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欠妈妈一个拥抱

      ____胡圣虎2019.1.29

世上的一切,纷纷扰扰,是是非非,但终究会尘埃落定,渐行渐远。但是妈妈的恩情,山高海深差可比拟,而我欠下妈妈的那个拥抱,此生、来世,却再也无法偿还。

妈妈离开我们已经八个年头了,但儿时的记忆却变得越来越清晰。多少次梦中相聚,多少次泪飞如雨。妈妈,似乎从来未曾与我们分离。

幼时的我,身体极为虚弱。每次犯病,妈妈总是抱起我就向医院狂奔。惊恐的眼神,淋漓的汗水,急骤的呼喊,还有那和着泪水的长长叹息。

好不容易熬到上初中了,学校离家却有十多公里。每个周末,十一岁的我背着一罐咸菜、几斤大米,赤着脚,艰难地向学校走去。生活、学习,实在太苦了。多少次、多少次我都想放弃。但慈祥的妈妈只能用沉默来表示抗议。

还记得那个周末的下午,天降暴雨,家里没有伞,也没有雨衣。一直等到天色暗下来,我仍然出不了门。我对妈妈说:要不,明天再上学吧?妈妈完全没有商量的余地:我儿听话。家里这么穷还供你上学,你的学习可不能耽误!说完,妈妈披上蓑衣,背上咸菜和大米,拿起一根竹棍,牵起我的小手,踏上了泥泞的小路。

我那时刻想着放弃的心渐渐变得坚强起来。但是,刚走完一半的路,天就快黑了,而前面的道路经过几小时的暴雨冲刷,竟然被冲断了。天上乌去密布,暮霭沉沉;地下水流湍急,阴风阵阵。突然间,雷声大作,妈妈紧紧搂着我,她的全身也在风雨中瑟瑟发抖。“妈妈,我们回去吧!”我的心彻底崩溃了。妈妈犹豫再三,幽幽地说:“妈就是吃了不识字的亏,你一定要把书读好!”说完,妈妈放开我,用竹棍去探水的深浅,抖抖索索,颤颤惊惊。妈妈冒着生命危险,每前行一步,我都要紧张地惊呼:妈妈小心!直到妈妈趟着齐腰深的水过到了对岸,我才放下了一颗悬着的心。经过两个来回,妈妈终于将我和我的行囊安全地送到了对岸。

1982年,当我将北大的录取通知书送到妈妈手中的时候,妈妈只知道一个劲地抹眼泪。再后来,我也不知道妈妈是怎么将我的孩子带大的。我只记得,孩子上小学后,妈妈就回老家去了。

我的翅膀终于硬了。我挣脱了妈妈的怀抱,甚至飞离了妈妈的视野。我似乎已经忘记了,我还有个年迈的妈妈。直到有一天,五雷轰顶,噩耗传来:妈妈没了!这怎么可能呢?!我还有多少话没来得及说!还有多少孝没来得及尽!妈妈就这样走了?

临终前,妈妈留下遗言:我儿肩周时常疼痛,我死后,你们将他的衬衣与我一起火化,这样他的病痛就会消掉了。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我的妈妈,直到化作了灰烬还在挂念着他的儿子!而我,这个不孝的儿子,怎么对得起妈妈一生的辛劳,一世的牵挂!

我真后悔,那么多的节假日,我怎么没有回去多看看妈妈?当妈妈盼我早早下班时,我怎么能去喝酒、唱歌、打牌,深更半夜还没有回家?

晚了!一切都太晚了!我欠妈妈的太多太多,我都埋藏在心底,不愿以任何方式来表达。如果有来世,如果有来世,我一定会象小时侯一样紧紧地抱着你,我年迈的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