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可泰王朝在泰国历史上的地位宛若中国的汉唐。它前后跨越了近二百年的历史。从公元1257年到1436年。其中维持独立约140年,最后的60年沦为艾尤塔雅的藩属。素可泰原是柬埔寨吴哥王朝下属的一个城市,直到13世纪前叶,两位泰族部落的领袖在公元1220年左右合力揭竿起义推翻高棉的统治,其中的Pho Khun Bang Klang Thao 因而在1238年被泰人拥戴为印拉第王,开创泰国第一个独立王朝“泰可泰”。成为素可泰第一位统治者。泰可泰城遂成为名震四方的国都。

素可泰意思是指“幸福的曙光”,这道曙光不仅开启了一个新的独立王朝,更缔造了泰国人永世的骄傲。无论你来过几次泰国,但是如果你不认识真正的素可泰,就根本不算曾经来过泰国。

在那个被称为“黄金时代”的盛世,素可泰寺庙林立、盛况空前。尽管在1438年,素可泰王朝为大城王朝所吞并,但素可泰王朝的辉煌依然屹立于世上,其宗教艺术与建筑风格为人赞叹,素可泰历史公园也被纳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


  清迈距离素可泰大约340公里,从清迈去素可泰最便捷的交通方式,就是去 Arcade汽车站坐大约5个半小时的长途大巴。清迈到素可泰的班车一天大约有8趟, 时间如下图。

  从时间安排上看,早上8:45的车是最佳选择。这样下午2点多到达后,还可以有将近半天时间游玩。为了确保能坐上这趟车,我最初打算先买好票。我在网上看到两个Arcade 汽车站的电话,其中包括著名的清迈NCA的订票电话,结果打过去后都无人接听,还让我们一度怀疑我的泰国电话卡有问题。后来找到了一家7-11便利店,让店员帮我们买NCA公司的票(因为NCA公司可以电话订票后就近到7-11店付款取票),结果店员也没有查询到去素可泰的车票。而从我们的住处到位于清迈东北角的Arcade汽车站比较远,专程去买票又不合算。我们只好次日起个大早了。

  15日早上6:30我们就起床了,吃过早餐,用Grab打了一辆车,年轻的司机开了一辆人货车来,我们当时还有点纳闷,经表弟与司机交谈后得知,司机是清迈大学的在校生,因为周六休息,就开着他父亲的车出来勤工俭学了。我们约7:40分左右从酒店出发后一路顺利,于7:55分到达Arcade车站,的士费107铢。也许是周末的原因,我们担心的堵车情况并未出现。下车后我们直奔汽车站售票处,结果这里不卖去素可泰的车票,好在我之前已经做过攻略,知道这里有三个车站,而著名的NCA车站是独立在另一处的,经询问车站工作人员,我们找到了NCA车站的售票点,这个售票点看上去果然比较气派,但让我们失望的是,现在NCA并没有去素可泰的大巴。难怪电话打不通,7-11店也查不到呢。经过询问我们终于找到了去素可泰的长途汽车售票处。

  其实去素可泰的大巴同时有几家公司在经营,售票点相邻。

我们最终买了下面这家的车票。每人207铢。

  这趟班车的终点是到素可泰新城,我们订的旅馆是在老城,所以上车时我们跟验票员说了要去old town,到时要他提醒我们下车。因为坐过站到时要再花时间回到老城会比较麻烦。

  这是我们乘坐的大巴,是一辆双层巴士。大巴不用对号入座,我们选择了上层的位置,因为视野开阔。

  巴士于8:45准时开车。车上乘客非常少,双层巴士总共只坐了9人,除了司机外,还配备了一名验票员,正当我们还担心这趟车要亏本时,一路在固定站点又陆续上了一些人,即使如此还是有一半位置没坐满。

