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婺源回来很多天了,如在梦里,依然是枕水而眠,似梦非梦。舍不得动笔写下它,怕惊了梦,我愿,就这样,睡在江南的梦里,不醒来。

      江南如诗如画,一山一水旖旎人家,浅墨清韵,何处飞花,碧水飘萍,沉落烟霞,水墨江南,倾尽天下……

      倘若前世的约定造就了今生的相遇,那么我与江南的相遇便是命中注定。

       纵然梦里朦胧依稀,纵然山高水远,也相思遥寄。

       置身于江南的亭台水榭,奏一曲苏州评弹,酝酿成一杯陈年的女儿红。

       踩着回忆,天不老,情难绝,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踏着轻歌,赴一场水墨江南的约定,万般皆是梦,跌落今生……

       陌上轻寒,壅水悠悠。小桥流水遗声,垂条烟柳曳痕,走过一树一树的花开,桂花香了鼻尖,仿若薄雾轻拢纱,氤氲成一幅素雅的丹青水墨画,似风若沙,飘入空灵澄澈的梦境。

       睡莲呢喃,微雨湿了窗棂。曾几何时,文人墨客一袭长袖青衫,在幽径徘徊,描写着盛唐的风雅,着墨记载着年华。

       曾几何时,风流雅士婉约地走过古桥,留下一袖温润,两樽淡酒。

      水墨江南韵,痴迷天下客。是谁,在绿荷苑中题词诉怀,又是谁在亭内研磨斟茶?

      夜凉如水,月尽清寒。风将水的容颜刻画,雨落凝香,丝丝扣入心扉。

      幽雅迷离的江南,定格了多少留恋的目光;含蕾婉转的江南,倾泻了多少画屏般的深情古意?

      临水画溪,一梦千寻。庭院深深深几许,花颜凋零,然,暗香盈袖。

       故国神游,雨一直下,风一直刮,谁与我烹茶煮酒论天下,举杯酣饮浇洗万古愁,醉笑三千场,不诉离殇。

      吴中千里万马,在幽深的巷陌隐隐回响。牵起岁月的手,穿越唐宋飞花,明清血雨。纤纤玉指,抚平时光苍老的眉。

      流云翩跹,徜徉在历史的天空,凝望千年疆场戎马,为四海苍生默默祝福。

      豪情成梦,遥望无期。泪锁黛眉,滴滴落在江南的怀中。相遇江南,相知一汪柔情。

        醉卧花前,一曲琴音一阕词,山水一程,风雪又一更,几笔浮云梦,一瞬,几度夕阳红,飞逝。

        漫漫红尘,将江南牵挂。流光逝水,不忘故里,甘愿沉醉千年又千年。

       雪月风花,轻抚琵琶,弹不断千丝岁月。月下独酌,波澜不惊,玉洁渊清。曲终,霓裳迎风舞,散尽一世风华。

      魂牵梦萦在江南,有一片土地,名唤故乡;对酒当歌在烟雨,有一份情愫,称作痴迷。繁华深处,等一场烟雨,等一场重逢,在流年里投下斑斑驳驳的暗影。

       诗酒趁年华,水墨江南,倾尽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