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来自网络,文来自(孤帆远影)

春节是中国人最重要的节日,过了春节就是新的一年。无论过去的一年失败与挫折,烦恼与忧伤,患得患失都会祈求在新的一年成为过去,对新的一年充满希望。老家人过新年时,大年三十晚上人们在家里开家庭会,在温暖的炉火旁边,在噼里啪啦的爆竹声中,甚至在雪霁琅琅的夜晚话年景,虽然日子一天天这样艰难而困顿,但希望总是遥守可望。甚至又一个新年到来时,日子好像还没有多大起色,但人们还是在新年来临的夜晚畅想未来,只会想着日子越来越好,就像每年门楣上的春联掉了又贴,贴了又掉,年年如此,但那一刻贴春联的人心情是多么喜悦。




小时候在老家过年,年的气息从农历腊月二十三拜灶神就开始了,点上几柱香,跪在灶火前,嘴里说着“上天言好事,下凡降吉祥”之类的话。二十三一过,年的气息就开始浓了,村里人开始磨面,做豆腐,发年糕,蒸馍,蒸祭祀用的花馍,走亲戚给长辈吃的一层层的大油馍,给小孩子蒸的小动物花馍,活灵活现,惟妙惟肖。做豆腐是家家户户都少不了的,是一件繁琐又辛苦的事情,首先将豆子选好,泡在水里直到豆子发软,找来一个手推的小石磨,放在一个搭着长条形木框的大缸上,然后用一个小勺子从盆里舀些豆子放到磨眼里,手推石磨,一会儿磨碎的豆汁顺着石磨之间的缝隙像线一样流下来,连续不断地流进缸里,看似美妙,其实推磨是很辛苦的。推一会,胳膊就发酸了,多半天才能推两升黄豆。这边推磨,那边大锅就开始烧水,灶膛的火将窑洞映的亮堂堂,温暖又温馨。在锅上支一块平滑的木板,上面铺一块粗布做的笼布,四角提起,然后一个人将磨好的豆汁倒进笼布,倒了几瓢后,两人紧拉布角,使劲挤压,将豆汁挤到锅里,剩余的豆渣以后喂猪。豆子磨完了,豆汁也挤完了,就开始用大火烧锅,一会儿功夫,锅里的豆汁滚开,就用提前准备好的卤水点豆腐,卤水是从土墙墙根铲的细土,放在桶里搅匀沉淀,等到锅开后点豆腐。这种土看起来不太卫生,但点的豆腐细嫩,可口。现在已经没人用这种土方法做了,但现在的豆腐不太好吃。锅里的豆腐点好以后就聚在一起,再舀到笼布里压实,等豆腐稍微凉了,就可以打开,切上一块,放在手掌上用刀打成一小块一小块,倒进碗里,放点酱油,醋,葱花辣子调好的汁,味道很好的。当地人把这叫“开锅豆腐”,好吃,但不能多吃,吃多了胃不好受。一句俗语“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说的就是这种开锅豆腐。

豆腐做好了,许多人就打扫房子,用白纸糊窗子,把去年风吹雨淋的旧纸铲掉,重新抹上浆糊,贴上白纸,房子里亮堂多了,巧媳妇,俊女子会在白生生的窗棂间贴上五颜六色的窗花,花鸟虫鱼,生动活泼,透露出过年的喜庆。很留恋那时家家户户窗户上漂亮的剪纸,自己用毛笔写的春联,门上贴着秦琼和敬德威风凛凛的门神,还有墙上贴着那些杨柳青的年画,这些色彩斑斓的颜色永远留在了记忆深处,难以忘记。

北方人过年关键在一个过字,在于充分享受过年的过程,人们喜欢融入其中,乐在其中。从打扫屋子开始,主妇们显示出了一家之主的能耐,洗洗涮涮,大碟子小碗,洗出来很多,平时闲置不用的,只有过年才能派上用场。窗户的玻璃透的好像是没有装玻璃的,衣服,床单被罩,大件小件花花绿绿地晒在太阳底下,散发着皂香。过年其实就是让人沐浴,洁净的过程,洗澡,理发,擦洗家具,只有如此,才能心情愉悦地迎接新年的到来。主妇们最忙的是上街采购年货,大到鸡鸭鱼肉,各种海鲜,小到时令果蔬,干果糖果,饮品样样不能少。时代变化了,农村虽赶不上城市,但过年家家的餐桌上这些东西都少不了,吃不了也都摆到桌上,图的就是个年味。