巴士走的是普通公路,路况很好,没有收费站,车不多,一路顺畅。路上也偶见警察设的查车点。沿途以平原及丘陵为主,两旁有水稻及它农作物与自然状态下的地域植被。

  下午2:30巴士终于到达素可泰老城,车就停在历史公园的对面,旁边就是一个自行车的租车点。我打开探途离线导航地图从收藏夹里找到了我们即将入住的老城区旅馆,发现到达目的地只有几百米的距离。走到岔路口时遇到了一对来自上海的夫妇询问旅馆住宿情况,原来这对夫妻在泰国自由行已经多日,因为听说直接找旅店比网上订的更实惠,所以每到一处就用这种最原始的方法寻找住宿。我们让这对夫妇跟我们一起去老城区旅馆问问,因为路上跟这对夫妇聊了几句,没有及时看导航,好在表弟同时用google地图导航,等我再看探途离线地图时,发现已经偏离了目的地,结果表弟用google把我们带到了一家旅馆,我发现与之前收藏的老城区旅馆的服务台照片不符。询问后得知果然搞错了。表弟说可能是google的一个bug,我们趁机询问了一下这家旅馆的住宿情况,答复是客满。于是我们又用探途离线导航找到了离素可泰历史公园只有5分钟路程的老城区旅馆,这家旅馆具有极高的人气,基本属于网红旅馆。小院落收拾得干净整洁,给了我们一个意外的惊喜。虽然不包早餐,但小院外面就是餐饮一条街,也十分方便。

我们大约在下午3点左右办理好了住宿手续(800铢/房/晚)。经过表弟与老板娘沟通,顺利地帮那对上海夫妇找到了住处,巧的是他们就住我们隔壁。

  我们放下行李后来到旅馆旁边的餐馆吃饭,素可泰米粉作为当地的一道特色美食,当然是必点的,我们分别点了鲜虾和牛肉两种米粉,里面还加了四季豆等配料。说是米粉感觉有点像国内的粉丝。四季豆有点生,味道没有我们预期的那么好,4人共消费了260铢。

  饭后收拾了一下,看时间已经到了下午4点,我们决定去景点相对较少的北区游览。素可泰历史公园共分为中央区域、西区、北区和南区,前3个区域是需要门票的,票价都是100铢。南区是免费的。

  北区景点主要包括西春寺和派鸾寺。因为坐了5个多小时的车,大家都想多活动一下,所以我们选择了步行前往。从住处到西春寺大约2.5公里,我们沿着中央区域外围绕了一个大圈,当探途离线导航结束时,我们还没有看到西春寺的大门,但西春寺就近在咫尺,只是被人为的用铁栅栏围起来了。正当我们想着如何进去时,旁边有一位热心的当地人给我们指了一下路,原来还要绕将近900多米才能到达正门。等我们赶到正门时已经将近下午5点了,而西春寺售票时间是到下午5:30。想着西春寺里只有一个大佛值得看,花100铢买张门票意义不大,于是我们就决定先去派銮寺。

派銮寺的外面被护城河环绕,遗迹像在一个小岛上,岛上是一个古城的布局,有点与世隔绝的感觉。走近派銮寺时发现售票窗口紧闭,看来工作人员提前下班了。里面也基本上没有游客,偶尔见到几个骑车过来的西方人。

  派銮寺也称“风神王寺”,具有典型的高棉风格,一般认为其建于13世纪中期,当时这里还属于高棉帝国统治时期。

  派銮寺有着占地面积很大的浮雕建筑群,据说曾经是素可泰的行政中心。这座寺内曾经有三座高棉式佛塔,但现在仅存一座。三座高棉塔由左至右代表大梵天、湿婆与那莱王。只有大梵天塔没有重建过的痕迹。

这幅复原图还原了当时派銮寺的建筑布局。派銮寺无论占地面积或重要性都足以与玛哈泰寺媲美。

  佛塔表面原有精致的浮雕装饰,描绘了各种佛陀的姿态,从残留下的部分还是能够依稀看到昔日的辉煌。

  我们进入派銮寺时,已经夕阳西下,所以拍了几张照片后,我们又立即返回西春寺。等我们到达时,已经是下午5:35,西春寺售票处已经关门了。

  西春寺是素可泰寺庙中最为神秘的一座寺庙。寺庙的最大看点,是寺庙中的一尊身带降魔印的巨大坐佛像,高约15米,是全素可泰唯一的一尊开眼佛。这尊巨大坐佛右手手指指地,呈现镇魔姿势。

