腊月二十三下午,拿到了《印象南安》手绘本样书,是小年的礼物!是新年的礼物!是机缘巧合带来的礼物!

数年前,我初学写作,才在《东南早报》功夫早茶版发了两三篇作品,竟然接到责编蔡芳本老师电话,约我去南安蓬华镇采风。


可想而知,对于一个写作新手,之前只是听到过“采风”这样带有神秘色彩的字眼,如今要去实践,该会多么激动以至于东倒西歪找不到北……

彼时,文友吴亚明在蓬华镇任党委书记,那场采风活动是他发起的,凭借写作者的眼,凭借文字的力量,让更多人了解蓬华镇的风土人情。他以地主及导游的身份,带十来位采风者游走在蓬华镇的山水间,言谈之中颇为得意,得意于蓬华镇的自然风光,得意于蓬华镇的淳朴乡情,得意于蓬华镇的发展前景……像是一个大家长在炫耀自己的好孩子……


这一场采风,打开了我跟南安的缘分之门,后来,因为文学活动或公益活动,也许一年一两次,也许一年好几次,我走过多少南安的村镇与景区,已经数不清……多少次我在活动中暗自感叹:嗨,南安,我又来了!


就像橘子说的:嘿,你上辈子是咱家的!

2018年8月的某一天,吴亚明文友打电话来,说正在策划一本手绘的南安宣传册,问我能不能画其中的插画。对于这样的认可与信任,我自然一口答应。


几天后,等我看到那些策划书,才知道不是我认为的那么简单。我原以为是补文章后面的空白,也就是为文集配图,看了策划书才知道,文字只是简单的几句,主要靠插画展示南安的方方面面……这可不是读了文章根据内容随手画的小画,而是要承载整个南安风土人情的分量啊!那是多大的分量!


当下就有些发慌,心乱跳,脸发烧……要是画不好,一方面辜负了亚明文友的认可与信任,对我自己也是个不小的打击。还要不要混插画了?


硬着头皮也要画呀!骑着老虎,要么翻身跌下去,要么打虎飞奔(太夸张了😁!)。


先试画了一两幅找感觉,待确认了风格走向,再扔下厂里的工作,专心在家画。


一个多月里,每天坐在窗前的桌子旁,翻资料查资料想合适的构图,不能太实也不能太虚,要能看出是哪里是什么还要有想象空间……有时候,很头疼。


幸而好多地方是采风过的,在场的感觉明晰清澈,都付诸于笔端,之前是以文字,这次是以线条,能用两种方式表达对一个地方的认识,想来真是欢喜而幸福。


每完成一幅,即刻传给君良文化发展公司的吴总,因为宣传册是吴总承接的项目,他再传给宣传部确认。每确认一幅,就感觉肩头的重量减轻了几分……等最后一幅确认好,文字也编辑好,长出一口气,身轻似浮云,抬头看见窗外的天空,阳光明媚……


之后就是吴总及相关工作人员忙碌了,扫描修图排版,翻译校对确定纸质,反复打样两三次……期间种种辛劳,终于定稿,在年前,以成品的方式出现在大家面前。


喜欢这种仿古的风格,似乎已经带了时光走过的痕迹,是南安走过历史的痕迹……


这些画里还有这样那样的遗憾,是目前我力不能及的所在,是成长的空间。

以一篇游记,感恩写作带来的与南安的缘分,感恩插画带来的与南安的缘分……


感恩生命中所有的遇见!


《风,从安平桥上吹过》


但凡历史悠久的,大都显出饱经沧桑的模样,看得见时间走过的痕迹,就像我眼前的安平桥桥门。我上下左右打量着,看见石头墙一片喑哑,屋檐上绿色的瓦当没有光彩,不觉哑然,仿佛它不该这般灰头土脸。这便是“天下无桥长此桥”的安平桥桥门么?


