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过得很快,四天转瞬即逝;时间又似乎过得很慢,登陆亚速尔,丢失行李,似乎已经是很久远的过去了。


今天,是我们在圣米格尔的最后一天。

check out以后,在酒店附近的一家小店吃了一顿比较舒心的早餐。

在这儿,LG再一次品尝到了波尔图的特产---Francesinha(湿漉漉的三明治),上次还是2年前。

还车之前,LG还是不死心,还想再去一次“地狱之口”,希望临走之前再试一下运气。


谁知一进山就大雨瓢泼。到达Boca Do Inferno前,入口处一把大锁锁住大门,这下总算是彻底死心了。

调转车头,再赴山谷中的七城湖。


虽然窗外的雨下个不停,但雨中的七城湖却别有一番风韵。

此情此景,仿佛一幅彩色水墨画。

来过七城湖的人应该不少,但看过雨中七城湖的应该不多吧。

凝视着雨中的七城湖,虽然我们错过了阳光下的“地狱之口”,却迎来了雨中的“天堂”。


圣米格尔之行虽然有遗憾,但挥手之际,心里更多的却是满足和坦然。


离开七城湖,去租车行把车还了。亚速尔的几个岛的租车服务都非常好,取车,还车都非常快速,简便。

因为租车行离开机场还有大约10分钟的路程,租车行的小哥开车一路把我们送到机场。

蓬塔德尔加达机场(PDL)很小,但已经是亚速尔群岛最大的机场了。

临别在机场餐厅吃了顿午饭。

儿子说,在圣米格尔岛这些天尽吃海鲜了,想换换口味。于是点了牛排。


亚速尔牛排非常新鲜,鲜嫩多汁,价格也很便宜,一份不过10来欧。

餐厅推荐的海鲜汤。

我们的下一个目的地是Pico岛(皮库岛)。


亚速尔群岛九个岛总面积虽然只有2000多平方公里,最大的圣米格尔岛面积759公里,但这九个岛在浩渺的大西洋上却分开的很散。整个群岛从西北至东南方向绵延600多公里。岛与岛之间的交通主要是飞机和轮渡,但圣米格尔岛到皮库岛的轮渡需时12小时,每周只有三班,而且如果天气不好,随时可能取消,所以搭乘飞机是亚速尔群岛岛间的最快速,也是最方便的交通工具了。

因为是短途飞行,飞机很小,而且是螺旋桨的。

我们如同等待公共汽车一样,在停机坪等待登机。

看看手上的登机卡,居然座位号都没有。上飞机后向空姐询问,对方说,随便坐。

飞机终于起飞了,贴着舷窗,再看一眼下面的圣米格尔岛,轻轻地心里道一声别。


下一次回来该是什么时候呢?也许很快,也许很久。。。

如此短途的飞行,我们还在Terceira岛转了一次机。

皮库岛终于到了。

从飞机上下来,不知不觉已经下午5点多。

我们在皮库岛联系的租车行倒是在机场,但即使行前做了大量的工作,最后皮库岛的租车费用还是比圣米格尔岛贵了二倍以上。

皮库岛位于Sao Jorge岛以南17.5公里,Faial岛以东7公里,岛长约为46公里,南北最宽处位于岛屿中偏西部,宽度约16公里。皮库岛是亚速尔群岛中第二大的岛屿。


皮库岛上的皮库山(Mount Pico)是大西洋洋中脊上的最高点,海拔共度2351米。


LG这次订的住处在岛东部的海边。从地图上看,离开机场大约40公里,这段里程,如果走高速也就20来分钟,但Google地图给的行驶时间却超过1个小时。


从机场出来,天空下起了小雨,我们才发觉,皮库岛是没有高速的,很多路段连路灯都没有。


天雨路滑,这段路我们开了将近1个半小时,天色也慢慢暗了下来。


左转右转,前面也越来越荒凉,路上一个行人都没有。我们GPS加上手机导航,总算到了指示的目的地,外面雨越来越大,前面却怎么也看不到路牌和地址。


这种天气,这种地方,连问路的人都找不到,我想,是不是今晚必须睡在车里了。


LG把车停进一座无人的院落,黑暗中,突然有人敲车窗。


开门一看,原来是我们入住之处的女主人,她说,她一直在等我们的电话,担心我们初来乍到,下雨的夜晚开车过来有困难,准备去机场迎候我们。


然后又问我们,你们饿了吗?我给你们准备了烤鱼。

推开屋门,一阵温暖扑面而来。进门处就是一个壁炉,里面炉火熊熊。

几大块新鲜的海鱼已经烤了一阵子了。

桌上摆着新鲜的柑橘和香蕉(此后的每一天,女主人都会在屋门前放上一盆水果,等着我们回来)还有一瓶当地产的葡萄酒。

这栋房子一共2层,一厅,一厨,一厕,楼上,楼下3间卧室。

这些年我们出行,每次总会安排一二个地方去民居落脚。酒店虽然很方便,但是前台小姐的那种彬彬有礼总含着某种职业性的冷漠,而民居却能给我们带来某种不一样的感受,让我们在陌生的地方,感觉到一丝家的温暖。

法亚尔葡萄酒加上海鱼加上水果,是我们来到皮库岛的第一顿饭。

第二天起来,天气放晴。

迎着晨曦,出门四处转转,才发觉我们租的这栋房子坐落在海边的山坡上。

屋子前面是一片茂盛的香蕉田。

出大门看到这个标志,指示这儿是可供出租的民居,只是昨晚来的时候天色已晚,我们没有看见。

这儿的房屋都是由灰黑色的火山石建成。

因为皮库岛的这个特点,这个岛也有一个别称--灰岛。

出门百米外就是大海。

隔海可见Sao Jorge岛。

此后的几天,那个小小的渔村Calhau的那栋小小的石头房子,成了我们在皮库岛的温暖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