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汉晋斋

图/网络

“过了腊八就是年”!

大人们脸上洋溢着笑容,忙着熬“腊八粥”。放少许糖精,增加甜度,或者不放。然后,你一碗,我一碗,他一碗,腾腾地冒着热气。


大人们先看着小孩子们喝。因为加了糖精,口感好,呼啦呼啦,三下五除二,一会就喝完了,还用舌头舔舔碗。


家里生活拮据,“八宝”原料未凑齐,就熬那么一小锅。于是,大人的又给小孩子,小孩子们歪着头问:

“爹,娘,咋不喝呢!”

“大人是痴材,小孩是长材!”

爹在一旁笑咪咪的。


“啥叫痴材,啥叫长材?”

“就是说,大人吃了浪费,小孩吃了长身体!”于是,爹和娘喝上几口,把碗里倒上开水,丝溜丝溜地喝下去,一点渣儿也没有。生怕浪费一点粮食。

原来,在儿时盼年,是在一碗甜甜的粥里。

这天除了喝腊八粥,还要泡腊八蒜。鲁中一带叫腊八醋!


泡腊八蒜将蒜瓣去老皮,浸入醋中,装入小坛封严,至除夕启封。


于是就问大人们: 为啥腊八要泡蒜。回答说: 这天泡出的那蒜瓣会湛青翠绿,蒜辣醋酸香溶在一起,扑鼻而来,吃饺子蘸着吃,拌凉菜也可以用。


于是又问大人们: 那大蒜泡绿了还能吃么?回答说: 能吃!老辈的人传下来的!但真正找到答案,还是后来一位医生告诉的:


变成绿色的腌大蒜是没有毒,可以放心食用。其实,腌大蒜变绿并不是因为腌蒜头里含有叶绿素,像植物那样经阳光照射会产生绿色,而是因为蒜头在腌制中产生了无毒的蒜兰素和蒜黄素,混在一起,就使蒜头变成了绿色。不但没毒,还有强身健体的作用。

年的记忆和一些琐碎事连在一块: 腊八粥,腊八蒜,接下来跟着大人去赶集或买或扯布做衣服,男孩子无外乎蓝色,灰色,军绿等;女孩们的衣着除了蓝色,还有军绿色,花棉布等。鞋,基本上是解放鞋,布鞋。


买了新衣服,解放鞋后,心里格外高兴,愈发盼年了,还抽空穿上试试,试过后把鞋底上灰擦擦,再放进鞋盒里,只等着大年初一早上穿!


大人们有条不紊地准备着,找人剪窗花,扎个红灯笼、买花纸糊天棚,买石灰粉刷房子;打扫环境卫生,清洗各种器具,拆洗被褥窗帘,洒扫房间庭院,掸拂尘垢蛛网,干干净净迎新年。


忙着,忙着,这天一早,先是听到一串噼里啪啦鞭炮声,又看到一对喜鹊在家里的槐树枝头上喳喳叫,一只公鸡伸着脖子打鸣……大人们一见面相互问候: 小年好!小年纳福吉祥!

原来,腊月廿三,小年到了……


傍晚时分,娘跪在供奉灶王爷的案桌前,供桌上有点心,麦芽糖瓜,水饺等,举着香请请,嘴里嘟囔着什么……以表家里真诚祭拜灶王爷,为的就是让灶王爷在天老爷面前说好话!事毕,烧纸,磕头六个,意寓六六大顺!吉祥如意!

年越来越近了,家里也一下热闹了起来。原来俺爹会理发,大人小孩来找他,理了一个又一个,地上一层厚厚的头发,爹说,手都麻了。但他一直乐呵呵的。到底理了几个?一时还说不过来。


俺爹还会写对联,这就又忙上了,他有个小本本,上头记了好多春联,他学的是欧体和赵体的字,按他的话说,就是: “待要好,欧套赵。“一时间忙活活的。


那些个春联,或抒情,或写景,或吉语,红红的底色,流畅洒脱的字,一派吉祥欢乐的景象!


