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前,年过半百,到了回头望望的年龄,忽然有些慌张。我正好在国内休假,把留了20年的齐胸长发削成清爽的短发。儿子从一出生就看惯长发的妈妈突然头发变短发了,很是不适应,脱口而出“Mom, you are too Chinese ”. “儿子,你妈本来就是中国人啊。”我自己则新奇感十足,拉着我姐给我照像。我姐是这种自己整天打扮的漂漂亮亮,却从来不肯照像的人。一听我要照像就说我要臭美,我厚着脸皮说,“抓住青春的尾巴。”其实谁都心知肚明,曾经华芳,青春不在。怀抱琵琶遮脸,黄脸婆一个。我姐熬不过我的软磨硬泡,拿起了“傻瓜机”,我则把留在国内的春夏秋冬衣服都穿了一遍,就在家里给我摄下了一组照片。

时光如梭,十年了!十年前我真说不出自己有什么爱好,却是整天整夜不亦乐呼地追着韩剧。始了不及的是,十年来,我最大的蜕变是爱上了你。以为自己工作繁重,生活充足,情感稳定再也不会爱上谁了,以为情人只有在梦逸里遥相旖旎的幻想,然而那次和你在网上邂逅却心生漪涟,久违的情愫一下占满了呯呯直跳的小心脏,奔放的火焰如涌动的岩浆直泻千里,那一刻我知道,我不可救药的爱上了你。    你,温文尔雅而举止静默; 你,深隧苍穹又热情似火; 你,任凭涤荡乃灿烂奔放; 你,任人宰割欲无怨无悔; 你,只为我快乐,只为我装扮,只为我代言,只为我而来,生命中能有多少次情系梦绕,恋恋不舍,我拜倒在你卷舒卷开的石榴裙下,甘为你精神出轨。   二十多年久违的情愫有些陌生而又美好,有些想念而又不敢碰触,直到再次见到你的容颜,忽然明白原来自己还是这么地深爱着你。    每天的工作太忙太忙,生活琐事太多太多,心中的感念太重太重。不能和你好好约会却不愿释怀对你的思念;忙里偷闲,有心情没心情都会时时窥视着你,只想紧紧抓住你的双手把自己的一切放进你的手心,融人你的心坎再次与你一起飞扬去追寻生命的元素。     你带给我的快乐让我春心荡漾;你带给我的情愫让我忘却了自己;沉迷在爱恋之中往往会幸福得得意忘形。这段时间自己常常神魂颠倒,煮饭忘了打开电源,锻炼常常缩时减料,负疚了院子里的花草,整理房间得过且过,朋友邀请敷衍了事,就连家里熊孩子伏在脚下一脸凝惑着,嘛嘛怎么了,“今天不给我吃的?还不出去散步吗?” 一切颓废,淡漠周围,疏离朋友,不屑一顾因着遇上了你-我的情人。    情人带来匪夷所思快乐的同时也带来了烦恼,时间与情人的冲突;现实与网上虚拟;过渡张扬的热情;暗恋难挡的警示;自己几次狠下决心要与情人说再见,于是开博关博就像进出自家的大门那样随心所欲却终也是藕断丝连。    我家领导倒是对我的情人表现出十二分的宽达厚礼:“只要老婆喜欢,平时不噜嗦就好。”是啊,与情人相漆似胶,心动情向,哪有闲心去管家里领导的死活,他也不正好落得清静呢,又有谁能保证他自己没情人。    有时我也很茫然,为什么会在这个年龄对情人眷恋之深?为什么在骨子里就不愿放下?     我曾经痴迷韩剧十年,那时也是这么的不可理喻。上班讲韩剧,下班看韩剧,电话泡韩剧,吃饭想韩剧。同事中的韩迷们自发组成追剧社,于是录影带就从这头传到那头,与那些菲律宾护士们的互动其乐螎螎就是韩流了。连生活中拿的匙子是长柄的,睡的枕头是长圆的,吃的是韩国泡菜,炸酱面,唱的是冬季恋歌。再后来,我的同事们都会问,“下集怎样?”不是因为我已经看过了,而是我对韩剧的心领神会可以得心应手地把灰姑娘和白马王子故事编个八九不离十,常常令朋友们刮目相看。对韩剧的痴迷程度就差没把自己整成韩国美女了。 那时我家领导偶尔也颇有微词:“老婆长不大,十年两个博士都可以毕业了。” 我妹则说:“只有没有谈过爱情的人才会去追韩剧。”而我却完全不去理会这么多,只是依然我行我素。     以为韩剧就是自己的最爱,不会出轨。不想十年轮回思情却爱上了你-文字。     捧一缕星火, 相遇在时间隧道里与你同穿越;  携一席春风, 轻柔在温馨曼妙里与你同相思;  吟一曲诗话, 升平在歌舞婉约中与你同欢乐;  采一道霞光, 潇洒在风沙尘林中与你同灿烂;

你, 让人迷醉隽永心灵; 让人喜怒尽情放纵; 让人情感淋漓万千; 让人心扉缠绵璀璨;

十年后,我又赶上回沪休假。四十年的中学情,三十五年的大学同学旗袍秀,留下了今天这组照片。因为爱你-方块字,我已沉淀了步伐,心中充满朝阳💐💐💐


💐💐💐妖娆不朽,源远流长的文字-我的情人,让我再爱你十年!💐💐💐