向百忙中抽出时间莅临本次联谊会的各位领导、各位嘉宾和建筑界的同行们,致以最诚挚的谢意和问候!

在上饶投资建设一个高端大气的建筑产业数字化示范园区,让所有的入园企业和投资者,在这个平台里享受最优质的服务,大家抱团取暖、信息共享、互利共赢,体现了周金虎先生浓浓的职业情结和家乡情怀。有关建业硅谷的介绍,刚才公司执行总裁何丹女士和接下来的会议议程中都有涉及,我不赘述。我想说的是,无论哪个年代,无论是企业家还是普通民众,对财富和幸福的渴望与追求,永远是人生不竭的动力。特别是当下的中国,资金实力尚可的人,几乎都进入了一个投资迷茫期,甚至患上了焦虑症,投什么?怎么投?哪里的升值空间最大?用一句诗意的话说,哪里才是我们应该去的远方?

人和人之间的差距,现实中真的很大很大,大得让人羡慕嫉妒恨,而这种差距产生的原因,除了自身的努力与幸运 ,绝大多数时候,可能只是取决于你的眼光和你在哪里。倘若你出生在大山深处直至终老,终你一生的奋斗与积累,也许只能勉强脱贫。假如你从大山深处走出,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天资卓绝且勤奋异常,又进对了圈子交对了朋友,你不一定会成为马云马化腾,但很可能会成为商界大咖或政坛新星或某一领域的佼佼者。改革开放后,中国最发达的地区是珠三角、长三角。但一千七百多年前,中国最繁华的都市不在长三角、珠三角,而是中原,那里才是中国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而那时的长三角、珠三角,原本是一片蛮荒之地。假如我们生活在那个时代,肯定不会相信一千七百年之后,我们的后代不在中原讨生活,而是聚集奔波于原本属于蛮荒之地的长三角、珠三角求发展。

还有,两百多年前,上海只是个小渔村。四十年前,深圳也是个小渔村,假如小平同志不在中国的南海边画一个圈,就不可能有像《春天的故事》中所唱的“神话般地崛起座座城,奇迹般聚起座座金山”。

回头说上饶。没有公路铁路之前,最发达的是水路,外部世界的人要来上饶,大多通过长江到鄱阳湖,再沿着信江溯流而上。因此,没有公路铁路前的信州区,几百上千年间最繁华的是沿河路,酒肆茶楼遍布,商号店铺林立,所以有乾隆皇帝下江南,到信江边王润兴饭店吃雄鱼头煮豆腐的传说。

上饶历史上比较鼎盛的时期有三个,一是南宋后期,素有“豫章第一门户”之称的上饶,颇似临安的陪都,朱熹、辛弃疾、陆九渊、韩元吉、吕祖谦等都在此呆过,或讲学、或长居,文人骚客云集。二是抗战时期,作为国民党第三战区长官司令部所在地,满城都是军政要员、商贾名流。第三次鼎盛时期,我认为是改革开放后特别是高铁枢纽建成后的现在。中国高铁枢纽,按照规划,北有郑州,南有上饶,而上饶,是中国第一个十字骑跨式的高铁枢纽地级城市,对上饶经济社会发展影响巨大,肯定会在上饶发展史上留下浓墨重彩!

说千年百年太远,还是说现在。资金投向哪里,哪里才是财富洼地?不可否认的是,我们都有很大的认知盲区。二十年前,上饶市带湖路两侧土地的基本地价是6万元一亩。如果我们有足够的眼光,当时只要投入二十万元,现在就是千万富翁。我的董事长周金虎先生告诉我,2013年,上海虹桥机场和高铁站附近的写字楼价格是每平米一万多元,但他没看上,却在静安区买了一栋每平米3万元的写字楼。现在呢?虹桥因为出行便捷,写字楼每平米已经涨到三万多元,且供不应求,而静安区写字楼的价格几乎没有动。所以我认为,上饶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地方是城东,是上饶高铁经济试验区,而建业硅谷所处的位置,正是高铁经济试验区的核心,距离上饶高铁站仅五百米。

中国梦的核心是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中国老百姓的梦或者说中国精英阶层的梦,是有朝一日成为千万富翁、亿万富翁。今天在座的都是精英,都是有实力的人,都有追求财富和幸福的渴望。我认为,能否成为千万富翁、亿万富翁,成为众人仰慕的佼佼者,关键看您是否有独到的眼光,是否找准了平台,是否进对了圈子,交对了朋友。我们已经张开热情的臂膀,欢迎您的加盟!请相信,建业硅谷给您的,一定是最优秀的品质,最优质的服务,最低廉的价格,最丰厚的回报! 谢谢!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作者简介:林孙珍,男,江西上饶广丰区人。小学毕业随家下放,做过农民、木匠,1983年毕业于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所著散文随笔集《苦乐留痕》(人民文学出版社),光明日报、文艺报、人民日报海外版、名作欣赏杂志等均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