过年是让人心灵回归的过程,过年是空前迁徙的时候。每年春运成为上至国家领导,下到平头百姓关注的一件大事情,每天晚上的电视新闻里总是人头攒动,脚步匆匆。艰难程度让人们的眼角湿润。许多在南方打工的人每年在这个时候准时像候鸟一样回迁,回家的旅途是辛苦的,回家的心情是渴望地,无论外面刮风下雪,售票窗口有多长的人排队都在耐心地等待。无论火车里空气浑浊,无立足之地,一切疲劳都能忍受。过年的时候,一般人都会选择回家过年,就如一首歌唱的“有钱没钱回家过年”,回家过年,一方面是老家的年味更浓,而更重要的是中国人的情结里有一个团圆 的概念,千百年来,这种感情植于心中,化解不开。春节在中国人心里被赋予团圆,祥和的精神。回家的脚步是匆匆的,回家的心情是迫切的。总有一种力量驱动我们回家,总有一种亲情让我们难以释怀。过年是亲情被充分释放的日子,过年是全家和和美美的日子。过年了,老人们忙前忙后,准备了丰盛的饭菜,就是盼望儿女都回来团团圆圆,享受天伦之乐。过年对许许多多的在外工作的人来说,是让心灵回归的过程,是情感充电的过程。回家看看老爸老妈,给老人买上一瓶好酒,那种心情是快意的。给媳妇孩子买上好看的衣服,给小孩子买玩具,都会使这个家庭享受最美的温馨,快乐!还有一些人因为工作的缘故,不能回家过年,那对他们来说是很难受的事情。传统的力量很强大,不能回家过年总觉得缺少了什么,好吃的都吃了,好穿的都穿在身上,就是找不到回老家过年的感觉,只有回到老家,看到自己家那袅袅的炊烟,看到家乡的山山水水,吃着老爸老妈做的饭菜,才感到回家过年的感觉真好。

现在过年是人们互相促进情感的过程。无论城里乡下,人们都借春节这几天走亲访友,七大姑,八大姨,每家的东西都是少不了的。尤其是城里的人走亲戚,到谁家如果不提上几百元的东西,那是拿不出手的,显的自己不够诚意。许多人不堪重负,为人情所累。世风故此,谁也不能免俗。小时候在农村走亲戚时,大家日子都过的紧巴,走亲戚都是蒸上雪白的馒头,条件好的再提上点副食,廉价的轩辕特曲之类的酒。去亲戚家不呆上二天三天的不回家,那时农忙的时间较多,只有过年的时候,大家在一起拉拉家常,互诉衷肠。现在人走亲戚,只能保证礼节到,匆匆忙忙开车去,东西一放,茶水还没喝过二遍,便起身要走。礼节到了,但人与人之间的情感却没有水乳交融的感觉。发压岁钱是老祖先流传下来的传统,正月里见面,寒暄未毕。便是发钱,许多作父母的就在这种微妙的心情中把一张张崭新的票子发给小孩子,很自然的礼节。大家都不会推辞。小孩子一般会甜甜地说,谢谢姑姑,谢谢小姨的话。家家都有孩子的时候,便成了钱的互换,你给我孩子一百,我给你孩子少不了两个五十。没有孩子的夫妻就多多少少都会感觉吃亏,虽然出手很大方,许多人也会心疼。毕竟小孩子太多了,见了小孩子,人家一个姨叫的,不发上几十元钱,面子上过不去。小孩子是快乐的,有很多钱可以供自己支配,买玩具,买零食,大人一般不会干涉,城市里有钱人家的孩子,过个春节,收几千的压岁钱是平常的了,而贫困山区的小孩子一年上学的生活费几百元钱也负担不起。传统的东西有时也扭曲了小孩子的心灵,过多的以金钱的多少来衡量爱的深浅,只会让小孩子变得势利。许多孩子除了花钱阔绰之外,没有在心灵上得到一点点温情的促进。春节在温情脉脉的同时也让许多在事业单位供职的人不堪重负,成了一年难过的一道槛。平时不到领导家里,过年总得去拜个年吧,提上几百元的东西,那是拜年,不是送礼。同事都去了,你不去行吗,不说领导怎么看你,其他人知道了都会说你不懂人情世故。所有过年的时候,小职员是累的,领导也是累的,来了总不能不应酬吧,没办法,中国的传统就是这样,到了年关,企事业单位,私营老板们每天做的事情就是开车装上大包小包的东西,给方方面面的部门拜年,美名其曰是联络感情。中国的春节是有特色的,是一些达官贵人心安理得接受送礼的时节,也是一些人有所图谋,合情合理地表达心意的好时机。中国春节是集大成的送礼时节,是名烟名酒空前畅销的时节,只有中国的春节才可能有这么巨大的力量和魅力,让本来温情的节日渐渐变味。