现在想来,在儿时年景里,春联的记忆是深刻的,写写春联,也成了儿时的一个愿望……

年味越来越浓了,家家户户买了瓜子,糖果,买了一串串的炮杖,门上贴上春联,到处都干干净净的。


在老家,每到过年,再穷也准备几道菜。


酥锅。用肉,鱼,猪蹄,藕,海带,白菜。

白酒,糖,醋,盐,酱油,按比例调好加上煮熟凉却食用。

卷尖。用鸡蛋摊饼,将肉馅铺上一层,卷成圆柱状蒸熟。一般凉却后切盘。

豆腐箱。豆腐切成小箱状,油炸至黄,边沿切盖,用铁丝挖出豆腐成空,将调好的肉馅填进去,蒸熟存放。用时再加热,蒜爆锅,加西红柿炒汁浇上即食。

苤蓝丝。将苤蓝切丝,用肉丝,泡好的黄豆,花生米,木耳,葱姜爆锅炒熟即食。一般凉用。


有了这几道菜打底,亲朋好友相聚,用菜就好按排了。


当然还有水饺。那时,一年才能吃上一回,这也是儿时盼年的另一个原因。


家乡包的水饺很有特点,用大面板,长的擀面杖,先把面擀成大大面皮,折叠后切成适宜的梯形状,包时加馅由小面向大面转一圈,将两头捏住,像包大混沌似的。


其实,更像一个金元宝。重要的是,可以包多种馅的,甚至包上几分硬币,谁吃着谁吉祥,很有意思。按现在的话说,就是包上了幸福快乐!吉祥安康!顺心如意!


所以,年味是儿时的期盼和欢乐,又是长大后挥之不去的情怀!

眼看着就到了大年三十。尤其是那些小男孩们,唱着恭喜和祝福的歌,一溜烟似的跑远了,一转眼回来了,小姑们在跳绳,羊角小辫在脑后一动一动的……


天刚黑,天井里燃起了火头。火越来越旺,红彤彤的,照亮了四周,照亮了天空!据大人说,这是驱逐一个叫“年“的妖邪,火头越旺,“年“就更怕,就不敢胡作非为了!


其实,人们更相信这是一种美好的寓义,愿新年里红红火火,蒸蒸而上,温暖人心,温暖时光,温暖生活的每一天!


然后就是等待除夕的钟声敲起的时候,那一刻,东边的鞭炮响了,南边的也跟上,西边的上空彩色的照明弹从高空徐徐落下,北边的礼花一个接一个,像五颜六色的花朵,又像天上滑过的流星!

初一早上天刚亮,一向都很熟的乡邻,一下客气了起来,满脸上涌着由衷的笑意!学着古人揖手的样子:恭喜恭喜!祝福祝福!新春如意!


倒是孩儿们直接的一句“过年喽!” 响彻天空,像一只只小公鸡使劲长鸣,大有“一唱雄鸡天下白”之势!


天井地上的爆杖皮分二种。一种是用报纸制作的爆杖,这种爆杖爆炸力强,将报纸炸的粉碎后散落,似一地梨花;另一种全红爆杖,响过后一地红色,如鲜艳的花瓣,这一白一红,犹如春天的梨花白,桃花红,装扮着小院,小孩子们在上面跑,像在盛开的鲜花里……

儿时的年味,是一种直感,一种美好的期盼,在不知不觉中,似懂非懂,新奇而又欢快,简单而又富有情趣。穿新衣,放鞭炮,吃碗水饺……


而大人们深情祝福背后的艰辛和希望,也是随着长大以后不断滚打前行中才慢慢体味,那些个苦难与奋争使我们坚强,那些快乐与微笑温暖如春。没有过不去的事,没有过不去的年!


最要的是历练成长,把每一年的新年当作生活新的起点和加油站,用坚定和毅志力,踏上新的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