心里还是激动的,呼吸也有些急促,不像桥门上方的题字那般“水国安澜”。“水国安澜”,这是多么宁静平和的寓意呀!连字体都那么沉稳大气,生出一种悠然闲适的感觉来,仿佛只要走在桥上,便再没有风浪之扰。门口的两尊石狮子,因年代久远而风化,再加上覆了一层灰尘,有些模糊不清,然而,这并不影响它们对桥的守护,岁岁年年,无穷期。


从门洞口看过去,安平桥向远方延伸,怎么也看不到尽头,就像不能看透历史。迈过条石门槛的瞬间,有些紧张,带了新奇和怯意,心呼呼跳着,似乎这么一迈,就穿越了时空,风云变幻,去到遥远的古代,再不能回来。


安平桥的桥面,不是我想象的那么平整,桥面不平整,也就是石头不平整。石头是花岗岩和沙石,又长又宽又厚的石板,或六条,或七条,或八条并排在一起。我从石板这头走到那头,约略量了一下,有十米左右,桥宽三米多。有些石板表面是平整的,看得到雕琢的痕迹,走上去踏实安稳,有些表面则高高低低,深深浅浅,参差不齐,我很想翻过一块来,看是不是放错了面。石板与石板之间,有或宽或窄、不规则的缝隙。透过缝隙,水的波纹清晰可见,像历史的眼睛,闪着捉摸不定的光芒;又像是树的年轮,记录着八百年寒来暑往,风雨兼程。我一直想,近千年车碾人踩,风吹雨打,石头表面应该磨得很平滑才对呀,为何还这般起伏不定呢?就像一个生性倔强的人,虽经千般磨难,却始终不改撞了南墙也不回头的脾气。


石栏杆倒是整齐划一,它们直直地站在桥两边,长长的臂膀挽在一起,像两排卫士,灵巧威严,护着来往的行人车辆,和厚重笨拙的石板两相对比,相映成趣。我依在石栏边,看见支撑桥面的桥墩,是用长条石和方形石横纵叠砌而成,有四方形,有单边船形,有双边船形。如此设计,是为了分解和减弱风浪对桥体的冲击力吧,这样想着,便从内心里感叹起先人的聪明与智慧!我走到船形桥墩那里,它尖尖的船头伸向前方,我闭上眼睛,忽觉风吹船动,衣衫飞扬,驶向历史深处。


历史深处,这里是东海的一部分,西海岸是南安水头镇,东海岸是晋江安海镇,两岸居民若相见,必以船渡。每天,船只穿梭于海面上,或探亲访友,或撒网打鱼,或出海经商,一片繁忙景象。到了南宋绍兴八年(公元1138年),安平桥开始修建,工匠们从泉州府附近的石窟里,从海峡对岸金门岛上的石窟里,采出一块块巨石,雕琢成形,人抬船运,劈风斩浪,驻桥墩,架桥梁,将海峡两岸的石头结合在一起,前后历经十三年,跨海而过,绵延五华里,状如长虹,中古时代世界上最长的梁式石桥,终于完工。从此,人们可以自由来往,再不怕风大浪高。正如桥门上的题字一般,水国安澜!


我睁开眼,桥墩还是那桥墩,桥栏还是那桥栏,桥板还是那桥板,只是,桥下水域已小如池塘,水域两边,是鱼池和田地。安平桥,这座有着八百岁高龄的五里长桥呀,它看见了,沧海,是怎样变成了桑田!


沿桥往东走,桥静水柔,船止橹歇,绿树叠翠,田地成片,忽有一群白鹭,舒展双翅,腾空而起,啁啾远去。走过憩亭,走过新兴宫,新兴宫旁,有对称的方形尖顶石塔,像威武的将军,镇守在桥两侧。再走,过一条清澈的小河,就是桥中心了。桥中心有庙宇,上题“水心古地”,香火点点,烟雾缭绕。庙前广场有观音菩萨静心伫立,面目安详,仪态万方,护佑桥稳人安。


在桥中心稍作逗留,天已近午,没再往前走,心里不免遗憾。然而世事没有完美,不可能把所有美好都握在手中,总有些风景是要错过,正因为如此,人生,也便像一首隽永的小诗,充满想象和张力。


我走在桥上,走在海峡两岸的石头上,走在先人的智慧结晶上,走在沧海变成的桑田上,细数岁月留下的印痕。风,从身边掠过,我溶化成其中一缕,缠绕在桥头,聚散两依依……

拍其中部分照片散布,也许哪天你有缘,可以得到《印象南安》手绘本,是你了解南安的一个窗口……你可以在那些空白处写下你的所思所想……

手绘/文章:曹淑风原创

微信:qingyue424

公众号:淑风画语(csf4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