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的觉轻,睡时容不得一点声音,就是家中时钟秒针走动的滴哒声也会惊她。

最近,清晨四点来钟,总是被楼下的鸽子声叫醒。


芳的家住在六楼,是前不久才搬来的。五楼的那家她并不认识,只知道他们养了一对鸽子。两只鸽子清晨醒得很早,醒来后便咕咕地互相进行交流。


鸽子一叫,芳便醒了,一醒就再也睡不着,睡不着便只好无奈地听那鸽子叫。那时很静,鸽子的声音听得非常真切。

鸽子搅得她烦,鸽子并不清楚她的心事。

这样熬了些日子,她憔悴了许多。

终于有一天,她忍不住了。


她找到了楼下,敲开了五楼的门。

楼下的女主人叫惠。

芳是个很直率的人,她便对惠说:“能不能不让你家的鸽子别叫了。”

惠问:“怎了?”

芳说:“它闹得我睡不好觉。”

惠听了芳的话,很不高兴。她养鸽子好多年了,邻居们都喜欢它。

她说:“鸽子叫是它的天性,就如公鸡到时辰打鸣儿一样,人怎么能管得住?”


芳说:“可它太扰人了,弄得我早早就醒了,醒了就再也睡不着。”

惠说:“我在这住好多年了, 从没有人向我提过这事。”

芳说:“我觉轻,睡觉就怕有声音。”

惠说:“是我先住这儿,你后搬来的,总不会为这事让我搬家吧?”

芳说:“我也没说让你搬家吧。”

惠说:“那让我怎样?”


芳说 :“那总不让它们迟一点叫呀?”

惠说:“你有本事去和它们说吧,我可做不到。”

芳还想说什么,惠便生气地把门一关,她被冷冷地留在了门外。

隔日清晨,芳听到楼下的鸽子叫声更大了,很嘈。

天一亮,芳发现自己的窗台上,飞落了四只鸽子。

原来,惠听了芳的话,赌气又添了两只鸽子。



她想到了搬家,可搬次家那么容易?

这件事困扰了她好久,一天,她把这件事对丈夫说了。

丈夫说:“这件事也许你错了,能不能换个角度去理解这件事?”

芳感到很委屈,她觉得丈夫不理解她,还向着外人说话,便流泪了。


她说:“明明是它们扰得我失眠了,你怎能说我的错?”

丈夫说:“为什么本来是美好的东西,你却发现不了。”

芳说:“不就是咕噜咕噜叫嘛,有什么美好的呀!”

丈夫说:“你以为我没有听到它们叫吗,可我并没觉得它烦。”

芳说:“你还能听出一首歌来?”


丈夫便对她解释说:“大自然是很美好的,它是由万物而组成,而鸽子和它的叫声也是大自然的一个组成部分。”

她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说法,停止了抽泣。


丈夫说:“自然界有种声音叫天籁。如果你置身在广阔的天地之间,面对大自然的广阔胸怀,便会听到一首雄浑和谐的乐章:风声、水声、鸟叫声……这便是人们所说的天籁。听到这样的乐曲,多么令人心旷神怡。你听到鸽子的叫声时,却没有想到这些,所以你没有发现美。”


听了这些,芳便觉得丈夫的话有些道理,自己以前确实没有想到这些。

从那以后,芳每天听到清晨鸽子的叫声时,她就试着把鸽子的叫声和天籁联在一起。

“咕咕咕……”

她便细细地听着,于是,眼前出现了旷野、山川、森林,便听到了风声、雨声、鸟声、树摇声。


渐渐地鸽子的叫声消逝了,仿佛置身在美丽的大自然中,觉得从未有过的安然和静谧,像春雨润进了心田,很快便又入睡了。

从此后,她对鸽子有了感情,是鸽子让她精神得到了升华,使她进入了另一个美好领域,鸽子给她带来从没有过的温馨。


有时鸽子从她窗前掠过,她都要探身深情地注视,每当鸽子在空中划一条银色的弧线落到她家的阳台上,她都要撤些米谷给它们,并亲切地与它们对视着。


这时,她发现鸽子的眼睛是那样晶莹,并有一个红红的眼圈儿,像一对宝石。它们的羽毛是那样洁净,如锦缎一般轻柔。那些让人陶醉的天籁,竟然是发自它们的内心。她惭愧自己以往的浅薄。



不久,芳在走廊遇到了惠。

惠想到了上次不愉快的事,便有意转身避她。她却主动迎上去,微笑地对惠说:“你家的鸽子真漂亮,听惯了,叫声也很好听。”芳说的是真心话。


惠听到芳这样说后,也感到很不好意思。

她一脸歉意:“真对不起,它们也是太闹人了。”惠说的也是真心话。

当晚,惠把芳找她的事和丈夫说了。

他说:“楼上楼下住着,没谁比邻居更近的了,经营好邻里关系也很重。”


惠说:“可我太喜欢鸽子了。”

丈夫说:“你喜欢的东西,别人不一定喜欢,让几只鸽子影响了邻里关系,太不值得了。”

惠沉默。


已有好几天,芳没有听到鸽子的叫声。

她期待着,鸽子的叫声却从此消逝了,消逝得无影无踪。

她也失去了天籁。


她的心有些荒凉,时时在思念那些鸽子。

原来,惠听了丈夫的话,也觉得很有道理,想到先前对芳的态度,更有些内疚,便忍痛把那几只心爱的鸽子送给了别人。

芳知道这事后,很懊悔。


星期天,她到了市场上买了一对名鸽儿,给惠送去。

惠很惊讶,不肯接受。

芳便真诚向她解释了其中的缘由,并说:“我是真的从中受到了益处,我已离不开它们了。”


惠说:“是这样呀,那你就自己养吧。”

芳说:“我哪会呀,劳你替我养吧。”

惠说:“既然这样,我就先收下了,等生下了小鸽子,我将它还给你,我教你养。”


说罢,两双女人的手紧紧握到了一起。

此后,楼上楼下又响起了天籁。


芳以后再没搬家,一直在这住了多年,芳和惠在咕咕的鸽子声中,享受天籁,享受美好的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