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酒店吃了几天自助餐,大家有些烦了。这天的早餐,是在酒店附近的一家小店解决的。


和西班牙相比,亚速尔群岛和葡萄牙本土一样,他们的早餐乏善可陈。除了咖啡,无非是蛋糕,蛋挞,牛角包之类。


但小店的女主人非常热情,虽然她的英文词汇比较少,但她还是竭尽所能,给我们介绍她热爱的这座城市。

一直觉得12月份的圣米格尔岛很冷清,但我们往蓬达德尔加达(Ponda Delgada)市中心去的路上,居然第一次遇到了拥堵。也不知道这儿的人们在淡季都从事什么营生。

白天的湖滨大道,有那么一丝海边都市的味道。

冬天来亚速尔群岛的好处是人少,没有那么多游客的喧闹。但遗憾的地方也不少,除了天气阴晴不定外,很多活动在冬季也取消了,比如LG和儿子念念不忘的乘船海钓。出发前LG在网上包了一条渔船,准备带儿子出海,结果到亚速尔的第二天,对方告知,因为天气原因不适合出海,这个行程只有取消。

出不了海,无所事事的儿子,索性在海边躺着晒一会儿太阳。

City Gate前面的这座雕像是为了纪念亚速尔群岛的第一个总督Gonçalo Velho Cabral。


Gonçalo Velho Cabral是一位15世纪的葡萄牙修士、北大西洋探险家和殖民者,基督骑士团骑士,亚速尔群岛的首先发现者之一。他后来举家迁居到圣玛利亚(Santa Maria),并在那里进行开垦畜牧。


他曾一度被认为是亚速尔群岛前七个岛屿的发现者。1431-1432年,他向里斯本以西方向的大洋深处航行两次,终于在1400公里处发现了亚速尔群岛中的圣玛利亚岛,并在后30年间陆续发现了该群岛的所有岛屿。


由于他的功绩,他被授予圣米格尔岛(Sao Miguel)和圣玛利亚岛(Santa Maria)的世袭总督之位,他也是圣米格尔岛和圣玛利亚岛的首位地方长官。


但葡萄牙历史学家达米安·佩雷斯在考证了一幅加布里埃尔·德瓦尔塞卡绘制于1439年的航海地图后,确认迪奥戈·德锡尔维什才是亚速尔群岛的正式发现者,发现时间也被提前到了1427年。

Gonçalo Velho Cabral一辈子没有结婚育子,因而他的姐姐的儿子继承了他在圣玛利亚岛和圣米格尔岛世袭总督之位。但传至第三代时,其家族领地只剩下了圣玛利亚岛。

这样的观光小火车,在淡季自然是没有什么人坐的。

离开蓬塔德尔加达,我们的下一个目的地是Lagoa do Fogo.


Lagoa do Fogo又称火湖(Fire lake).按照当地人的说法,因为这个湖位于山谷里,常年雾气弥漫,需要特别的运气才能看到这个湖。


我们在地狱之口遇到了挫折,看看天气还好,于是希望在火湖再试试运气。

进入山区以后,手机没有了信号,我们只能跟着GPS的指示找到停车场。


一下车就看到了这块标牌。


Quatro Fabricas da Luz Trail长度2.1公里,因为手机没有信号,我们估摸着方向,大约火湖应该就是在这段路的前方了。

quatro fabricas da luz 这段葡语的意思是四个工厂。从徒步路线入口处的地图看,这段不到3公里长的Trail落差超过150米。

前面几十米长的一段很平坦。

慢慢地道路开始变得狭窄和陡峭。

走下一条看起来已经荒废了许久的台阶,眼前出现了一片废墟。

这儿曾经是当地的一座水力发电站。这座发电站从1904年到1974年一共运行了70年,不清楚为何最后丢弃了。

从1974年距今,又过去了45年,但看眼前的破败,仿佛这片废墟已经存在几百年似的。

这座隐蔽的山谷里前后出现过4座水力发电站,但前面三座都陆续关闭了。


第一座: 1900-1972

第二座: 1904-1974

第三座: 1901-1974

第四座: 1927-现在


也许这就是为什么这条Trail的名称要叫着四座工厂吧。

人类改变自然的能力很强,但是自然覆盖人类足迹的能力更加强大。仅仅过去四十多年,恣意生长的大树已经把昔日坚固的电站墙壁洞穿。

其实我们都只是过客,真正长久的是这片沉默的大自然。它静静地看着人们喧闹,看着人们繁荣,也同样静静地等着那份喧闹沉入死寂,等着那份繁荣终成废墟。

这段路平时极少人走。

道路上下起伏,有很多地方要自己拨开茂盛的植物才能找到下脚的地方。崎岖的山路虽然有保护的木桩和绳索,但是因为年代久远,很多绳子轻轻一拉就断了。

这是我们在亚速尔群岛走的第一条Trail。按照我们以前的经验,我们以为Trail应该是环线,沿着一个方向最后总会走回起点。但这次我们错了。

走了一个多小时,眼前根本看不到那个神秘的Lagoa do Fogo的影子,我们却走进了一座小村子。

村子安静极了,中午时分,大家饿了。

但走遍全村,也找不到一家餐馆。这个时候我们遇到一位从瑞士来的徒步者,他已经在圣米格尔岛徒步很多天了,他掏出一张破破的地图指给我们看,我们选择的这条线路是在Lagoa do Fogo的相反方向,但根据他的经验,这样的阴天,我们即使去了那儿,也肯定是大雾弥漫。

找不到吃中饭的地方,我们只有原路返回。儿子听说还要再走一个多小时的回头路,沮丧之极,嚷嚷说,I give up. 但最终在我们的鼓励下,还是打起精神来,迈上回头路。

回去的道路感觉要比来时漫长的多。虽然我答应儿子,每走一段一定休息一会,但他的体力还是消耗很快,后来他告诉我,往回走的那一个多小时,他第一次感觉到了恐惧,他觉得他肯定是走不出去了。


但任何事情,贵在坚持。

终于,我们走出了密林。


很多时候,旅行就是这样,在盲目的情况下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短时间内需要消化大量信息,难免会做出一些和当初设想背道而驰的决定。但这些决定应该不能算是错误,因为我们之所以如此着魔于旅行,不就是因为它带来的那份不可知,不确定吗?


这可能也是为什么我不喜欢跟着旅游团,去走导游安排好的路线,去看导游安排好的景点,去住导游安排好的酒店的原因吧。


冯唐说,生命太短,最没有意义的就是不情愿的重复,所以人生第一要义不是天天幸福,而是不烦,喜怒哀思悲恐惊,酸甜苦辣咸麻涩鲜,都是人生经验。


我们走在路上,每一个转弯,每一次岔路,都是一份难得的体验。

走了将近三个小时,大家都累了。儿子说,如果这个时候能泡泡温泉多好啊。


圣米格尔岛到处都是温泉,虽然此处离开Terra Nostra 植物园很远,但是附近有Caldeira Velha。

和Terra Nostra植物园的那个温泉相比,Caldeira Velha温泉基本属于纯天然。


它位于Caldeira Velha自然遗产公园内。

园内浓荫蔽日,小溪潺潺。

三个温泉池,紧邻瀑布。

爬山涉水三个多小时的疲劳就此一扫而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