相传释迦佛在修行成道时,有魔王不断前来扰乱以期阻止释迦的清修,后来释迦即以右手指触地,令大地为证,于是地神出来证明释迦已经修成佛道,终于使魔王惧伏,因而称为降魔印,又因为以手指触地,所以又称为触地印。西春寺内的大佛是全泰国最大的坐佛佛像。

  进入西春寺,我被那恢宏的建筑,15米高的巨硕佛像震摄住。走近大佛就看见巨大的坐佛从窄门中向外凝视,佛像修复得非常完美,毫无历经沧桑的感觉。但是我们同时也发现,进入大殿的栅栏门已经被锁起来了。

  无奈我们只能站在栅栏门外,不停地调整相机和手机的角度,试图最大限度地把这尊坐佛拍完整。但是佛像的降魔印却是我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都无法拍全的,这不能不说是此行最大的遗憾了。

  为了呈现大佛的降魔印,我只能从网上截图,以弥补没有拍全大佛镇魔姿势的遗憾。

  关于西春寺的这尊开眼佛,还有一个小故事。传说高棉军队攻打入素可泰老城,两名素可泰士兵逃到这尊坐佛身后,而高棉追兵也很快找到这里。素可泰士兵在大佛后面悄悄说话的声音被赶来的高棉士兵听到,以为是佛祖显灵开口说话,竟然吓得掉头就跑。从此,这尊佛就因为这个传说被称为说话佛。

西春寺从远处望去,像是由白灰建成的四方平台,不像佛寺也不像佛塔。

  西春寺侧殿还有一尊小佛。

  离开西春寺时,已经下午6点,天空渐黑。我们又马不停蹄地赶往历史公园中心区,因为当天正巧是周六,中心区每周只有周六晚上有灯光夜景。等我们到达历史公园中心区时,售票点已经关门,所有景点的灯光全部开启,给了我们一个绝佳的拍夜景的机会,这时我才后悔没有带一个三脚架来,以至于拍照的效果不理想。

  我们刚到中心区时,天还未全黑,所以可以拍到蓝天背景。

  时间已经不早了,虽然我们意犹未尽,但此时饥饿的胃已经向我们发出了该吃饭的信号。我们原计划是回到旅馆附近的餐饮一条街解决晚餐的,但当我们经过公园里灯火通明的夜市时,惊喜地发现原来这里还有各种小吃,于是我们当即决定,晚餐就地解决。

  把所有的摊位都转了一圈后,我们选择了现做的素可泰炒米粉。除了鸡蛋和米粉,每份还加了1/4个青柠檬,泰国菜的特色就是酸、辣。好在我还是很喜欢这种酸柠檬的味道的。

  吃完炒米粉,我们都觉得有些口渴了,于是又决定找饮料,结果这位漂亮小姑娘的椰汁和一种紫色的饮料吸引了我们的目光。我们每种各要了两份,小姑娘给我们盛满了两大杯椰汁后,她的容器里也所剩不多了,于是她索性把剩下的全部送给我们了。

  正当我们吃饭时,发现原来的女性小摊主都集中到一起一字排开,也包括刚才那位卖饮料的小姑娘。于是我们好奇地想看个究竟。这时音乐响起,摊主们载歌载舞,她们瞬间完成了角色转换,变成了表演者。

  吃完饭了,我们才想起来,应该拍个照留下一点回忆,没想到,居然把离我们不远的一对情侣和一条慵懒的狗摄入镜头了。

  坐在湖边欣赏美景和美食,谈着心中的憧憬,这是多么浪漫的场景啊。于是我们几个轮番借着拍剩下的餐盘,把镜头对焦到这对情侣。

  吃完晚餐,我们又在公园里欣赏了一会儿夜景,当我们回到旅馆时已经是晚上10点了。

  我们发现旅馆旁边的餐饮一条街上仍然是灯火通明,许多西方人正在吃夜宵呢。明天还有艰巨的素可泰一日游的任务,我们要早点休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