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份主題:“奧斯卡電影經典名句"


BCPA于2019年1月1日启动了1月1主題的摄影活动,目的在於鼓勵攝影師們把視線擴展到攝影之外,去學習和融合其它的知识,比如電影,音樂,文學,宗教,甚至哲學,去豐富自己,去探索和思考。然後把在這個過程中觸發的靈感和思想,以攝影和文字的方式表達出來。


(1) 下面这张照片是我昨天在西堡天主教堂用华为手机(Mate 20 Pro)拍的。


我家从我爷爷那代起就信罗马天主教。


在民国早期,从德国来了很多天主传教士到了东北哈尔滨附近的农村,当时张作霖也不管他们,所以当时我爷爷他们家几乎全屯子人都信了天主教。后来我父亲母亲跟随他们的长辈也都从小都信了天主教,当然在文化大革命时,他们都走入地下,每天晚上都在家念天主教经文。在我上小学时,我父亲母亲又把天主教秘密地传给了我,从此我也变成了天主教徒。。。


现在我总想有机会去次耶路撒冷,沿苦路走一次,朝圣一下圣地。


下面这张照片,耶稣被钉死在十字架上

(关了一扇门),过几天就升天了

(开了一个窗户),变成了主。


这张照片同时也有关门开窗(亮的玻璃画)的意思。

(2) 下面这张照片是俺女儿还未满月时的小手放在我的手心时照的。当时我就想,要用我的一生呵护女儿。


女儿18岁时离家去上大学了, 最使老爹心碎时就是接到女儿有气无力的电话:

Dad, I am sick... 这时没有人能在女儿身边给她量温度, 用冷毛巾在头上给她降温(怕烧坏了她的脑子),没人给她倒水, 买酸辣汤和做饭等等。。。看着女儿银行账户的钱几天都一分未动, 当爹的心有多急啊。。。这时老爹多么希望能再看见她那账户的钱跟往常一样能迅速地减少啊!


女儿研究生毕业后,我组织了一次多个朋友家庭(很多家庭中都有女儿的小朋友)二周的美国西部游。


必死台(Bisti)就是我们这次西部游的一个点,它是一个令人惊奇但却少人烟的地方。它位于新墨西哥州Farmington附近的高地沙漠之中,由各种色彩斑澜的山丘、风雨侵蚀的沙岩组成。必死台独有的神奇荒漠地貌、以及未知的行走路线,使它充满了神秘感,更是吸引了不少好奇的人来探险,其中就有我们我们。


---

Bisti的盛夏有三件事最可怕:酷热,迷路和雷雨。幸运的是,我们没有迷路, 不幸的是,我们赶上了酷热和雷雨!

Bisti的烈日足以让你对周围的美景失去兴致, 继而对一片绿荫无比渴望!随身背的水温吞吞的, 可你必须喝,否则你会失水昏厥;头上的帽子湿漉漉的,可你必须戴,否则你会头昏眼花;身上的长衣长裤你也必须穿,否则你会周身蜕皮;走在坚硬干涸的灰土路上,我汗流浃背,忍不住地想,我们为什么要来这里?为什么?要是头上有片云该有多好!

结果, 云真的来了!不大的一块, 却足以让我们望风而逃。它乌黑一片,移动迅速,天地相连,电闪雷鸣!仅短短一刻钟的功夫,便把我们委屈在奇形怪状的石头下,任凭它在四周狂轰乱炸。那闪电,每次登场都让我心惊肉跳,电光下的我们绝望无助,一群羔羊!

雨还在下,我抬头望天,不远处一弯明月时隐时现,宁静而温柔,这Bisti,真的不可思议!

渐渐地雨小了,雷电也走远了,小心翼翼地拾起自己,这才发现,脚下坚硬干涸的灰土路突然变成了一步一滑的大泥潭,两只脚成了粘满泥泞的大货船,左右不听使唤。四周到处是雨水汇成的急流,进来时多嫌累赘的拐杖成了每个人亦步亦趋的支柱,没有它,几乎寸步难行!大家清醒地意识到,我们实实在在面临着一个不小的挑战---齐心协力,走出Bisti!

此时的Bisti,酷热一扫而光,凄风冷雨刮的我们瑟瑟发抖。漆黑的夜幕下,我们打开手电筒,戴上头灯,开始了举步艰难的前行。也不知过了多久,我眼前一亮,远处地平线上露出点点灯光………是警车!那是我平生见到的最亲切,最安全的灯光,那么踏实,那么温暖!

旅行归来,队友发问,最最难忘的是什么?几乎所有人的回答都是Bisti,的确,当我身在其中,分分秒秒渴望逃离的时候,我就知道,这些珍贵的经历,终将成为我生命中的永恒,在今后的日子里,每每回望,不能忘怀的一定是,孩子们的机智担当;男同胞的挺身而出;领队的声嘶力竭;参谋长的默默断后;患难中夫妻紧紧拉住的手;相扶相依的母女;救援车队的灯光;警察温和的问候;当然,还有风雨中为我们报警并等候了我们四个多小时的法国一家!

我想,把Bisti翻译成“必死台”人一定到过Bisti,而且一定在Bisti历过险,说不定就在盛夏,说不定也在傍晚,说不定还就遇上了雷鸣闪电 (by 靳晓润).

---


在我们要走出 Bisti 时,一个快速流满泥土较深的10米左右宽的河流挡住了我们的归路。我们必需跨过河回到我们的车边。救援车队在河上给我们架起来了一个梯子桥,同时在两面拴了一根绳子。每个人需右手扶绳子,把平放的梯子当桥走过河。人走过梯子桥的最大危险是脚踩空,掉到河里被激流泥水冲走。这时最后的防范是左手能跟右手同时抓住绳子防止掉水。所以一个空的左手就很关键。如果左手有东西,哪怕迟疑一点点时间仍掉左手里的东西去抓绳子也会对生命有一定危险。


当时我们每个人手里都有拐杖,为了夫人,夫人弟妹,夫人姐姐的安全,我把她们的所有拐杖全要到了自己手里,所以我左手共有四个拐杖。这时我女儿在我身后说,

"Dad, give me all the hiking sticks",

我立刻回答 "NO".

这时我女儿马上又说:

"At least we split them", 我同意了。


现在我每次回想起来这段往事都两眼湿润。女儿能在自己要面临一定危险的情况下勇敢地站出来为老爹承担风险。


“这世间,唯有爱与勇敢不可辜负”

《Bilby》2019年第91届奥斯卡最佳动画短片提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