过年是国人空前消费的时候,过年是举国欢庆的日子。全国性的七天长假,使人们有了充分的采购年货。自由市场,蔬菜市场上基本上是人满为患,自行车是推不过去的,只能手提着往家里拿。各大超市里人头攒动,人贴着人迈着碎步往超市里走,提东西的篮子过不去,只能从头顶上举着,人多的看不见商品。好不容易把东西拿全,付款又成了麻烦,几十个人提着筐子在付款机那里排队,没有十几分钟是交不了钱的。为了过一个食品丰富,全家祥和的春节,这种累是值得的。城市的人行道上,许多平时在小巷子里摆摊的小贩都堂而皇之地大行其道,摆满了各种年货,春联,福寿的贴画,卖小吃的,铁板鱿鱼的,糖葫芦的生意异常火。走在街上,看不到谁手里不提东西的。春节前的城市到处都张灯结彩。改革开放三十年的丰硕成果,物品极大丰富,春节也成了国人空前消费的时间。平时大鱼大肉,过节就买些海鲜之类的,平时里白菜豆腐的,过年了大鱼大肉必须买的。即使在偏远的农村,大肉也要买上半吊子,冬日里舍不得吃的反季青菜也是样样要买的。过年有过年的好处,不是过年,人们总是像上紧了发条的陀螺不停地转动,许多人做生意的人,平时没有休息时间,过年了好好给自己放几天假。平时粗茶淡饭的人,过年了就可以放开吃些好吃的。平时干农活没机会穿干净衣服的农民兄弟,过年里就可以容光焕发地穿上新衣服。过年是举国欢庆的日子。除夕之夜,一家人在一起吃年夜饭,包饺子,看中央电视台的春晚是千家万户做的同样的事情。只有除夕之夜,春节这个传统佳节才显示了无穷的魅力,历经几千年沉淀下来,承载了太多文化的节日,才真正体现了祥和,团聚,平安。除夕之夜,合家团圆,天人合一。回不了家的人都要在这时给家里打电话,互诉衷肠,互发短信,表示祝福和惦记,虽然平时疏于联系,但一个短信的收到,知道彼此还惦记着自己,心里很是受用。除夕之夜,神州大地上鞭炮齐鸣,烟花飞舞。尤其是十二点春节晚会倒计时的几秒钟,各地的鞭炮声震耳欲聋,举国欢庆。新年的第一天,大家互相拜年,说一些新年快乐的话。春节的几天,大家都不说脏话,不吵架,大人小孩彬彬有礼,有些回归人性的淳朴。而在正月的时候,许多地方都有扭秧歌,耍龙狮,社火,跑旱船,唱大戏,热热闹闹,正月十五欢要放烟火,吃元宵。中国人有不过十五,年没过完的心理。农民不下地,干部工人上班不安心,商场关门,饭店停业。许多中国人基本处于休闲的状态。春节期间也是人们祭祀亡人,缅怀亲人的时间,尤其是在农村,摆上牌位,点上香烛,恭上好吃的,表达对逝去亲人的缅怀之情。

过年是快乐的,是没有贫穷与富贵的,穷人有穷人过年的快乐,富人有富人过年的乐趣。对与生活困难的人来说,过年能准备一顿饺子,准备一顿年夜饭就满足了,可是富人平时大鱼大肉都吃腻了,过年不知道吃什么才好呢。穷人家的小孩为过年能穿上新衣裳而兴奋好几天,而富人家的孩子经常穿着名牌,拿着几千元的压岁钱而没有多高兴。为什么我们总是留恋小时候过年的那种感觉?快乐总是让你期待很久的时候,才会使你感到更快乐,而快乐让你轻而易举得到时会大打折扣。年好过,月好过,日子难过,老人们常说的一句话在现代已经成了遥远的历史,改革开放后的中国,日新月异地发展。国泰民安,老百姓的日子越来越好,过年更热闹。许多人从心底里祝愿国家繁荣昌盛,老百姓的日子一天比一天好,天天就像过年一样,春节也能与时俱进,在享受亲情快乐的时候摒弃落后的东西,让人们喜欢春节,感受春节,乐在春节。让春节这个传统佳节被更多的年轻人所青睐,传承更多中国优秀的文化元素。

写于2009年2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